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直播】她们都爱『弄湿』我的工作室[作者:把爱做起来][来源吧:WOW] 第1页(共324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本文收录于"贴吧小说频道" http://xs.tieba.baidu.com
"脱水贴"百科:将贴吧内的小说或直播连载贴经人工处理,将原文章里作者发布的小说或连载正文以转载的形式发布到本贴内,让用户流畅阅读完小说内容.
本文脱水成员:彭小西,不河蟹
脱水贴标题:【直播】她们都爱『弄湿』我的工作室[作者:把爱做起来][来源吧:WOW]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969076122
原文作者:把爱做起来
原文出处:WOW吧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2楼. 一 (啊)
开工作室是为了赚钱的,当然更多的是不想被人说太浮云。
如果不是小铜,我绝对不会迷信女秘书,也就没了后来所有的事情。
情况是这样的。
一 (哦)
2009年的时候,我大学毕业两年,又买了个硕士学位,却不找工作,天天啃老。
老爸是李刚那样的人物,区长。老妈一直做着生意,给我留了N套房,至于N是几,反正是两位数。
我在父母眼里是极其不长进的东西,当年老爸想方设法要把我弄英国或加拿大去读这读那,都被我回绝了。
一 (嗯)
其实我是有苦衷的,国外的花花世界谁不想去?主要是因为谈了个女朋友,很有爱的那种,不想分开。
想那时,小腰搂着,小嘴亲着,小屋租着,小日子过着,每当夜晚降临,要多湿润有多湿润。
快毕业的时候,她有了。我从不戴套,她那几次故意不吃药,我们闹了,孩子永久删号了,接着分了。
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的确是个遇事只想逃避,很没担当的混帐小男人,至今我还纠结着。
一 (呃)
毕业后两年里,我没再谈女朋友,整个人也沉迷于游戏不能自拔,直到我遇见小白。
小白和我前女友长很像,短发,秀美,人开朗。
她嫌我整天瞎混,不做正经事,我于是决定自强。
正巧表弟找上我,商量起了开游戏工作室。
二 (啊)
表弟是个游戏迷,比起我来是精通多了。
他是我舅舅家的小儿子,舅舅家从农村上来,当年他们可不管什么计划生育的,能繁殖就繁殖,就像星际里拼命开分基地那种。
舅舅搞房地产,发了,我和我表弟就是如今被世人唾骂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的邪恶组合。
二 (哦)
舅舅生了三个,一个是我表姐,一个是我表哥,还有就是这个表弟。
表哥是那种成熟稳重、儒雅多才的人物,我很敬仰,也幸亏有他能接舅舅的班,所以表弟才能和我混一起。
这年很烦,WOW换运营商,没得玩,正好小白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3楼.
表弟这人长很帅,很干净,有点洁癖,爱用一些男士香香、香水之类的。
我们要求房东装修,房东很犹豫。
四 (哦)
于是我回家求老妈,表弟回家求老爸,老人家们把三间房都给我们买下来了。唉,果然是有钱好办事。
至于已付的房租之类,自有奸商样的舅舅妈妈们在料理。
三间房本来也都是很干净的,只装修浴室花不了多久。
四 (嗯)
我对这些不敢兴趣,都让表弟去弄。
由于那房子卫生间隔壁是厨房,中间也不是承重墙,所以打通了,做了个很大很豪华的‘浴场’。
四 (呃)
浴缸是三万多,淋浴房是五万多,马桶是一万多,洗手池也是七八千的,再加上富丽堂皇的墙砖、地砖和吊灯啥的......
我说:这够我们再买30台了吧?
表弟说:唉,没办法,我不想住家里,先简单弄弄吧,等我们以后赚了更多钱,再弄好点。
五 (啊)
待我们一切妥当,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招人吧,我说。
表弟说好。
我准备招20个人来打DNF,但却不知道去哪里招,正好表姐来了。
五 (哦)
表姐还带了一个女人过来。那女人长得极其鬼斧神工,按现在的说法,身材很合拜月神教众供奉着的体型。
她矮矮胖胖的,都说胖女人一般都是白白胖胖,但她却是黑黑胖胖,还化了个烟熏妆,耳环特大,像古代大宅子上的门环那种。
她就是小铜。
五 (嗯)
我和表姐来到了隔壁一间屋子。
她是我同学的妹妹,表姐说。
你想干嘛!我非常警惕。
我同学让我帮忙给她安排个工作,我爸那不合适,要不先在你这里锻炼锻炼?表姐看着我说。
五 (呃)
我很苦恼:为啥舅舅那不合适?
我们是大公司,要形象的,你这里刚起步,正缺人手吧,用人之际可不要错过人才啊!
我真想说,那妞算人才?想想算了,太刻薄的话伤人疼。但我还是郑重地跟表姐说:我们也是大公司!
是的,不想成为大公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2)
4楼. 九 (呃)
我看了老唐好一会,直到他说: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是你要膜拜的春哥。
我说:老唐啊,你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咋知道得那么多呢?
网警。
看不出,看不出,不像,不像。
那你说我像什么?
特工!
十 (啊)
我很同意老唐说的,只要不封号,都能赚钱。天天封号的话,WOW里的职业玩家、工作室怎么混。
那怎么能不封号呢?我问老唐。
人工操作,问题不大。你又不是做WOW的美服、欧服。
十 (哦)
那台服呢?
你不说要做DNF吗?老唐说。
都想做。
老唐笑了,说:饭要一口一口吃。这样吧,不管你将来用不用挂,我给你介绍个人,或许对你有帮助。
十 (嗯)
老唐给介绍的这个人,在我看来是那种高山仰止的人物,对他我是抱着景仰的心态的。
由于他在思科工作过,我们都叫他思科男。
思科男已经三十一岁了,是个体面、斯文的男人,时时能散发出成熟男人的魅力,他让我联想起了表哥。
今天是周五,我在老唐的引荐下,约了思科男下周三到我们那去现场指导下。
十一 (啊)
周末,我拉了小白去我的驻地观光。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事业型男人了,和女朋友约会不能总是停留在食色性也的档次。
表弟在表姐的建议下,开始网上论坛啊、贴吧等反正能发帖的地方发帖招人。
你们雇人准备给多少钱工资啊?小白问我。
2000一个月,包吃住。隔壁正在收拾,好了就能住人。我说。
十一 (哦)
这时,在隔壁收拾得差不多的小铜过来了。
小白看到小铜有些惊讶,低声问我她是谁。
我说是雇来的秘书。
秘书?!!
十一 (嗯)
我读懂了小白眼中那种姐感到有些崩溃的内涵,忙解释说:我们初期,用人之际,这秘书还兼着人事啊、客服啊、后勤啊等等工作。
小白听了,微微一笑,贴到我身上来,柔声说:要不要我来给你当秘书?
求之不得。我捏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5楼. 16 (嗯)
看着她拎着自己的衣服,挪着那缓慢的步伐,我突然有种错觉,眼前的物体,不就是夜色镇大道上常刷新的那只憎恶吗?
小铜离去后,表弟查看了‘浴场’好久,终于发现没有特别的残留,放心地冲起澡来。
我来到了小铜工作的那间屋子,看见她正认认真真地发帖,心下很是歉意。
有约到人明天来应聘吗?我问。
小铜怯怯地说:有两人说要来看看。
17 (啊)
周三,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是2009年6月17日。
思科男来了。
他询问了很多专业问题,我像小学生一样,将很多知道的情况告诉他。
17 (哦)
防封号,第一就是解决IP问题。思科男说。
你们这三间房,能申请多少独立IP就申请多少独立IP,带宽要大。
还需要一个专业的路由器。
哪里买?我问。
思科男看了我一眼,说,我来帮你弄吧,光硬件不行,还需要软件配合。
18 (嗯)
你们电脑操作系统都装了吗?思科男又问。
我说,用着的都装了,没用的还没装,装系统很快的。
18 (啊)
大概是我对思科男很恭敬,小铜看在眼里,很是崇拜他,端茶递水特殷勤。
如果小铜长得稍微普通点,那还真是个好女秘的料。
思科男走了,临走前跟我约定下周一过来给我一个上档次的网络环境。
18 (哦)
看他对我这么给力,我询问要多少劳务费,思科男很浮云地一笑,说:等全弄好再说。
今天有面试的要过来,依然是上午一位,下午一位。
潮男,当那位面试者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
18 (嗯)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从头到脚,应该都是限量版。
这种人无疑是和表弟有共同话语的。
表弟也很时尚,不过是比较有品位的那种,而眼前的却有种极其张扬的另类感。
很快,他俩已经从BOSS的限量版太阳镜聊到了GUCCI的包。
19 (啊)
潮男很希望能在我们这里进行工作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6楼. 21 (啊)
我插嘴问:你会玩什么游戏?
游戏?
嗯,是啊,你会玩什么?
有玩过劲舞团。
还有呢?
偷菜。
21 (哦)
你知道我们现在招聘的这个职位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不是说跟计算机有关,还跟上网有关的吗?我想可能是做网站之类的吧。
我走向小铜,看着她发的招聘软文:
21 (嗯)
本公司(带超五星级浴场人性服务)招收有一定经验的计算机人员(薪资面议):
1、会熟练使用计算机,家里有三台以上电脑的优先录取。
2、有丰富的上网经验,主QQ号达到48级以上的优先录取。
3、会玩多款网络游戏,小号数量超过五十的优先录取,尝试过网瘾电击的破格录取。
4、计算机及其相关专业本科毕业的优先录取。
5、吃苦耐劳想法少,但可以有小爱好和小憧憬。
22 (啊)
我的眉头一定越来越皱,因为小铜的表情越来越无辜。
为什么要写“带超五星级浴场人性服务”这句?我问。
那是先前发表的招聘,你们说那浴室不是给员工用的,我后来发的都去掉这句了。
我仔细看了下,小铜重开了一贴。
22 (哦)
跟贴中有人说,
小样也是人:兰州不给力啊!原先还有人性服务的,现在怎么没了?
XX深夜OO:估计是人性服务人员已经吃河蟹去了。
天使爱调情:楼上的,人性服务人员就业率真快,才一两天功夫,兰州招满了,所以就去掉那句了。
22 (嗯)
我看不下去了,对小铜说:对于职业岗位的描述,你就第三条稍微靠谱点。
小铜唯唯诺诺。
重新写,记得上下正规的招聘网站,看别人怎么写的!
23 (啊)
我准备将来应聘的女人打发掉。
她却可怜兮兮地说:我试用期不要钱也行,我会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的。
看来现在人找份工作是不容易。
23 (哦)
我说:我们是需要人玩游戏,不是网页制作啥的。
她说:游戏不都人玩的吗?学起来不难吧!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1)
7楼. 25
神马型菜鸟玩家果然释放了她特有的技能。
表弟接下来两天根本没时间面试人,全部心思全都投入在江怡这个B0ss上了。
我建议表弟让我们的江小姐先去玩玩魂斗罗、超级玛丽之类的。
26
小铜换了招聘软文,这次中规中矩的:
本工作室招收游戏代练、游戏打金者,要求如下:
1、会玩主流网络游戏,有地下城与勇士一年以上游戏经验者优先录取。
2、有游戏工作室工作经验或曾做过职业玩家者优先录取。
3、每周工作时间6天。
4、包食宿每月工资1500元,不包食宿每月工资2000元。
有意者,联系QQ:..... (这里匿了)
27
周五的时候,来了位小伙,我感觉挺不错的。
他很喜欢玩游戏,另外以前就是在家做职业玩家的,做的游戏是wow。
他做wow的时候,主要就是带小号和下金团。
他叫刘和,人很壮实,看外表一点不像宅男。
28
周六照常上班,我和表弟都是第一次开公司,人比较兴奋。
我好朋友周凯来看我。
他笑着说:我靠,玩游戏还能赚钱,真的假的?
我说真的,然后跟他说了为啥能赚钱。
他大概没直观印象,对我所从事的行业表示怀疑,认为太虚,也没见对社会创造什么价值。
我却知道他来是想跟我说,他今年想考公务员。
29
我一直觉得我是投错胎了。
换作任何人,有个区长老爸,自然是作威作福,过起衙内的生活。
有头脑的,会利用好老爸的资源,没头脑的,就是白天耍派,晚上醉生梦死。
可是我却不这样,甚至周凯来想托我关系,我内心也是反感的。
30
不过,我有时想想,如果老爸能调任深圳去,就算平调,也能搞个副市长之类的,
若是正好分管信息产业,或许企鹅腾能让我运营个游戏玩玩?
周凯走了。
表弟又准备去冲澡,这次他发现了张怡在里面。
31
张怡不像小铜那样,把自己扒得很光,而是穿戴整齐。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8楼. DNF终于开工了,表弟带着刘和与张怡,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刘和毕竟是游戏老手,而张怡学了几天,也还凑合,至少我看来操作什么的也会了,
但是表弟明显还是不满意,认为她练级太慢,打副本基本连S级都达不到。
对于副本,DNF和WOW都有对等级的设定,有些出材料的副本必须到某个等级,
所以练级至关重要。
我以前并没有玩过DNF,但是游戏的很多道理是相通的。
日常使用的耗材比金币更保值,除非游戏更新,出品了能替换原来的耗材的耗材。
看到他们那么幸苦地练号,我跟表弟说,你教我,我也来练号。
表弟却说:哥,有那时间,你帮我多招点人,现在20台电脑就3台开工。
周一没有人来面试,我很空闲,于是,开始骚扰老唐。
是的,如果真能搞到挂,表弟他们的生产力肯定能high起来。
老唐在QQ上跟我说:没有挂,你别想。
我说:那外面能不能买到挂?
老唐:看情况,你可以去问问。
我说:会不会是骗人的,其实是木马?
老唐:你担心来担心去的,不如买个试试,放一台电脑上,就算木马,你重装系统就行了。
我说:那真是木马,会不会一装就传播了?
老唐:你不会只有那台电脑连局域网啊!
我说:哦,那哪里能买到挂试试呢?
老唐:自己去Google下,看有没有卖挂的QQ群号,有的话自己去加。
我很想去dnf游戏里,看看有没有卖挂的在频道里喊。
但是鉴于wow里喊那种广告的都是做盗号木马的,所以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我怕的。
既然老唐不肯帮忙,那问问思科男呢?
思科男倒没一口拒绝我,只说哪天新的ADSL都装好了,他过来,详细谈。
我心里有些欣慰,去看表弟他们练号。
刘和,你以前玩wow用不用外挂?我对刘和说。
刘和一边按着键盘,一边对我说:wow有外挂吗?不都被封了吗?什么ZC挂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9楼.
你得尽量都避免,才会躲开封号的危险。
查IP是其中的一种方式,现在我给你们这样部署了,基本上是不可能通过查IP来封你们号的。
我又问:那还有什么别的需要避免?
思科男说,你们不用外挂,问题不是特别大,不过要注意单号刷副本的次数别太多就行。
表弟说:DNF每个号都有疲劳度的,刷不了几次。
思科男说,那就问题不大了,除非游戏公司查封你们的仓库号。
我说:仓库号也会被查?
当然了!你东西堆积过多,一看就不像正常玩家,
再看你东西是哪里来的,都是固定的那几十个号交易过去或邮寄过去的,
明显就是刷金者。
那应该怎么办呢?
能扔地上再被捡起,就扔地上。
或者通过交易所买卖也能转材料和金币,再不行可以通过摆摊转。
我说:哦,那这样是不是就查不出了?
思科男说:理论上还是可以查的,但是难度比较大,需要通过别的特征值来判别。
你再说说,我们还有哪些要注意的?
基本上没有多少了,如果你们用挂的时候,我再跟你们说。
碰到如此慷慨的思科男,我很想说信思科男,不封号。
封号,金钱上的损失,对于我和表弟来说应该没什么,关键是投入了精力和心情,被封的话,会不爽。
从前我和表弟玩游戏的时候,都碰到过运营商莫名其妙封我们,
气的要死,不就是可能买了黑金嘛!
小铜今天穿得特别肉感,我和表弟不好意思走她身边。
短裙,黑色网眼丝袜包裹着象腿,红色高跟皮鞋,那跟有10厘米以上。
抹了闪亮的唇膏,喷了香水,但香水味太浓,可以说是刺鼻。
没事还老拿眼睛瞟思科男,一副想吃掉他的样子。
俏江南的菜,麻麻辣辣的,我不是很吃得惯,但是味道还真不错。
我让思科男坐了上座。
席间,我开始问他关于外挂的事情。
我总是纠结于外挂,一方面是想提高生产力,另一方面是,我幻想用外挂组一个团,
看见仇人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0楼. 什么游戏?
DNF。
这是我的MSN:......@hotmail.com(这里匿了),加MSN说。
我立马开加。
小贼在MSN上说的第一句就是:DNF的挂不卖。
为什么?那你做挂干吗?
我不是卖外挂的。小贼说。
晕死!这小贼脑子有病啊,做了外挂不卖?
我朋友说你是做外挂的啊,你怎么不卖啊?我十分纳闷。
研究下计算机技术而已。
我再次晕死,什么时候做外挂已经上升到研究计算机技术这个高度了?
大哥,行行好吧,你就卖点给我,价格好说。
小贼只说:有事,先去忙了。
于是我只能找思科男诉苦,说小贼不给力。
这回思科男很像老唐,说:你招人做吧,一样的。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开始了大规模的招人,但是由于我要求较高,
被聘用的只有两人,他们是:花口哨和天旅。
我们能产生效益的电脑现在一共是六台。
这周,营业执照下来了。
作为正式的庆典,我们决定在工作室内搞个Party。
7月10号。
我请来了思科男和老唐,另外把小白也叫上了。
趁着酒意,我想把小白拉隔壁房间去推倒。
小白其实是我的网友。
在一个raid都CD的夜晚,我怀着寂寞难耐的心情,在QQ上搜到了小白。
小白愿意加我,是因为她说她刚失恋。
我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小白说:谢谢你安慰我,有些事情,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我不是知心哥哥,当时就想找个妞胡乱聊聊。
我开始刺激小白:一定是你长得没竞争对手好看。
良久,小白回过来:我没她有钱。
好吧,这么说小丫头自认为自己比竞争对手漂亮咯,看来是有自信的人。
我又刺激她:男人如果不是鸭,很少看女人是不是有钱的,难道你男朋友...
小白回过来:你这人很无聊。
我说:哈哈,你男人都跟别人跑了,你还维护他,够傻啊你。
小白不说话了。
我当时等了会,觉得无聊,继续骚扰小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1楼. 我问表弟啥事。
表弟说:小铜要和思科男喝交杯酒,准备私订终身了,让大家去见证下。
都见证了还算私订?
大伙在起哄,小铜一脸幸福的表情,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比平时要稍微妩媚点。
在烛光和路由器科幻般的指示灯光双重映衬下,
古代和未来在这里结合了。
我对小白还意犹未尽,但她说累了,要回家了。
时间过得不快也不慢。
我又招了点人,加上原来的员工,一共九个人。
老员工:羽毛、大和、富一代、花口哨、天旅。
新员工:红双喜、影夏、Mike张、堕落的反击(我们一般叫他堕落)。
表弟带着这帮人,感觉很威武。
七月底的时候,我们碰上了封号。
被封的是仓库号和交易号,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封。
思科男给我们解释说:
首先不会是因为IP问题,否则所有刷金号要被封掉。
其次不会是刷金号刷太猛了,因为刷金号没被封。
仓库号是小号,小号堆积太多金币,问题应该不大,否则玩家自己的仓库号也会被误封到。
有可能是跟黑金有关。
游戏中某玩家买了盗号过来的黑金。
结果游戏公司追查与该号所有的交易,正好查到我们,发现我们的仓库号行为很像另外一个盗号的,
因为该仓库号莫名其妙地多出很多金币,来路不正。
于是我们的那个仓库号很郁闷地被封了,
鉴于和企鹅公司的客服打交道是一种操蛋的自虐,我们选择放弃,
毕竟也才封一个号,算鸟。
思科男安慰我们,说,
一些工作室的前辈,还碰到过游戏公司自己在某4位数字网站上卖金币的情况,
搞得工作室都没法活,
还有就是那数字网站自己用挂刷金,然后把所有同行都当成盗号的,举报给游戏公司等等黑幕...
我和表弟听后,
私下商量,尽量走淘宝。
这种是不是行业潜规则?我问思科男。
不能算潜规则,只能算黑幕,不过买金卖金,玩家愿买,运营商愿卖,两厢情愿的时候,谁也说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3楼. 哇靠,这也行!
是那个小圡姐,话说,要不是她,我们也不会打架。
真是强人,这种话,她也喊的出口,但不可否认,效果真好。
我们把开荒变成了Farm。
警圡(春哥)察来了。
我猛然意识到,这事要传出去,老爸会骂死我,甚至软禁我的。
同学们,要断网了,要拉闸了,速度开尸体回城!!!
临走时,只见红双喜踹了地上的神马赵哥一脚,说:平阿哥怎么带的小弟,一代不如一代!
众人一哄而散。
我们逃上了楼。
电梯里,居然发现那小圡姐在我们身旁。
她说:谢谢你们帮我解围。唉,我本来是跟他们混的,现在完了,不过也好,我也不想跟他们再混下去了。
哈哈,那跟我们混吧。我随口说。
小圡姐说:好啊。
通过这次真人raid。我发现员工们虽然认识不久,但个个讲义气,有爱,很不错。
听朋友都说,公司里同事间大多都是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明哲保身、谄谀献媚的,
看来他们了解都还太片面啊!
小圡姐是我们raid后掉落的极品装备,
我想她倒是很适合当女秘,这样也能让小铜多休息休息,多陪陪思科男。
大家都出了汗、受了伤。
表弟解除了洁癖的Debuff,让兄弟姐妹们都去享用他的豪华浴室。
我和表弟商量,说:每人发2000元奖金犒劳犒劳,如何?
表弟说:好啊。哥,这次真人PK,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们的人还太少,你快招吧!
今晚又是喝酒又是打架的,真累。
兄弟姐妹们在隔壁房间休养,表弟去洗澡了,我决定在办公室稍微休息下,
等表弟洗好就一起回家。
小圡姐进来了。
日光灯下,比在下面吃宵夜的时候看得更清圡,真漂亮。
她走过来,我对她说:真跟我们混了?
她笑着说:当然咯。怎么,不要我?
我笑着说:送上门的怎么可能不要,让你做女秘书,如何?
哦!她靠近我,在我耳边低低地说:网上说女秘书就是
(1/3)下一段 余下全文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5楼. 小贼说:不用队友,25个人都是挂机的。
......
有这种挂?
小贼说:有啊?
我说:哪里可以买到?
真有这样的挂,搞个来,开金团,那不要太high啊。
小贼说:我正在做了玩。
哥,你卖我吧!
小贼说:我还没做好。
哥,等你做好了卖我吧!
小贼很浮云地说:不卖。太复杂了,卖给你,你也不会用。
你妹!
你这种挂,用了肯定封号!
小贼说:不可能,我又不是一个人单刷副本,修改封包。
封包?那是神马?听样子好像修改了就能单刷副本了?
我说:游戏公司要查,都是能查到的。
这句我是引用了老唐的话,因为我觉得小贼说得太牛逼,估计是在吹牛。
小贼说:呵呵,就算我修改游戏公司的数据库,他们也查不到我。
修改啥数据库我是知道的,老唐和思科男都跟我说到过。
**,那可是正宗黑客啊。
难道小贼就是??
小贼小贼,听名字就是属于那类人的。
这时,小圡姐的声音传来:要不要我给你揉揉肩、锤锤背?
我下意识地说:好啊。
我又开始问小贼:哥,你那么厉害,还做外挂干嘛?
小贼说:研究计算机技术啊。
我说:那你都研究出什么来了?
小贼说:每个游戏有每个游戏不同的研究点。
譬如说DNF,WOW?我问。
小贼说:DNF就是研究了下过NP,发现很菜。wow研究了多机协同中心模拟和智能学习,还在研究中。
啥啥,一概不懂。
不过若小贼真做了什么25个挂一起打太阳井,那得想办法弄过来。
我开始问小贼是在哪里工作的。
小贼说:无可奉告。
我说:切,我能查到你IP的,大致你在哪里我已经知道了。
小贼说:是吗?好遗憾,我都是用代理上网的。
我说:代理又怎么样,我就是能看到你真实IP。
小贼说:哦,强的嘛,会入侵路由器了。
我怎么听都觉得他是在讽刺我。
小圡姐揉肩真是舒服,直到小白走到我面前,我还在和小贼聊着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6楼. 是去吃澳洲海鲜还是日本海鲜还是宁波海鲜?
宁波海鲜吧,其他感觉都有点假,小白说。
小白看到我手上有几块青紫,问怎么回事。
我说不小心打架了。
多大了,还打架?还疼吗?
不疼了,唉,没办法,有些问题用武力解决比较合适。
这回是红酒+海鲜。
吃完,我们到江边漫步。
牵着小白的手,
晚风出来,
看着江两岸璀璨的灯火,我突然有种很幸福的感觉。
我将小白搂住,她靠在我肩头,
轻轻说:很久没来这里了,好美。
我说:呵呵,其实以前来这里,并不怎么美的。
为什么?
因为那时我的身边没有你啊。我说。
我抬起小白的下巴,吻了过去。
唇分,小白问:那如果,我以后不在你身边,你还会来这里吗?
我说,会啊。
小白说:哦,和别的女孩子来?
我说:不是,一个人来?
一个人来这里干嘛?看风景?
我说:来这里怀念你,怀念今天,顺便,看看能不能再邂逅你。
神经病,呵呵。
夜深了,我送小白回家,其实我想和她开房的,我想她估计也不会拒绝。
但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我怕万一她拒绝。
第二天,我来到公司,
听到工作间里传来很劲爆的美式音乐,那种只有在夜店才放的音乐。
哥几个都围着在看,
是小姐在跳舞,
确切地说,是艳舞。
小姐穿着很短的草裙,戴了个类似稻草编织的Bra,
扭动着她的水蛇腰。
日,这种货色在这里,要祸国殃民的。
我走进了工作间,
小姐看见了我,停止了跳舞,昂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兄弟们见没了表演,也都去站位了。
我对小姐说:你上班就穿着点?
天热,没办法,好了,不要影响我工作。
我很无奈地走开。
看来昨晚我高调地离去,刺伤了小姐的心,
唉,人都是有尊严的。
今天,我又招了三个人,分别是榴莲、灭火器和海贼王。
小姐穿着她的稻草比基尼,热情为他们介绍我们的公司。
三位新员工对于我们有这样的服务非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7楼.
我好友里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亮着。
老唐是小德,我是法师。
我密老唐:日,人都不齐,JJC个毛啊。
老唐说:那先ZC下。
阿拉希盆地,我和老唐在矿洞坐着,我俩都是联盟。
我跟老唐说:感觉现在玩wow没激情。
老唐说:你老了。
你妹!
我说:现在在野外,联盟和部落碰到了,都不打了。大家都爱raid副本,还是原来raid对方主城才high。
老唐说:还玩raid主城?大家年纪不小了,没必要和点卡过不去。
我说:raid主城啊、野外PK啊才是玩,否则wow就是单机游戏。
老唐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玩法。
我说:那你觉得没PK,会好玩?
老唐说:怎么没PK了,决斗、ZC、JJC都是PK啊。
从前大家在十字路口打,在夜色镇打,在荆棘谷,在加基森,
那时候在黑石山上,到处是尸体,为啥,就因为怕对方阵营raid到好装备,在PK的时候我们吃亏。
我说,我记得我练这号的时候,神经都很紧张的,
生怕做任务的时候,遭到偷袭。
还记得我二十来级在湿地的时候,被N个骷髅等级的部落围杀。
老唐说:别回忆了,都是浮云,你看看你好友里有几个亮的就知道了,wow没落了。
我问:wow没落了,那啥游戏崛起了?
老唐说:好游戏还是有的,但要像wow这样辉煌,难的。
我说:等下我们去奥格瑞玛门口杀人吧,上次我远远看到他们在决斗,就开了个传送门,然后隐身上去,秒了个血少的,再逃回来。
老唐说:部落来了。
于是,我们开打。
正和部落厮杀着,我看到有人进了办公室,
是小姐!
她依旧穿得很骚...
她一进来,我就心烦,不自觉地用错了魔法反制。
日,我被部落杀了。
在等待复活的时候,我看了看小姐。
小姐走到我旁边,说:周末了,没去和你那漂亮女朋友约会?
我说:她今天有事。
我问小姐:怎么不下班?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8楼. 老唐用看穿红尘地口气说:她的内心太萌!
你妹!那德性,就差自称老衲了。
内心萌你也看得出来?
老唐说:当然,她一看就是向往爱情的。
再次你妹!
哪个女人不向往爱情?我反问。
最好是有点性情。老唐说。
我差点就说小姐前几天还就在夜店很性情地工作来着,还好没脱口。
本来小姐今天是要跳艳舞来着的,
自从上次跳过后,兄弟们很欣赏,为了慰劳兄弟们工作的疲惫,
小姐的艳舞就成了CD为3天的必备节目。
可这几天小铜来上班了,小姐便不跳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是副秘书,正秘书来了,要低调。
靠!小姐也很政治啊!
如果今天小姐跳的话,老唐就正好欣赏到,我想他就不会说她loli了。
那我把我这女秘送给你,你要吗?我问老唐。
老唐说:怎么个送法?
你等着,我说。
我将小姐叫到休息室那间,说:老唐知道吗?
嗯。
你去亲亲他,OK?
为什么?
哥这不给你介绍男朋友嘛?我看你挺主动的,要不就主动一下?
你当我什么!小姐生气了。
我说:乖,就一次,万一来电了呢。
小姐不说话了。
我正想再劝的时候,她说:老唐对你很重要?
我说:你想哪去了,我们是朋友。
小姐说:好,我去亲他,为了你。
慢慢慢。我叫住小姐。
怎么了?她问。
算了。我说。
小姐看了我两眼,突然将我搂住。
这丫头又来了,老是搂我干啥,我又不是泰迪熊。
小姐哭了,我圡丅操!真的假的?
没这么严重吧!
话说,你可是美女,美女特有的矜持呢?尊严呢?
天下男人都死哪里重口味去了?快来追我眼前这位!
小姐松开了我,擦了擦眼泪,出去了。
我跟在她身后,
老唐看到我们过来,好像正有话要对我说的时候,小姐上去了。
她一把搂住老唐,亲了。
小姐那温热的小嘴在老唐的唇上,停留了x秒,
x是未知数,关于x的方程在奥特曼从葫芦娃手中抢过,后来被喜羊羊偷过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19楼. 和小白吃晚饭的时候,
她说,她有个亲戚,刚学校毕业,能不能在我这安排个工作。
我说行。
整个晚上的约会,小白提都没提小姐。
难道小丫头不吃醋了?
不像啊。
靠,我懂了,原来是要安排亲戚来监督我!
哈哈,有趣了。
小铜又要休息了,说要保胎。
毛了,才几天!!就要保胎!
你怀的是什么,那么金贵?哪咤?
算鸟,保一下胎又不会浮云,去吧去吧。
表弟报告说,发现做奸商很有前途,每个服只搞200元,是不是少了点。
那就再加200元。
我看了他们搞低买高卖一整天后,觉得应该这样:
每个服的消费能力是不一样的,
主要看消费能力,
DNF的工作室多的要死,刷的人多,自然材料多,低价收进来,赶紧高一点就出,
把游戏里的虚拟货币变成真金白银才是王道。
每轮少赚点没什么,关键是每轮都要赚,那就OK。
至于每个服究竟有多少消费能力,试几天就知道了。
另外我让表弟去什么论坛、贴吧的,找找DNF有知名度的公会都集中在什么服。
表弟说:光做材料还不够,是不是去做做好装备的低买高卖?
我说:可以拿一个服先试试。
对于极品装备的低买高卖我不是很看好,因为这是小众市场。
表弟说,他从前冲装备,起收+11的,然后自己再砸上去。
游戏里应该有很多老板都是像他这样做的,还有起收+12的等等。
这样搞+10的+11的装备的批量低买高卖,或许也有赚头。
我说,你当时咋没给企鹅腾百八十万的,直接搞个+100。
表弟一边流汗去了。
我上网问思科男,怎么才能提高装备的合成成功率呢?有没有相应的外挂?
思科男说,一般游戏的随机都是用的伪随机数。
这句我不懂,跳过,
思科男接着说:要看用于进行随机的传入值是在客户端生成并发送,还是直接服务器端搞定。
这句我也不懂,跳过。
思科男最后说,为啥知道小贼厉害,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20楼.
小白啥意思捏?
我很直接地跟小白说:这真是你小姨??
小白说:嗯,远房的。
我说:你小姨真漂亮。
小白瞟了我一眼,笑着说:怎么了,动心啦。
我说:哈哈,有那么一点点...我这是狼窝,你敢把她往我这推?
小白说:没事,你那女秘也很美,我看她就没啥事嘛。
我说:女秘?你指小铜?
小白锤了我一下,说,好了,我小姨就交给你了。
哇,小白就这样潇洒地走了,你以为你是希尔瓦纳斯??
这,小姨,是真来工作的,还是来混饭的?
是来监督我的,还是来考验我的?
长这么灵的丫头,怎么说也是进五百强的啊。
我不知道应该给小姨安排怎么样的工作。
我问她:你大学毕业?
嗯。
学的什么专业?
工商管理。
哦,那你会什么?
小姨看了我一眼,很害羞地说:没什么会的,呵呵。
你多大了?我问。
21。
把手机号码、QQ号码、MSN号码、旺旺号码、YY号码、常用Email号码、胸围号码都填写下。
小姨认认真真地填了。
我带小姨到隔壁工作间,给大伙介绍。
哥几个都对我点点头,仿佛在肯定我的审美眼光。
而小姐则在一丝不苟地打量小姨,小姨也朝她看去。
OO那个XX,两美女这么快就进入状态,跑起位来啦。
小铜负责网上招人,负责给大伙叫外卖、买吃喝,顺便记记开销。
小铜不在的时候,小姐给负责起来,小姐还负责精神鼓励,例如跳个钢管舞啊、草裙舞啊之类的。
够了啊,
小姨安排干啥呢,要不就做客服吧,我看羽毛一个人游戏里勾搭完,还要上QQ、旺旺之类的,太累。
不如小姨就负责QQ、旺旺的交流,
羽毛就负责游戏里的沟通吧。
我让羽毛教下小姨,自个回办公室去了。
下班的时候,小姐过来了。
今天她穿的有那么一点点保守。
小姐问我:晚上有空吗?
我说:啥事?
她说:来你这也有半个月了,请你吃晚饭,赏脸不?
我说行。
小姐说请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21楼.
她说:17了,哥~哥~,你多大?
我说:我25了。17啊你?发育得真好!
小姐哈哈笑着。
又喝了点酒,我开始教育她,说:有时间,你还是要多读点书,知道不?
哦,好啊,哥~哥~,你是大学生吧?
这年头大学生满大街都是,我说:我是硕士。
其实是买来的,当然,这不能说。
小姐大概不是很明白什么叫硕士,但她一定知道是比较有学问的,
所以她对我说:那哥~哥~,以后你教我读书,好不?
我说行。
但想起小白啊小姨啊,我就觉得我差不多就是个空口承诺。
当然了,小姐也不像爱读书的,吃完饭估计就忘了。
我打了个电圡话给表弟,问:楼上还有多少人在?
表弟说:都在。
我说,那我多带点香辣蟹上来。
我让老板再来两大盆打包,老板很痛并快乐着。
我要买单,小姐拽住我说,说好我请你吃的,我来。
我说,我还给兄弟们买了两大盆呢,算公司请客,不好你掏钱的。
小姐说:没事,也是我的兄弟,大家都为我打架呢!
我说真的我来,
小姐火了,说:看不起我啊!
我笑着说:不是的,让女人付钱,我不习惯。
我最后还是让小姐买单了。
拎着几大泡沫盒的香辣蟹,我们走出了餐厅。
突然,小姐说,快进去。
我没反应过来,她就拽了我,回到了刚才的餐厅。
我问咋啦?
她说:外面是赵哥的人,一帮呢,看见你了。
咦,上次他们掉落了小姐,这次他们想掉落啥呢?
我笑着对小姐说:光天化日的,别怕!
小姐说:我不怕,他们明显是冲你来的。
我看向门外,果然,有十来个人,分散站开,就等我出门,好拖去一边揍我呢。
小姐拿起手机,想打给楼上。
我说不用。
我对外面的赵哥喊,进来,我们谈谈,敢吗?
赵哥和几个马仔进店来了。
坐。我说,并掏出烟,很友善地给了赵哥一枝。
我自己掏出一枝,自己点上。
赵哥是吧?我试探性地问。
哼哼。小子够胆量啊。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22楼.
你妹!哥哥N年不选单挑模式了,哥哥这辈子还从来没为女人打过架,你这小丫头居然让我别去?看不起我?
赵哥准备上的时候,
他身边一个急于立功的马仔,说:老大,我来!
赵哥说:这事不用你出手。
那马仔苦恼地说:老大,我怕你出手太重,把那小子弄废了,反而烦,还是我来吧。
我靠,这马仔真会拍马屁。
赵哥看了那马仔一眼,点了点头,让到一边。
我想今天的事情是没办法避免的。
上次把他们打那么丢脸,这个场子他们肯定会找回来,除非我正式公布我爸是XX。
唉,让老爷子知道了,估计要昏厥了。
一个快要省部级干部的儿子,居然为了个小女人,要和小流氓单挑...
我看向那个马仔,外表一看就是很凶残的角色,嗯,兽人战士。
可是,我是法师,S4的法师,虐个战士,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先不管对方是不是打架高手,
至少我今天的精神力量要比对方强。
我要保护妞,男人保护女人的时候,往往很伟岸。
我也不能丢了高干子弟的脸。
而对方则主要是想在老大面前表现表现而已。
真的搏击高手是不可能像那个马仔那样沉不住气,急于立功的。
也不可能还只是赵哥那种货色的马仔。
我们这种级数的单挑,看的不是谁武功高强,而是谁够狠够坚强。
我大吼着冲了上去。
很快,我们就扭打在了一起。
我实打实地挨了很多下,但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这种打架比UFC还要劲爆,因为是在搏命。
拳击、脚踢、肘击、膝撞、抱摔、扣、挖、咬什么都用。
马上即将施展踢裆和掐脖子。
我感到那马仔有些怯了,更是狂吼,将他压在身下,猛揍。
他的同伙开始围上来了。
妈的,耍赖啊,不是单挑嘛,操圡丅。
我站起来,见谁打谁,可能喝了几瓶酒,就是比他们没喝酒的有胆气。
他们人多,还是将我围住,拳打脚踢。
日圡丅你妹的!我咆哮了,就盯住其中一个人
(1/2)下一段 
彭小西﹐不河蟹 2011-3-7  回复
下一页
第1/16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脱水小说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19-4-19 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