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第五同人文】殊途(第五x傀儡)改动大‖龟速‖慎入 第1页(共48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第五同人文】殊途(第五x傀儡)改动大‖龟速‖慎入







◎卢枸杞 2-5 11:11
2楼. *目测是个中长篇,楼主高三党一个月两天假期,但保证不会弃文
*与侠岚原剧关联不大,但还是会遵循一下主要剧情和时间线
*有些细节需要反复琢磨,比如玖宫岭上树和八卦阵的方位还有一些别的零碎之处,如果有吧友资深这类问题万分感谢能帮忙解答
*傀儡还是傀儡,其实有点偏玄幻风……但不会破坏自然规律hhhh
◎卢枸杞 2-5 11:19  回复
3楼. 他叫玄枵,是赵柏宁的傀儡。
说是傀儡倒也算不上,他只是一块成了精的石头,被赵柏宁安在了傀儡心脏的位置。
赵柏宁在天山带走了他的本体——玄石,又用黄花梨木给他做了一副躯壳,把他放在里面。
玄枵在天山还有三天便可修得人身,再勤加修炼说不准还能得道成仙,偏偏被那赵柏宁横插一脚。
待他恢复意识,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木头盒子里,想施展法术离开,身上又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着,无奈只得放出灵识,看看困住他的是个什么东西。
长得倒是人模人样,可惜太高了点儿,还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玄枵盯着眼前九尺高的木偶研究,见那木偶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符,想来那便是困住他真身的符咒。
却也只是困住本体罢了,对他的灵识奈何不得。
◎卢枸杞 2-6 11:08  回复
4楼. *侠岚朝代应该是架空的,这里就以秦朝为背景,第五大概有傀儡的一半那么高,设第五停止长高时有一米五,那么傀儡就有两米左右,作业帮里说秦朝一尺是23.1cm,换算一下九尺就是两米出头,大抵应得上。
*有弹幕说第五是百家姓的最后一个,那么第五在成为第五失去记忆之前就设定为姓赵,百家姓的第一姓。



◎卢枸杞 2-6 11:25  回复
5楼. “吱呀——”门开了,玄枵赶紧回到木偶中。
只见来了个大约七八岁的女娃娃,生得娇俏可人,长发乌黑飘逸,扎成两条辫子在头上晃啊晃。
她走到木偶跟前,盯着它来来回回地看,被困在木偶中的玄枵被盯得浑身发毛,却又挣脱不开那束缚,只得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一口。
“爹爹不是说天山上的玄石都是有灵性的么,”那女娃冷不丁地开口,满是嫌弃,“枉我用了库房里上好的黄花梨木做傀儡,本想着炼制一个有点子灵性的陪我玩儿,还不如拿去当柴烧了。”
说着,女娃转身离去,走到一半却又折回来,仍是那副嫌弃的样子。
“罢了罢了,总归是我炼制成的第一个傀儡。”
◎卢枸杞 2-7 11:10  回复
6楼. emmm还是架空好了,毕竟有些东西写起来麻烦
◎卢枸杞 2-7 11:11  回复
7楼. 第五姑娘的头发一开始也不是白的吧,谁没有一点过往呢
◎卢枸杞 2-7 11:12  回复
8楼. 评论一下我也有动力昂
◎卢枸杞 2-7 11:12  回复
9楼. 加油
线粒体🌱 2-11 19:56  回复
10楼. 不错不错 喜欢第五
我重来不提ლ 2-11 20:09  回复
11楼. 话说玖宫岭里面的是海棠还是扶桑
◎卢枸杞 2-17 23:27  回复
12楼. 她抬起左手,掌心赫然一个淡黄色印记,她闭上双目,口中念念有词,与此同时,那手心的印记发出一束绿色光雾,径直射向木偶身上的字符。被困在木偶中的他暗道不妙,想要挣扎却反被禁锢得更紧,随后,他感到木偶站了起身,跟在女娃身后走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光明让他一时睁不开眼,还未待他缓过神来,远处又不知飞来什么东西将他从头到脚盖住。
“连衣服也不穿,丢死人了!”
听着女娃略有些气急的声音,他失笑,鼻尖传来的极淡茉莉香让他微微恍了神。
“当心点儿,”女娃的声音在远处响起,“这可是上好的流云锦,弄坏了我可没有银子给你买新的去……还不快跟上!”
流云锦么,他用灵识看着那傀儡身上的浅蓝色衣袍,料子瞧着轻软,傀儡行走时带动衣袂,使上边绣着的云纹竟隐隐有随风而飘的架势,倒也能将傀儡僵硬的行动遮掩一二。
◎卢枸杞 2-18 04:25  回复(1)
13楼. “爹爹,娘亲!”女娃推开院门,向院中那相拥着的一男一女奔去。
那男人瞧着约摸四十岁的年纪,身着墨色长袍,眉目温和,身旁的女子一袭白色衣裙,挽着一个妇人髻,容貌清丽,气质温婉。
“阿宁来了。”赵屹璟展开怀抱,正欲将女娃抱起,不想女娃却扑向了白衣女子怀中。
“阿宁八岁了,是大姑娘啦,不要爹爹抱!”
林瑛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注意到一旁的傀儡,柔声道:“这便是阿宁炼制成的第一个傀儡么?”
赵屹璟抬首,看到傀儡手上遮盖不住的暗纹,对林瑛使了个眼色,林瑛会意,牵起赵柏宁的手:“沈十三去押镖,托人给阿宁带了不少好东西,娘带你去看看。”
到底还是个孩子,一听有好玩的便把那傀儡忘了,嚷着要去看宝贝。
待她们走远,赵屹璟敛了笑意,目光沉沉地看了傀儡一眼,转身走进房中,待在傀儡中的玄枵被看得浑身一个激灵,想要离开却朝着赵屹璟的方向而去。
房中甚是明亮,偏生玄枵心底泛着一股冷意挥之不去。
“闲人身上的禁制,乃赵某所下。”赵屹璟道,似是知晓玄枵听得见,不待他回答便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卢枸杞 2-18 04:41  回复(1)
14楼. 睡了睡了 睡一个小时就起床回学校
◎卢枸杞 2-18 04:41  回复
15楼. 围观
清月悠🌙 2-18 13:01  回复(1)
16楼. “仙人身上的禁制,乃赵某所下。”赵屹璟道,似是知晓玄枵听得见,不待他回答便又自顾自地说下去。
“四年后我赵家将有一大劫,赵某只要你保阿宁平安。”
“此时某已与天山众长老商议,待阿宁出嫁,仙人便可自行离去。”
“时机到了,某自会为仙人解开禁制。”
“你既知大劫将至,”玄枵听得有些烦躁,不由得打断他,“何不自己去想法子,遑不论我连实体都没有,如何护她?”
赵屹璟像是知道他会这么问,指了指院中的海棠树:“仙人还需三日便可修得人身,而这海棠身上的灵气并不逊色于天山,仙人这几日在此处好生修炼便可。赵某虽下了禁制,可仙人仍能放出灵识,亦不会妨碍仙人施行术法。”
简言之,便是将他的实体困着罢了。
“还有一事,”赵屹璟再度开口,“仙人可自行操控这傀儡,但说到底,还是以阿宁意愿为先。”
说完,气氛一时陷入沉寂,二者谁也没有再开口,即便尚未修成人身,赵屹璟依然能感受到玄枵身上散发的阵阵寒意。
良久,赵屹璟长叹一口气,朝玄枵深深一拜:“赵某何尝不想亲自护住所爱之人,然此劫凶险,某与瑛娘只能暂保阿宁无虞,若想她平安无事一生,仍需仙人一臂之力,待阿宁及笄嫁入沈家,仙人便自由了。”
说罢,赵屹璟转身离开,行至门口时脚步微微一顿,低声道:“侠岚本应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可赵某只想好好守着瑛娘与阿宁。”
他也曾心怀天下,却终究舍不下那红尘俗世,既如此,何不从心而活,也算不忘此生。
◎卢枸杞 2-23 10:37  回复
17楼. 顶顶!跟我迷之撞脑洞
第五微白- 2-24 13:09  回复(1)
19楼. 这三日里赵柏宁不是没来找过玄枵,但都被赵屹璟以“傀儡初成尚需检修”为由而搪塞过去,玄枵倒也能安心在海棠树下修炼。
三日很快便过去,玄枵亦是化成了人形,却因实体被困,只能隐隐现出个轮廓。
回到赵柏宁身边,他也只是躲在傀儡里面,晚上待赵柏宁睡着便去海棠树下修炼,等到天蒙蒙亮时再回到她的院子中,然后看着小丫头起床练功。
一个人的时候,他常常会想,天山那群老不休为何会传授赵屹璟那束缚他的术法,他宁可相信天山融化,也不认为他们会如此心系苍生慈悲为怀。
几番思索无果,他便不再费神,既来之则安之,权当消遣罢了。
与此同时,相隔甚远的天山上,三个人影看着悬在半空的幻心镜所显示出来的画面,将赵府尽收眼底。
“嘿这赵老头不仗义啊!”白衣男子沉不住气,见赵屹璟向玄枵透露自己是送他下山的“元凶”之一,登时嚷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把咱给供出来了,一点儿道义都不讲!”
“得了吧,”一旁斜躺在座椅上的青衫女子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满不在乎地开口,“主意是你提的,到时候玄枵追究起来,你自个儿想办法。”
“我说你怎么这么不仗义呢!”男子清俊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当初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那你不还是信了么?”
女子狡黠一笑,忽的坐直了身子,一脸正经:“我现在可是堂堂天山二长老,小廉子你放尊重点儿,仔细本长老拔了你的舌头!”
北廉见她又拿出从人间皇宫里的娘娘们那儿学来的说辞,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恶狠狠地应道:“是,二长老。”在说“二”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气。
“你……”
“别玩了。”在西弥差点将手中的白玉杯扔向北廉的时候,坐在上首沉默许久的东衡开口,那人身着蓝白道袍,眉眼淡漠,清冷隽逸,偏偏却是满头白发。
见东衡开口,二人也没了玩闹的心思,北廉思
(1/2)下一段 
◎卢枸杞 2-27 23:07  回复
20楼. 下一段就是第五小丫头跟玄枵正式会面了hhhh
◎卢枸杞 2-27 23:09  回复
21楼. “没错,”东衡看着幻心镜中赵柏宁在林瑛身边笑闹的模样,低声道,“她心性太过纯良,不懂人心险恶,也是因为这样,才容易被人利用。”
“那咱们怎么办?”
“这是他们的命数。”言下之意,东衡是不打算出手了。
“也是,”西弥挑了挑眉,又恢复了那跳脱的性子,“逆天而行有违天道,况且是玄枵惹下来的风流债,咱们瞎掺和个什么劲儿?总之啊——”她伸了个懒腰,甩了甩手臂,“有事儿没事儿给他俩添个火,交流交流感情,毕竟沈安那个劳什子青梅竹马可是不容小觑啊不容小觑。”
北廉见西弥那唠叨的样子自是又损了几句,二人拌嘴中到时没发现东衡那沉思的神色。
命数么,他垂下眼帘,别人的命数,与他何干?
◎卢枸杞 3-3 22:38  回复
下一页
第1/3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画江湖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19-5-26 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