开心哈哈镜吧 关注:155贴子:796
  • 1回复贴,共1

地铁笨蛋4,地铁笨蛋2,地铁笨蛋3,地铁笨蛋1,地铁笨蛋5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地铁笨蛋4,地铁笨蛋2,地铁笨蛋3,地铁笨蛋1,地铁笨蛋5
============================================================

地铁笨蛋:http://www.yxjidi.com/freelist/index_1_1.html

============================================================



























  


檀香山家具-美式家居卖场年底大促 更多商品0成本售卖:精品沙发/客厅家具/书房书柜
  • 广告
我国学术界的老前辈、闻名国学专家钱穆教授(一895年生,江苏无锡人)在他89岁时所写的<现代中国学术论衡>一书中的<略论中国心理学(二)>里,谈及怪异从命时,说到他自身和他的父亲所亲见的<神州符>的神通两头写道;"余少时在乡间,曾见一画<神州符>者,肩挑一担,来一农,病腿肿,求治。彼在檐下壁上画一形,持刀割划,鲜血从壁上淋漓直流,后乃知此血从肿腿者身上来。污血流尽,肿腿亦消,所病霍可是愈。腿上血如何从壁下流出,此诚一奇。然实有其事,惟其理为人所不知,却不得谓之是邪术。又幼时,闻先父言,在苏州城里,一人被毒蛇咬,倒毙路上。来一画<神州符>者,环尸同等圈,遍插剪刀数十枚,刀锋向地,缄口而插。彼念符后,蛇从处处来,皆从剪刀缝下钻入,以其口按毙者伤口,大小不符,乃退,从剪刀下离场而去。如是来者十许蛇,后一蛇,始系咬此人者,以口按死者伤口,吸其金血中毒既尽,仍从其剪刀缝下拜别,刀缝忽合,蛇身两断,即死。而路毙者已渐苏,能坐起立矣。此实神乎其技也。"

一949年一1月湘西战争解放后,经由剿匪反霸和历次运动,凤凰本地的巫风有所收敛,但未彻底绝迹。文革中,有位姓杨的公社党委公告被批斗,其罪名是他还保管有召蛇的<神州符>。有一次去乡间作报告,竟召蛇爬到讲台上去,引起哄堂。平凡还用竹条赶蛇到生产队搜查工作,进屋时将竹条放在皮相,那蛇就蜷伏其下,恭候客人出来。

据说凤凰的竿子坪乡有位姓田的残疾人明白用<神州符>召蛇,用饭时一念法术,无数条蛇便会从山上、田角、地头、4面8方赶来,溜进屋内,围在他身边脚下转动。他将饭菜一一喂进蛇的口中,其家人也不足为奇,真像金庸笔下白驼山驱蛇者异样。

笔者也有过一次阅历,上世纪5十年月初读中学时,在山上扯笋子,倒楣被竹尖刺入脚心,竹尖断在皮相。法子等闲。我体味的人给我介绍一位老答谢我施术,他用一碗水放在悍然,烧了一堆纸,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口水含在口内,向我受伤的脚心一喷,此后存入一把小刀,在我脚心划了一道深约一公分支配、长约3公分的口儿,又用镊子在伤口中探寻竹尖,然则脚没有出血,只见内中的肉也呈红色。存入竹尖后,仍旧没有出血。施完术后,把烧的纸灰捂住伤口,再喷一口水,我没有感到痛,大要正常走路了。过了几天,刀口愈分化一条白线。我家人晓得他会法术,但当时我还不晓得<神州符>。

凤凰,简直各行各业中都有懂<神州符>的高人,以便本行业的工作截至时不被鬼神或同业人弄手脚。凤凰有个蒋木匠会<神州符>,一次,某大官家高大的正厅歪斜,众匠人用撑正的编制,无奈屋高撑短,情急智生。蒋木匠来看了后,在正厅高高的梁木上钉一铁钉,把木匠用的墨斗上的细线挂上,他在下面,如放风筝般的拉住细线另一头不住抖动,面色铁青,口中念念有词,那细线嘣直如弦。遽然蒋木匠大喊一声,初步收线,只听得扫数屋梁轧轧作响,渐渐拉正。此时蒋木匠满头大汗,观者理直气壮,欢声雷动,像如许的例子甚多,不一一枚举。 地铁笨蛋4    地铁笨蛋小游戏    地铁笨蛋2    地铁笨蛋3    地铁笨蛋1  
地铁笨蛋5    地铁笨蛋游戏    地铁笨蛋视频    很太吧地铁笨蛋    地铁笨蛋4小游戏  


沈从文教师在散文<凤凰>一书中说;”神袐的面前暗藏着动人的笑剧,同时也暗藏了动人的诗。至如神州符,在伤科方面用催眠术和本地效力强不无名草药相辅为治。男巫用宽广的戏剧排场,在一年将近的十冬尾月,杀猪宰羊,击鼓鸣锣,来作人神合乐的工作,集收大众的宗教情绪和浪漫情绪,对比起来就见得事很平凡,不够为怪了。”

关于<神州符>至今的传说没有听见了。我想,楚巫文化在宗教科学的覆盖下,大要也有一些尚不为人所知的绝技,人们在历次运动中变得胆小如鼠,不敢暗示了,有的大要失传了。古时曾有人有驱鸟绝技,当初的软硬气功,彷佛是一种绝技,这一切一切应该让我们自已去深思,更有待人们去探寻了。



回复
举报|2楼2011-02-27 13:34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