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直播】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作者:习惯性洗澡] [来源吧:李毅] 第1页(共170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本文收录于"贴吧小说频道" http://xs.tieba.baidu.com
"脱水贴"百科:将贴吧内的小说或直播连载贴经人工处理,将原文章里作者发布的小说或连载正文以转载的形式发布到本贴内,让用户流畅阅读完小说内容.
本文脱水成员:轩辕佳明
脱水贴标题:【直播】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作者:习惯性洗澡][来源吧:李毅]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912997298
原文作者:习惯性洗澡
原文出处:李毅吧

轩辕佳明 2010-11-18
2楼. 那是一个星期二,我起床之后发现天空灰蒙蒙的,我知道要下雨了,便取消了原定的上班计划。
请好假,我打开计算机,百无聊赖的玩着纸牌,随手那过一包萨其玛毫无口味地咀嚼着,一个慵懒的早晨便开始了。
玩了几把找不到感觉,不是牌不顺就是最后玩不通,干脆关掉电脑,穿好衣服,喝了一口水,那水凉丝丝地冲进我的喉咙,顺便捎带上嘴里残留的萨其玛,就像是清理垃圾一般将它们统统带入我的胃。
锁上门,进了电梯,我发现开电梯的小姑娘今天格外的漂亮。
“大哥,早啊。”她冲我笑笑,手指轻点在一楼的按钮上。
“呵,你早,这么早就起来开电梯啦。”我笑呵呵地跟她搭讪,顺便扣了扣牙缝离得萨其玛,可能我这一动作有些不雅,小姑娘抿着嘴笑得更欢实了。
我心想你笑你mlgb啊,但我心情好到不愿和这个没有素质的开电梯的争吵,当我走出电梯时,已经开始下雨了。
这样的天气,除了嫖昌,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干的。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3)
3楼. 我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寻找着一个令人激动的号码。
嘟嘟。。。随着通了的声音,电话那头一个比我还要慵懒的人开口了,我仿佛嗅到了通过话筒传来的口臭,眉头一皱,但是还是礼貌地问了好。
“皮哥,是你吗皮哥?”“这他妈谁呀这么早。”“皮哥,我是小张啊。”“我管你是谁,你别他妈烦我。。。”说完传来一阵忙乱的声音,我心想不好,对方要挂了,我赶紧提高音量:
“皮哥你忘了!上回在一轮明月,咱俩第一次见面,我是你哥们介绍的,你请我玩的双飞,后来你tt破了,我把我的摘了给你了。之后你给了我的你的手机号,就是这个号码啊,想起来了么?”
“操,老子什么时候tt破。。。。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原来是恩人!哈哈。”皮哥一下子来了精神,声音也变得清晰了。“怎么着,这次找我什么事?”皮哥打了个哈欠说。“我今天没上班,琢磨着,是不是再来一次,您给我个电话成吗?”“你等等。”电话那头传来手机按键的声音,电话这头我露出了微笑。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2)
4楼. “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孙悟空翻脸---猴急!呵呵呵。”皮哥的笑在我听来是那么的顺耳和轻快,仿佛口臭也没有了。
“你记一下,138xxxxxxx。”皮哥说像绕口令般地朗诵了一个号码,字正腔圆,浑厚有力,这号码穿透我的耳朵,直达内心深处,以至于我甚至没有默念,就记住了它。
“谢谢皮哥!”我感谢发自真心。
“别谢我,要谢就谢给我号码的这个人——包哥。”
“好的,那帮我谢谢包哥。”
“哈哈哈。”皮哥打着哈哈挂了电话,我心想这个人太圆滑,精通世故,不宜深交,若要深交,还得和那个号码的主人交。
我兴奋地输入那个号码,期间输错了一次,我没有气馁,第二次便输对了。
嘟嘟。。。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soryy,the。。。
可能是对方不认识我的电话,于是我再次拨通了皮哥的手机。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5楼. 当皮哥的声音再一次在我耳边响起,一种厌恶感油然而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认识这样的人简直是侮辱我的人格。
“嘿嘿,怎么啦?小张,那个小姐有没有漫天要价啊。?”
“皮哥是这样的,那个小姐他妈的没接电话。”
“哦?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去砍了她!”
“皮哥你别砍,你砍了我就没得嫖了,可能是她不认识我的号码,您帮我打个招呼好吧?”
“哦,是这样,你别急,你过10分钟再打,我先给她打一个说明一下情况,这10分钟你先自己撸两把,等我的好消息。”
“好的,皮哥办事我最放心了!”
又一次挂了电话,我看了看表,10点了,我坐在小区花园里的小椅子上,看着晨练的大部队正在慢慢地收拾东西,刀枪棍棒一一收好,开始向各自的家走去。有时候我挺羡慕这些人的生活,起码乐在其中,悠闲畅快。我要是不上班,一定会加入他们的。
为什么现在不加入呢?想到这里,我起身拦住一个老奶奶,老奶奶却忽然摔倒了,我将她扶起来,把她散落在地上的太极剑也捡起来还给她,不料她却不然我走了:
“哎哟!!绊倒了别人还要拿剑砍人啦!没有王法啦!哎哟哟!”老太太的叫声引来不少遛狗的,卖包子的,我想到一会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再次耽搁太久,便把太极剑再次放在地上,拍了拍老奶奶的肩膀:
“算了吧,大娘,您看看我,像是那种人嘛。”
老太太看也不看,依旧大喊大叫。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6楼. 幸好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正要接,老太太却拦住了我的手:
“不许接,我这腿今天是站不起来了,你看着办吧。”
我说你别无理取闹,不料对方根本不吃我这套,该闹闹该叫叫。这时一个遛狗的可能是被这场面吓到了,手一滑,狗窜了出来,于是老奶奶又能站起来了,而且还能跑步了。
我很感谢帮我解了围的那只狗,我过去拍了拍它的头:“叫什么啊?”
狗的主人好像惊魂未定,哆哆嗦嗦地说:“玲捣儿。”
“怎么起了个这么奇怪的名字?”我不解。
“哦,这狗喜欢玩铃铛,见到铃铛就要去捣鼓两下,就叫它玲捣儿了。”
我笑笑:“好名字,它还会干吗啊?”
“我们家玲捣儿啥都不会,就会吃喝睡,汪汪乱叫,对不对呀玲捣儿?”
“汪汪。”那狗很配合。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一条短信:小张,打好招呼了,你打电话吧。
我感到一阵温暖,而最先感到温暖的是我拿手机的手,我一看,原来玲捣儿正在舔我,给我送温暖来了。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7楼. 电话接通后,一个比我,比皮哥还要懒散无数倍的声音响起:
“嗯~~~”
“喂,你是童童吗?”
“嗯~~~~~~~~~~~”
“我曹!你嗯你爸啊,你是不是童童啊?”
“那你是谁啊!”
“我是包哥和皮哥介绍的,我叫小张。”
“噢~~~~~~~原来是张哥啊,皮哥跟我说啦,你放心吧,保证服务好,还实惠!”童童用一种特有的童声说着,让我一度怀疑张哥是不是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学生。
“是我去你那还是你来我这?”我问道。
“你家在哪啊张哥?”
“我家在。。。等等,还是我去你那吧。”
“嗯~~~~好的啊张哥。张哥你等一下,我穿上内裤。”
“你现在光着屁股呢?”
“嗯,人家喜欢裸睡嘛~~~~~~~”
“别穿了,一会还得脱。”
“张哥你不来亲自脱嘛~~~~~~~~~”
“别废话了,快穿上吧。”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8楼. “童童,你把地址告诉我吧。”
“好的张哥!你知道318公交车站嘛?”
“我知道。”
“嗯,就是那个车站,旁边不是有个好吃再来饭馆对吧?”
“嗯。”
“饭馆旁边有个今夜不眠旅馆。”
“就在那里么?”
“不是的张哥,你别急。你绕到旅馆后面,有个为民加油站,就是哪里了。”
“你们在加油站工作?”
“是的啊,安全得很。”
“好的,我20分钟后到,你出来接我吧?”
“不行啊张哥,不过会有人接你的,叫他二愣就行了,他穿一个灰背心。”
“他要是换衣服了怎么办?”
“不会的张哥,他就那么一件衣服。”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9楼. 我用了8分钟的时间,就赶到了为民加油站。我不只是什么力量是我如此之速度,后来想想,那叫性欲。
这个加油站纯属挂羊头卖狗肉,甚至连油箱都没有,只有墙上的几个大字:禁止吸烟。
我走过去,发现窗户都被报纸挡住了,什么都看不到,一个人站在门前,似乎在等待我的光临。
我上下打量着他,一张娃娃脸,脏兮兮的,但是充满了朝气,两眼放光,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件普通的灰背心,却只穿着内裤,我便知道这就是二楞了。
二楞不过17,8岁,但是脸上仿佛写着“严打期间注意安全”这几个字,为他稚嫩的面孔上平添了几分成熟与沧桑。
“二楞你好,我是你童童姐介绍来的。”
“哦,你好。”二楞抠了抠鼻屎,“童童不是我姐,不要乱叫,很丢人的。”说完他便伸出手,我会意地掏出一张20元,塞到他手里,不料他却没有将钱攥住。
“你有餐巾纸么?”二楞把20元还给我。
“你要干什么?”我不是很明白。
“我擦鼻屎。”
“弹到地上不就好了。”我说。
“不可以,这里是我工作的环境,我怎么能破坏它!”二楞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看裸。
我递给他一张纸,他接过,擦了擦鼻屎,把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
“不是说不能破坏环境么?你怎么乱丢垃圾?”我不解地问。
“这张纸,擦了鼻屎,便被赋予了使命。它不再是没有用的东西,而是成为了擦鼻屎的栋梁之才,不再是垃圾。我只是把栋梁之才放在地上,有什么错么?”
我呆住了,仿佛此刻的二楞一下子高大起来,灰背心也遮挡不住他的肚脐了。
“跟我来。”二楞踢开地上的餐巾纸,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快步跟了上去。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10楼. 二楞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前,指了指门上贴的F4海报:“就是这。”
“哦,那我进去了。”
“你先敲门,别吓到童童。”
“你还挺关心她的。”我笑笑。
“关心个屁股,她一受到惊吓就发挥不好,你就不舒服,我就挣不到钱。”二楞说完,拿起一个psp,我凑过去一看,是合金蛋头,也是我喜欢的游戏之一。
“你这关不能用机枪,要用手雷慢慢轰。”我说。
“哪那么多废话,你嫖不嫖了?不嫖走人!”二楞不耐烦地说。过了一会,我看到屏幕上出现了game over,我窃笑着,二楞面红耳赤地看着我。
“都他妈赖你,回头不给你套子用。”二楞气冲冲地看着我。
我接过游戏机,帮他过了关,在二楞不解地眼神中,我走向了童童的门前,深藏功与名。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2)
11楼. 咚咚咚
“谁呀?”
“你是童童吧?我是小张。”
“哦,等一下,马上。”
大约5分钟之后,门打开了,第一眼我没看到人,原来童童躲在门后。
“你藏后面干吗?”
“不好意思,习惯了,因为有些人喜欢一脚把门踹开,然后说:不许动!我怕被踹到肚子,就这么开门了。”童童笑起来挺好看的,头发不长也不短,个子不高,给人感觉很瘦弱,但是眼睛很大,我想这也是她唯一吸引我的地方了。
望着童童的身材,我暗叹一声上当了,完全是没发育开的小姑娘。但是俗话说的好,既来之,则嫖之。此刻我已经没有选择,真的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张哥,你喝水不?我给你倒水喝。”童童拿过一个纸杯,胡乱抓了一把茶叶,然后滚烫的水便缓缓流入杯中,我看到童童被烫了一下,因为她用手摸了摸耳垂。
童童把茶摆在我面前,我喝了一口,一看就是烂茶,但我不在意,因为此刻我不想茶,我只想插。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1)
12楼. “张哥,是不是太烫了?”童童小心地问。
我心想你这不是废话嘛,但是看到童童的样子,我又不忍心责怪她了。
“直入主题吧,你去洗个澡?”我放下茶杯跟童童说。
“我刚刚洗过,你看我的头发还是湿的,你闻,还有洗发水味呢。”
我自然不会去闻,因为怕传染性病。我打量着童童的小房间,一个电视,一台电脑,一张床。很显然,在这间屋子里,除了嫖昌,真的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做了。
“张哥你看电视剧不?或者你玩会电脑也行,我电脑里有CS的。”童童很天真地说。
“你这个年龄,不是应该玩劲舞团嘛?”我笑笑。
童童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嘟着小嘴,样子很俏皮:“张哥净瞎说,我才不玩那么脑残的游戏呢,但是我的小姐们玩。”
“呵呵,那她们够脑残的了。”我再次大笑,“你的脑残小姐们在哪啊?”
“出门右转。”童童也坐了过来。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13楼. 我见她坐了过来,心想羊入虎口就不能怪我了。我褪去了她的小衬衣,里面是一件吊带背心,浅绿色的,我正要把它也除去时,童童挡住了我的手。
“张哥,你还是先上会网吧。我不是太准备好。”童童低下头,脸很红,不知是热得还是憋得。
“怎么了?你准备什么啊,你就别动就行了,来,听话。”我不指望童童这种小女孩能够多么的迎合我的动作,我只希望她能够乖乖的顺从我,结束后拿钱便好。无奈童童却不喜欢我的直接。
“张哥,其实我做这个没多久的。”童童挪了挪屁股,离我远了一点。
“我也没多久,你是第二个。”我直言不讳。
“真的?”童童眼中放光,像是看到了初出茅庐的小儍比,那你第一次也是皮哥介绍的吗?
“不是,第一次是我在路边走,走过一个理发店,里面一个小女孩冲我招手,然后,你懂的。。。”我继续直言不讳。
“哦,那样不行的,那样不安全的。”童童认真地说着,仿佛她是天底下最干净最安全的小姐。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14楼. 对于童童的矜持和做作,我有些生气,便打开她的电脑,很快就看到了童童的桌面,是一个韩国明星,我感到一阵恶心,赶忙打开浏览器,一看历史记录,全是视频网站,都是韩国人唱歌,我感到更加恶心,干脆打开cs玩了起来。出于无聊,我在地上喷涂,一看居然又喷出一个韩国明星,我扭过头看着床上扭捏的童童:
“你的电脑中毒了。”
“什么?不可能,我才用360杀过的。”童童忽闪着大眼睛。
“360不好用的,你的电脑感染了韩流。”
“那怎么办?”
“没办法,只能重装系统。”我笑笑。
“哦,我不会装啊。你会装嘛?”
“会是会,你有盘吗?”
“什么盘?”
“windows的安装盘啊。”
“啊?没有,你帮我刻一个好吧?我的电脑可以刻盘的,我经常帮姐妹们刻韩剧的。”
我见这个话题无法继续下去,干脆把电脑关了。
“你怎么给关了?不帮我装了?”
“装好了。”
“这么快?张哥你好棒啊,你装的什么啊?”
“盗版windows。”我抚摸着童童的头发。
“可是怎么黑了啊?”童童说。
“装了盗版就黑屏。”我敷衍着她。
童童低头不再说话,我拉开抽屉,发现了一盒tt,打开一个,质量还不错。这次童童没有再推开我的手,顺从的被我脱下了吊带小背心,却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他妈小可爱。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4)
15楼. 童童的小可爱也是绿色的,上面写着lvba,我问她那是什么,童童说是love,但是山寨小作坊不会拼,就写成lvba了可能。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件不能脱啊,就这样吧。”童童抓住我的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lvba脱了,就没法保护她较弱的身子了,我就会看到不健康的东西了。
我笑笑,除去那可恶的lvba,这下童童真的是一丝不挂了,哦不对,我忘记了她还穿着裤子。
童童双手放在胸前,拼命挡住那毫无起伏的两片,我掰开她的手,可能是用力过猛,童童叫了一声,这一叫不要紧,坚定了我的决心:我不能就这么无功而返。
童童拼命摇头,渐渐地闭上眼睛,把头偏向一边,双手被我按在床上,两腿紧紧夹着,外裤早已被我除去,童童全身只剩下那层最后的防护,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保护她的,或许我此时忽然产生的罪恶感和良知可以,但它们很烟消云散,毫无疑问的,我的手伸向了那里。
“不要,不要强行的。”童童声音很小。
“为什么?”
“我有点害怕,本来我在内裤里呆的好好的,你不要这么快就。。。”童童声音越来越小。
“我这不算强行的,我是先通知你了要脱掉你的内裤,于是我按时来脱了,答不答应是你的事,但是我事先通知你了,现在很多人都这么干的,不能算强脱。。”
“可是你这样我很尴尬。。”童童依旧紧闭双眼。
我叹了口气,把她轻轻放在床上,童童抓过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我掏出一根烟点燃,猛吸了一口,扔掉还剩下大半的香烟,再一次扑了上去。。。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16楼. 我褪下那碍眼的内裤,童童拼命挡住下体,于是我什么也没看到。
童童钻进被窝的速度简直可以用瞬间来形容,快到我甚至看不清被子是如何被打开,然后童童是如何钻进去,再如何把被子盖住,严丝合缝地盖住。
我苦笑了一下,关了灯,很快地脱掉衣服,无奈地坐在床边。童童蒙着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又大又亮,看得我直发毛。
“你瞪着我看也没用,早晚我要上你的。”
“不要了吧,我还是有点害怕,要不。。。”
“要不什么?”我看着童童的大眼睛。
“要不我帮你打手枪好了,你也解决了,我也不那么尴尬。”
“我自己在家也可以打。”我继续苦笑。
童童见我有些妥协的样子,一骨碌爬起来,也不在乎我是否看到她的身体,趴在我肩上,贴着我的耳朵说:“我手好软的,真的好舒服的~”
于是我把tt放回了抽屉,想了想觉得吃亏了,于是拿出来,放到了衣服口袋里,再把衣服搭在了椅子上。
“你们每次都是这么坑人的嘛?”我问童童。
“净瞎说,我真的是有些害怕,我从没让别人进来过。”童童眨眨眼睛。
“你是说你是个处女咯?”我看着她说。
“不,我的意思是,干这一行以后,没让人进来过。”
“那干这行之前呢,有多少个?”
“两个吧,不,一个。”童童说。
“怎么还不确定呀?”
“因为有一个太短了,没进到里面,不能算数的。”童童咯咯笑着,我的心情也愉快了不少。
“还是个科长呢!”童童笑得更开心了。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1)
17楼.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出来做?”童童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正在暗爽着,就好像尿尿到一半戛然而止,实在让人感到不舒服。
“有什么可问的?你父亲不要你和你母亲了,当然,你还有个弟弟考上了重点中学却没钱上,然后村里的姑娘都出来了,你也跟着出来了,一开始你不知道是要干嘛,但是渐渐地你明白了,为了弟弟的学费,为了家里的生活费,你不得不做,从此走上了一条艰辛坎坷的不归路,我说得对么?”
童童瞪着眼睛等我说完,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我见她嘴张这么大,便要插进去,童童一把推开了我。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童童说,“你们想象力就是丰富啊!告诉你吧,我家里人虽然不住在市里,但是生活得好好的呢!只是不知道我在外面做这行而已,但是我都有给他们寄钱的。而且你说错了一点,我没有弟弟,我有个哥哥,在城里开小饭馆,还没有执照。”
“为什么不去办执照?”
“因为没钱,没有办法送礼给人家,人家总是为难他。”
“所以你就。。。”
“嗯,那个营业执照,在我看来不过是张绿色的卡片罢了,可是他们却处处为难我哥哥,真的特别过分。”
“嗯,所以你就干这行挣钱?”我拍拍童童的头说。
“没错,为了那张绿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童童的脸上写满了坚定,手上竟然攥起了小拳头,搞得我一阵疼痛。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19楼. 看着童童吃完饭,小嘴油油的。她不要意思地擦了擦,我笑了,同时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也要去吃饭了。
我站起来刚想出门,童童拉住我说:“要出去先穿上衣服啊。”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笑自己的紧张,笑自己在一个卖笑女子面前紧张得不行。或许我本是纯洁的,然而纯洁这个词却和我完全沾不上边际。而这份紧张,仅仅是在童童天真无邪的微笑面前的一种屈服,一种不知所措。
童童要过我的手机,我问她做什么,她说她要给我她的电话,我说不是已经给过了?童童没有回答。
只见她手指轻快而灵活的飞舞在手机键盘上,让我的右手也自愧不如。不一会,我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串陌生的数字。
“这是你的号码?”我明知故问道。
“嗯,这是我另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很少人知道的,以后找我就打这个电话。”童童专注地看着我。
“有什么区别么?”我问。
“这个号码是不接客的,不过你要是想请我吃饭或者找我玩,可以打哟~”说完眨了眨大眼睛。
“也就是说,这个是你的马甲?”
“什么是马甲?”
“没什么。”
走出童童的房间,我期待着转过身看到童童可爱的脸庞,可回头却看到了言承旭那张模糊的笑脸,看到了贴在童童房门上的f4海报。
可能是用来辟邪的吧。我心想。
二楞见我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递过psp:“你看,不用手雷一样能赢这关。”
我冲他笑笑:“二楞,你为什么不穿上裤子?”
“我为什么要穿裤子,我本来就不是在穿裤子的场合工作的。”
“但是穿上裤子会使你变得文明。”我严肃地说。
“你穿裤子,你就文明了?”二楞抬起头看着我。
“那当然,我很文明的嘛。”
“文明你还来嫖昌?”二楞又低下头,我知道,新的一关在等着他。
走出加油站,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没给钱。 我拿出手机,准备给童童打电话解释,忽然
(1/2)下一段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1)
20楼. 从外面开来,这个加油站十分安全,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偌大一个加油站,周围一辆汽车都没有,这本身就很可疑。其次,这样一个隐秘的地方,不是淫窝便是zf办公部门,而这破烂的装修显然不是后者。
天色已晚,我往家的方向走去,这时手机很适时地响起,随着轻快地铃声,我按下了接听。
“喂?”
“喂,是小张吧?我是皮窕啊!”
“哦哦,原来是皮哥,谢谢您啊,我玩得很好。”
“嘿嘿!我一猜你小子就玩得好,童童活儿特棒,尤其那双眼睛,真是勾魂儿!”皮哥眉飞色舞地说着,我的厌恶感一分一分的在积攒。
“怎么样?她技术如何?你爽不爽?”皮哥继续发问。
“嗯,不错,水儿挺多。”我撒了个谎,因为我不愿意听到皮哥继续猥亵地形容童童,毕竟童童没收我钱,而皮哥我请过他吃饭,所以在感情上,我和童童显然是更亲民的。
“你没给人家留个家里电话?”皮哥依旧笑呵呵地。
“没留,不过她给了我一个号码,说是她私人的。”
“那也挺好,你这小子,也不知道主动留个电话。”皮哥打了个哈欠。
“嗨,您这话说得,我哪知道这些啊,我一般都是留邮箱的。”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1)
21楼.
 “对了,小张啊,你现在具体做什么工作啊?”皮哥话锋一转。
“我在投资公司人事部,瞎忙呗,没什么正经事。”
“你还记得杰子么?”皮哥这句话勾起了我无限的回忆,第一次见到杰子是一次喝酒,我记得杰子当时剃了个大光头,眼睛小小的,但是酒量却不小,他一个人就干掉半箱啤酒,令我叹为观止。我们怕杰子撑不住,就偷偷把啤酒换成了雪碧,不料杰子一下子就喝了出来,大声吼着:谁干的!居然把酒给我掉包了!掉包了掉包了!
从此掉包就成了杰子的形象代言。那次喝酒杰子有点高,开始给我们唱歌,唱的什么我们也没听清,杰子一喝酒,唱歌就结结巴巴的,什么哼哼哈哈的大家都没在意,后拉也就失去了联系,要不是今天皮哥提起,我还真忘了有这么一号人物。
“杰子怎么了?我知道他啊。”
“人家杰子出息啦!做生意去了,弄得我心里也痒痒的。”皮哥的话语间充满了嫉妒和羡慕。
“你说什么?杰子也下海了?!”我没有想到酒品那样的人,居然能做起生意,不得不让人大跌眼镜。
“嗯,听说卖盗版碟火了,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娱乐公司董事长了。”皮哥的嫉妒随着通话时间的延长而增长着。我没有说话,只是心中回想着杰子曾经的窘态,和那一句句掉包了,掉包了。

轩辕佳明 2010-11-18  回复
下一页
第1/7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脱水小说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19-4-25 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