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继续浏览
【GL小说】【现代言情】水火交融 -- By凭依慰我 第1页(共129贴)
只看楼主 最新回复 去底部 刷新
1楼.

从前有个小孩,算命的大师说她命中缺火。
“你才两个火,她有三个水诶……”
“秦……清……淼……不只三个,三点水也有水吧?”
“才三滴,忽略吧。”
“嘛,其实我是火多多,她是水多多。”
“啊?”
“郁……火多多,至于水多多……你懂的。”
“……古郁琰你个色.狼,小心被秦清淼抛弃。”
“不会的,水火交融。”。
其实只是一个命中缺火的人,被一个有太多水的人包养了罢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和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古郁琰,秦清淼 ┃ 配角:唐韵,穆兮涟,阮明琪,以及一干酱油党(商墨等等等) ┃ 其它:包养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2楼. 1、第一章
  接到电话的时候,古郁琰才上完刑法分论的课。
  
  上课那会儿,当老师讲到“交通肇事罪”这个罪名的时候,古郁琰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跳得厉害。
  受马克思唯物主义教育多年的古郁琰从来都未把已然去世的爷爷念叨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当一回事,自然也就不把自己那狂跳着的右眼皮当一回事了。
  
  只是接完电话匆匆赶到医院,看到从小到大最疼爱自己的哥哥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而和她一起长大的邻家姐姐还躺在病床上也不知什么时候能醒来时,她终于相信了爷爷的话。
  
  “小琰……”阮明琪伸手轻轻握住了古郁琰的手,满脸的泪水,将她拉入自己怀里,“你……想哭……就哭吧。”
  
  也不知是因为在停尸房里待了太久,亦或者受的打击太大,古郁琰的手冰冷冰冷的,就如同停尸房里的尸体一般没有半点的温度。
  
  泪水一滴滴地从眼角滑落,洁白的贝齿咬着薄唇,古郁琰吸了吸鼻子,手紧紧地箍着阮明琪的腰,无声地哭着。
  
  “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吧。”穿着白大褂的秃头男人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头,走到古郁琰二人身边,语气云淡风轻的,似乎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去把病人的住院费什么的都交了吧。”
  
  “住院费……”松开阮明琪,古郁琰抬手擦了擦泪水,很是倔强地看着面前那个显得有些趾高气昂的男人,重复了一遍三个字,表情顿时便显得有些茫然了。
  
  “病人是叫穆兮涟没错吧。”男人瞟了病房里还躺着的人一眼,依旧是那淡然无波的语气,“还有之前的治疗费,到时候收费处的会跟你说清楚的。”
  
  低头,咬着牙,古郁琰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睫毛轻轻颤着,许久之后方才,“好的。”
  
  只是这两字才吐出,站在边上的阮明琪便发出一声惊叫,上前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3楼. 2、第二章
  跪在地上满脸泪水的古郁琰愣愣地抬头,面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痴傻,似是尚未从之前的恸哭中解脱出来,脑子里一片混乱,却还是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什么,只是傻傻地仰头看着她。
  
  “想救穆兮涟吗?”薄唇微微勾了勾,女人将一缕因着她低头动作而滑落的发丝撩到耳后,眼眸里的情绪让人看不分明,再次用那清冷无比的声音重复了一遍。
  
  有些狼狈地手撑着地板爬起来,然后用手背揉了揉眼,古郁琰看着女人,“你是谁?”
  
  “我?”双手环胸站立着,女人上下打量了古郁琰一番,唇角勾了勾,却显得无比的嘲讽,“古郁森的女友,信吗?”
  
  好不容易为了穆兮涟而努力恢复运转的脑袋再一次当机,古郁琰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面容姣好一身套装显然就是事业有成的女人,许久都未回过神来。
  
  走了几步,一直到古郁森的尸体旁,女人低着头,看着那覆盖着白布的尸体,依旧面无表情冷冷的,“想救她吗?”
  
  此时此刻,古郁琰终于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女人的侧影,脑子里各种情绪千回百转,半晌,“想,但是……”
  
  “古郁森每个月的工资是一万二,除了给你一千五当生活费,还要寄三千块回老家给你的外公外婆,剩余的七千五,其中有四千块左右是用在平日里的生活上,剩下的三千五……都交给穆兮涟让她治她母亲的病了。”女人没有任何情绪地说着,就好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穆兮涟的工资,除了自己花费,也全部寄回穆家了。”
  
  顿了顿,女人又继续道,“也就是说,无论是古家,还是穆家,目前都无法负担穆兮涟治疗所需的费用。”
  
  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古郁琰低着头,看着地面,明明早已想到了这些,听着女人这般重复,还是觉得心口痛得无以复加。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4楼. 3、第三章
  下课之后,古郁琰从教室里出来,手里拿着民法课本以及法条,一路从教学楼里出来的时候,神情还是显得十分的恍惚。
  
  距离哥哥出事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她终究是没能瞒住外公外婆还有穆阿姨,在哥哥被送入火化场火化的那天,看着年迈的外公外婆老泪纵横,自己却觉得没了泪水可流。
  
  或许是因为……在哥哥火化之前的那段日子,眼泪早已流干了吧。
  
  哥哥的骨灰被外公外婆拿回老家了,而穆阿姨……
  
  想到那个看着病床上紧闭着眼的穆兮涟便直接昏倒了的女人,古郁琰更是恍惚了。
  
  “小涟,小涟她……再也醒不过来了吗?”
  
  “不会的,阿姨,涟姐姐她很快就会醒来的。”
  
  “真的吗?”
  
  “真的。”
  
  “可……可是……”
  
  “阿姨,放心吧,一切都有我的。”
  
  ……
  
  从哥哥出事之后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都还历历在目,脑子里混乱极了的古郁琰,一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停在那里,而旁边站着的女人,在这阳光下看起来似乎也没了那日在停尸房里的冰冷。
  
  心头一片冷凝的古郁琰在看到秦清淼后,没有丝毫犹豫地便朝她走去,一直到她面前停下来,站在那等着她说话。
  
  “上车吧。”秦清淼扫她一眼,直接打开车门进了驾驶座。
  
  愣了几秒,有些迟疑地不知该坐副驾驶座后还是坐后面,古郁琰站在外头,一脸的犹豫。
  
  副驾驶座的门忽然打开了,然后便传来那冷冰冰毫无感情的声音,“上来。”
  
  坐到车上关上车门,然后系好安全带,古郁琰没有问秦清淼想要做些什么,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她发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学校。
  
  车子在一个看起来便十分高级的小区里停了下来,跟着秦清淼下车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5楼. 4、第四章
  坐在一间美容厅里,透过镜子,麻木地看着发型师利落的动作,每一下都将自己辛辛苦苦留到肩膀保养了许久的中长发剪去一些,古郁琰闭上眼,嘴唇的疼痛还在提醒着不久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要记住,接下来的三年,你是我的人。”秦清淼咬破了她的嘴唇,然后便松开她捏着她的下巴,用那森冷的语气如是说着。
  
  手机被丢在桌上,她没有再逼迫她将那照片删去,只是站起身子,理了□上有些褶皱的衬衫,之后便带着神思恍惚的她出门,吃饭……吃过饭,便将她丢到这理发厅来了。
  
  束在发上的橡皮筋被拿掉,她坐在那里,看着秦清淼拿着本发型设计的书籍跟发型师说着什么,然后便看也不看她一眼地离开了。
  
  “OK,睁开眼看看吧。”耳边是那带着些许讨好语气的略微娘娘腔的声音,古郁琰睁开眼,在看到镜中自己的一瞬,全身僵硬。
  
  本可以扎成马尾的中长发被全部剪去了,现在镜子里的人……看起来,与其说是她古郁琰,倒不如说……是她那已然过世的哥哥。
  
  秦清淼在这时候从外头进来,手里提着几个袋子,发型师一看到她立刻讨好般地道,“秦小姐,您来看看,是这样吗?”
  
  脚步毫不拖泥带水地走到古郁琰身后,盯着镜中已然神色发木的古郁琰许久,伸手轻轻抚了抚她那被发型师撇到一边的刘海,秦清淼眼眸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唇角勾了勾,似乎对此很是满意,“很好。”
  
  “好的,那么,这位小姐,先去冲下头发吧。”见秦清淼这么说,发型师立刻满脸灿烂的笑容,很是殷勤地对古郁琰说着,然后让旁边一个年轻的女孩带她去洗头发。
  
  将手中的袋子放到旁边的椅子上,秦清淼抱着胸,立在边上看着古郁琰在冲过头发之后过来,任由发型师帮她吹头发的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6楼. 5、第五章
  打了个哈欠,然后趴在桌上,古郁琰有些百无聊赖地听着上头老师讲课,脑子里想着的却是这个周末发生的一切。
  
  秦清淼……
  
  握着笔在纸上写下这三个字,侧着脑袋看着,视线蓦地便有些恍惚了。
  
  就算她的脸和哥哥的像又如何呢,她终究是个女人啊,很多地方……还是不一样的。
  
  从周五那天晚上开始,秦清淼便让她住在了那个足足有两百多平的房子里……房间就在秦清淼那个主卧室的隔壁,再过去便是秦清淼每日必去的书房……
  
  在秦清淼指着那间房间告诉她那是她的房间的时候,她便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虽说明知道两人都是女的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而秦清淼之前两次愤怒地吻住她的唇无非也只是将她当做了她的哥哥,在想到要和秦清淼住一起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
  
  周六那天晚上,秦清淼一整个晚上都不在,打了个电话让她自己去外面吃过饭便再没了任何消息,而她独自一人吃过东西之后窝在属于她的那个房间里看书,一直到过了十二点,秦清淼都没有回来。
  
  就在她换了睡衣睡裤打算睡觉的时候,门却被打开了,听到声音的她从房间里出去,一眼便看到喝得醉醺醺的女人摇摇晃晃地进来,还不忘记脱鞋,然后便直接倒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秦清淼拖到她的房间里,然后将她放在床上,脱了鞋和外套盖上被子,本打算从厨房里的冰箱里拿蜂蜜出来弄点蜂蜜水放在秦清淼床头,没曾想,正要站起来,那个已然醉了的女人却是一下子拉住了她将她按在床上。
  
  那一刻的感觉,那一刻的慌乱,是她这一辈子所没有过的。
  
  心脏就好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般,任由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将自己压着吻着自己的脸颊,古郁琰在一番挣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7楼. 6、第六章
  不知不觉的,又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古郁琰在几天前找了份发传单的兼职工作,每天没课的时候都会跑去发传单。学校所处的地方并不算是市中心,而发传单的地方则是在市中心的街道上,古郁琰每天都得在下课后搭公交车跑去市区那边,随便在路边的小店吃点东西,便又继续发传单,一直到很晚的时候才搭着末班公交车回学校。
  
  待到到了学校都已经是十点了,洗个澡洗洗衣服,待到一切弄好倒在床上的时候,古郁琰往往脑袋一沾枕头便睡了。
  
  每当洗完澡站在镜子前吹头发的时候,古郁琰便会感慨短发真是好,吹个五分钟就干了,哪像从前,半个小时才能弄好。
  
  “小琰,你最近脸色好差。”这日,吃午饭的时候,阮明琪盯着拼命打着哈欠的古郁琰,皱着眉,“我听于静说你最近都很晚才回宿舍,每次回去都是很累的样子,小琰,是那个人让你做什么吗?”
  
  握着筷子的手停了动作,原本低着头的古郁琰抬头,看到阮明琪一脸纠结的模样,张张嘴要说话,却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然后才道,“不是啊,我最近接了份兼职,所以会迟点回宿舍。”
  
  虽说秦清淼说了除了穆兮涟的治疗费用之外还会负担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可是她还是觉得属于她或许能够做到的部分,就不要麻烦秦清淼了。
  
  再说了,秦清淼说是要她……可是除了带她去剪了短发买了这些中性的衣服裤子之外,根本就没有做过其他什么事情。
  
  这样子的话……秦清淼未免也有些太吃亏了。
  
  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样的想法简直就是在为秦清淼没有对她做什么而抱不平,古郁琰又打了个哈欠,“反正又不是没做过,再说了,哥哥跟涟姐姐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
  
  当初古郁森跟穆兮涟念大学的时候,学费跟生活费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8楼. 7、第七章
  “咦?你……”眨了下眼,古郁琰开口刚要说话,手臂忽然一疼,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用力拉了起来。
  
  本已虚弱的身子因为这一拉而有些摇摇晃晃的,下一刻便被直接扯着往某个方向走去,那扯着她的人浑身透着的冷冰冰的气势则让她不敢说话。
  
  一路被扯到白色保时捷旁边,看着秦清淼打开车门,古郁琰还是有些愣神,颇有些迷茫地看着车子,直到坐进车里的秦清淼探出身子,眼神就好像要杀了古郁琰一般,“还不进来!”
  
  “哦……哦……”急忙点点头,古郁琰坐进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车子便忽的直接窜了出去,令她身子猛地往后一靠撞在椅座上。
  
  明显就可以感觉到开着车的女人的怒气,而方向盘上的手更是用力得青筋暴露。古郁琰惴惴不安地偷偷瞄了秦清淼一眼,见她抿着唇一脸冰寒的模样,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车子停好之后便又直接被扯着一路到了秦清淼家里,古郁琰刚踏进去,都打算要弯身换鞋,就听到门“嘭”的一声被用力关上。身子颤了颤,刚打算偷看秦清淼,便忽的被推得按在了墙上,那个显然生气极了的女人仗着高跟鞋的优势俯视着自己。
  
  “额……”被看得心惊胆战,古郁琰弱弱地往后缩了缩,奈何身后就是墙实在没地方缩了,只能咧咧嘴露出个示好的笑容。
  
  奈何,嘴才咧了咧,下巴便被用力捏住了。
  
  分明地可以感觉到捏着自己下巴的那只手有些冰凉,古郁琰无辜地看着秦清淼,视线落在她身上单薄的衬衫上,挣扎着开口,“你……再穿件……衣服……”
  
  乍一听到古郁琰的话语,秦清淼明显呆愣了下,那一瞬间错愕的神情落到古郁琰眼里令她忍不住想笑。只是呆愣的女人很快便回过神来,眯了眯眼,贴近古郁琰,“你还敢命令我?”
  
  “我…
(1/4)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9楼. 8、第八章
  睁开眼时,房间里已是一片黑暗,翻身按了下手机,呆呆地看着时间显示已是晚上近八点,古郁琰猛地坐起来,却又因为身上湿湿粘粘的而有些不舒服,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有两床被子。
  是……她?
  
  伸手按开床头灯,晃了晃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脑袋里之前秦清淼拿了药喂自己的动作重新浮了上来,古郁琰挠挠头,忍不住傻傻地笑了笑,下床穿了拖鞋打开房门出去。
  
  窗帘……也是她拉上的吧?
  
  客厅里,秦清淼一身家居服靠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听到声音转头,见那个还在生病的人居然敢穿得那么单薄地便出来,不由皱起了眉,“回去。”
  
  “啊?”脑子还处于迟钝状态中的古郁琰纳闷地看着她,随即便是鼻子痒了痒,“哈……哈啾……”
  
  秀眉拧得更紧,秦清淼眼神也多了几分冷然,再次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回去。”
  
  “回……回……哈啾……去?”又打了个喷嚏,这回连眼泪都从眼角出来了,古郁琰揉了下眼,对于秦清淼一直都十分简短的话语很是无奈,“回哪?学校吗?”
  
  站起身子,秦清淼径直走到古郁琰面前,眉头一挑看着她,“你很想回学校?”
  
  “额?我……”古郁琰呆了呆,正要说话,秦清淼已然直接从自己身边越过。
  
  又生气了?
  
  眨了下眼,古郁琰暗暗在心里叹了两声,独自站在这空旷的客厅里,不免有些无措。
  
  身后脚步声再次传来,循声望去,秦清淼手里拎着件薄外套,面无表情的,在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停下,“伸手。”
  
  瞪大眼,看着依旧冰冷的女人,又看看她手里的外套,古郁琰脸颊红了红,两手伸了伸等着秦清淼帮自己穿衣服。
  
  “……”只是秦清淼并未有任何动作,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嘴角抽搐了两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0楼. 9、第九章
  转眼间,古郁琰在秦清淼身边待了也有一个多月了。
  
  病早就好了,发传单的兼职也被秦清淼给逼着辞掉了……
  
  一提到这件事,古郁琰便想到那个周末秦清淼亲自开车送自己到了兼职的那间公司,抱着胸看着自己跑去跟负责人辞了工作,身上的气场令那一向嚣张的负责人都有些不自禁地发抖,不由有些好笑地摇摇头。
  
  “小琰……小琰?”走在古郁琰身边的阮明琪抬手拍了下她的肩膀,加重了语气,将那边发呆比还露出奇怪笑容的人唤过神来,转头看她后皱眉,“你在想什么啊?”
  
  “哦……”古郁琰抬手挠了挠脸颊,“没什么。”
  
  “是吗?”阮明琪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又回头直视前方,“小琰,你最近……心情好多了吧?”
  
  虽说笑容看起来还是和从前不同,可是好歹,偶尔终于会露出点真正的笑容了,而不是单纯的安抚。
  
  “嗯?……嗯。”古郁琰愣了愣,随即轻轻点头,双手插着口袋,咬着唇许久,“小琪,涟姐姐最近如何了?”
  
  一个多月,说来不长,但也不短了。
  
  而她的生活,从从前的平时读书,周末同古郁森还有穆兮涟出去玩,也变成了平时读书,周末去秦清淼家里和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呆在一起。
  
  很诡异的变化,而她……经常会想起哥哥,却不敢在秦清淼面前表露太多。怕她又发火,也怕她喝醉了流泪。
  
  “还是没醒。”阮明琪叹了口气,拉了拉斜挎包的背带,“医生说经常和涟姐姐说说话,可能会有帮助,小琰,我想你的话可能……”
  
  深呼吸了下,古郁琰抬手看了下手腕上秦清淼前几天才买给她的手表,“也有一个月了,小琪,今天我去医院吧,最近真是麻烦你了。”
  
  穆兮涟的妈妈身体不好,两个星期前就受不住了,医生说了若是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1楼. 10、第十章
  因着秦清淼的忽然出现,反而古郁琰那种低落到了极致的情绪终于好了一些。
  
  只是看着秦清淼跟那个女人离开,却因为秦清淼显然又有些生气的模样而一阵莫名,在病房里想了许久,一直到很晚了不得不离开医院了,走在路上时,方才有些明白过来。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的桌面早已换作了一张起司猫的图片,古郁琰编辑了条短信发给秦清淼:“我真的是一个月来一次的……没有背着你偷偷摸摸来,不信的话,你可以问照顾涟姐姐的护士。”
  
  发送了短信之后,便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里,手插着口袋走在路上,看着夜里街道两边的霓虹灯光自己街道上的车来车往,古郁琰努力地让自己可以平静一些。
  
  “哥,等我也工作了,我也和你们一起攒钱,然后我们把外公外婆还有穆阿姨都接来这里住吧。”
  
  “呵呵,好啊,小琰真乖。”
  
  “嘿嘿,这样我们就可以还像从前一样一直都在一起了……”
  
  “是吗?可是小琰以后总是要嫁人的哟……”
  
  “唔……那就不要嫁人了,有外公外婆还有哥哥跟涟姐姐就够了。”
  
  “哈哈,傻妹妹……好,不嫁人就不嫁人,哥哥养你。”
  
  “嘻嘻,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
  
  所有曾经的约定亦或者玩笑以及美好,在哥哥死去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走在商业街上,孤身一人看着周遭的热闹,因为思念和那些美好的回忆而更加寂寥的心便又似被刺痛了一般,让人忍不住想流泪。
  
  明明知道这里离学校还远应该坐公交车回去,古郁琰偏偏就是想这么走走,纵然越走便越难过,越走便越孤单。
  
  从一个晚宴上提前退场,到了车里头才发现自己的手机静静地躺在那里,秦清淼摇摇头,拿过那部手机,看到有短信时点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2楼. 11、第十一章
  “那……那个……”跟着也换了鞋,古郁琰看着秦清淼径自要回房的动作,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以后……以后喝醉了还是不要……”
  
  “会开车吗?”那个已经快走到房门口的女人止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身,只是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许是有些累了吧。
  
  “会……但是没有驾照。”
  
  哥哥教过她的,原本是打算让她大二的暑假再去考驾照的,可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便再没去想过这件事了。
  
  “自己去报名,拿到驾照之后跟我说。”秦清淼难得的在今晚说话不再那么简短,说完之后便又迈开那优雅步子回了房里关上了房门。
  
  定定地站在那,看着关上的房门许久,古郁琰犹豫了下,还是踩着拖鞋进了厨房泡了杯蜂蜜水,然后走到秦清淼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房中没有任何动静,古郁琰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许久之后,房门被打开了,秦清淼已经换上了黑色贴身的丝绸睡裙,原本盘着的发丝此刻柔顺地披在肩上,那张精致的脸上却还是没有半点温柔神情。
  
  “额,这个……”古郁琰将手中那温温的蜂蜜水送到她面前,“喝了可以解酒。”
  
  看了她几秒,从她手里拿过那杯蜂蜜水,秦清淼冷冷地道,“还有事吗?”
  
  “没了。”古郁琰摇摇头,接着便看到她端着蜂蜜水转身进去,门也被关上了。
  
  看着房门一下子合上,古郁琰眨了眨眼,满脸无辜地转身也回了自己那个房间洗澡换衣服,再躺到那柔软的席梦思之上时,很快便睡着了。
  
  另一间房间里,秦清淼喝了半杯的蜂蜜水之后,将杯子放下,凝眸看着杯子许久,垂下眼帘,“真的……不讨厌我吗?”
  
  次日清晨,古郁琰醒来之后,刷牙洗脸换了衣服从房里出来,却发现平日里本该已经起来在客厅里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3楼. 12、第十二章
  X大法学院六楼是一个专属于法学院资源的小型图书馆,里头放的都是关于法学方面的各种资料以及许多知名法学者的专著,法学方面的杂志报刊等等。小型图书馆只是占了六楼的一半位置,另一半便是露天的大平台了。
  
  古郁琰不是很明白设计者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只是很喜欢来这个地方。
  
  什么文艺青年什么的她从未想过,单纯的很喜欢X市的晴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坐在大平台的时候,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让人忍不住觉得身子放松,而到了晚上,无论是月明星稀还是繁星灿烂,若是天气不冷,夜风轻拂而过,更是让人心情愉悦。
  
  只是自从古郁森去世之后,古郁琰已经很久没有到六楼平台去了。
  
  独自一人,若无事可做,便会去回忆曾经的美好,再想到如今形单影只而最重要的人已经去世,就算是在阳光底下,都无法屏去彻骨的寒冷。
  
  确实是很久没去了呢……第二节下课,古郁琰看着同学们纷纷离开教室,自习的去自习,回宿舍的回宿舍,一时间有些茫然。
  
  “小琰,我要去医院了。”阮明琪见她又在发呆,很是无奈地过来,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吗?”
  
  缓过神来的人看着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微微一笑,“嗯,拜托你了。”
  
  “你……”阮明琪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只是看着她,许久之后叹了口气,“那我走了。”
  
  “嗯。”
  
  看着阮明琪从教室里出去,古郁琰呆怔地站在那里,低着头,许久之后也迈步离开了教室,却是往楼梯那边上去,一直到了六楼的平台才停下来,看着春日灿烂的阳光下广阔的平台发呆。
  
  今天又是周五了啊……
  
  周三那天早上被秦清淼送回来,不知不觉的,又到了周五该去秦清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4楼. 13、第十三章
  唐韵离开之后没多久,秦清淼也拿了包出了公司开车往家里去。
  
  在车上的时候扫了眼时间,不过下午四点。秦清淼蹙了蹙眉,犹豫了下,终究没有打电话问古郁琰在哪。
  
  回到家里,换了鞋,正打算走回自己房里,忽然扫到鞋架上放着某人的白色板鞋。眉头皱了皱,转身看了眼古郁琰房间敞开的房门,秦清淼望了望四周,再看到客厅那架长沙发那里露出的一只脚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明明在客厅里,听到她开门的声音居然敢没有任何反应。所以说,那个家伙应该是……
  
  走到长沙发旁,果然一眼便看到某个人斜歪在沙发上微张着嘴睡得正香的模样,秦清淼抿了抿嘴,眼神看不出喜怒地盯着她看了片刻,转身回房拿了条薄毯子盖在熟睡的人身上。
  
  一缕发丝垂到耳边,秦清淼抬手将那缕调皮的发撩到耳后,接着帮古郁琰将薄毯子拉好,正待直起身子,却又忽的停下了动作,只是保持着半弯着身子的姿势,凝视着古郁琰许久,嘴里是若有似无的叹息。
  
  原以为她那么对古郁琰,古郁琰总会讨厌她的才对,为什么这么些时日下来,她对她却愈发的体贴起来了?太多的细节,就算是当初曲意逢迎的古郁森都无法做到,为什么这个被自己迫得不得不剪了头发穿上从未曾穿过的衣衫的女孩子,不仅不反抗,反而让她偶尔会觉得心里暖暖的。
  
  伸手轻抚上沉睡之人的脸庞,指尖一点点往下,一直到那柔软的唇瓣上时,秦清淼轻咬了下唇,脑子里自己咬了那两瓣柔软的画面一闪而过,脸颊微烫,看着古郁琰的眼眸里却多了点什么。
  
  “哥哥……”一直保持着熟睡模样的人却在此刻发出一声呓语,唇瓣微张,秦清淼的指尖亦是触到了些许的湿意。
  
  脸上的神情僵了僵,手似是摸到什么不能摸的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5楼. 14、第十四章
  打开门便看到外头站着个穿得花枝招展眼露妩媚的女人,古郁琰挠了下头侧身让她进来,然后关上门。转身之后便看到那女人已然换好了鞋正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不由下意识往旁边挪了一步。
  
  在房里换了身宽松的家居服,秦清淼出来之后恰好看到两人这般模样,眉头一挑,“怎么这么晚过来?”
  
  “一觉睡醒无聊了。”视线从古郁琰身上移开,女人侧头看了眼抱着胸倚在卧室门口的女人,露出个颠倒众生的笑容,“不欢迎我吗清淼?”
  
  “呵……”今天秦清淼的心情显然不错,此刻也只是耸耸肩,“欢迎。”
  
  “清淼真好!”刚刚还勾着唇笑得惬意又带着几分慵懒的女人忽然如小女生一般对秦清淼说着,声音还嗲嗲的,令边上古郁琰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随即肚子发出“咕”的一声。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古郁琰有些尴尬地望向秦清淼,小脸微红,见她眼眸里尽是笑意,连忙低下头有些怯怯的,不知所措。
  
  “要吃什么?”撩了撩长发,秦清淼边朝客厅走去边道,“我让人送过来。”
  
  “都……”古郁琰张张口,正要说什么,旁边女人直接过去抱住秦清淼的手臂,继续嗲着声音,“清淼,人家也还没有吃晚饭~”
  
  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秦清淼声音平静,“唐韵,你想去公关部?”
  
  翻了个白眼,刚刚还亲密地抱着她手臂的女人往旁边退了一步,声音里尽是抱怨,“真是的,一点都不好玩……”
  
  如是说着,忽的瞟到旁边古郁琰一脸无辜的模样,眼眸一转,直接蹦哒到她面前,“小妹妹,还记得我吗?”
  
  “……”古郁琰一下子无语了,看着比自己矮了近十公分的唐韵,动了动嘴,却没有说话。
  
  “难道你不记得人家了吗?”如同小女孩一般嘟着嘴,大而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6楼. 15、第十五章
  “有电脑吗?”周六的早上,两人在吃过早餐之后,俱都坐在客厅里,秦清淼看着早间新闻,古郁琰也看着,却没有看进眼里,连新闻结束了都没有注意到,还是那个平静的声音将她唤过神来。
  
  侧头看秦清淼,那个问话的女人只是倚着沙发,白皙好看的手握着遥控器随意地按着,就好像刚刚问话的人不是她一般。 
  
  “有……”就算如此,古郁琰还是很乖地点了点头,“在宿舍里。”
  
  之前就是有几次都这样,她还傻傻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然后便招来某人冷冰冰的白眼来着。
  
  “下次拿过来。”将遥控器扔在旁边,秦清淼淡淡地说着,眼睛紧紧盯着电视,而古郁琰也就是在这会儿忽的听到了电视里传来一阵熟悉的欢快音乐声,不由愣了愣,转头看电视,接着瞪大了眼。
  
  猫……猫和老鼠?
  
  保持着目瞪口呆的模样转回脑袋看秦清淼,古郁琰有些无法将面前这个女人将这样的动画片联系在一起。
  
  只是下一刻,秦清淼却站了起来,往书房那边迈了一步,“果然是小孩子看的东西。”
  
  咦?
  
  忽的意识到这句话似乎别有意味,古郁琰呆呆地看着那个丢出这么句不屑话语便走了的女人,又转头看电视上又被老鼠耍了的笨猫,眨了眨眼,下一刻便明白了秦清淼话语里的意思。
  
  撇撇嘴站起来,拿过遥控器关了电视,跟上秦清淼的脚步,一直到进了书房之后,那个冷冰冰的女人终于转身看她,睨着她的眼眸里尽是疑问。
  
  “都看过了。”古郁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
  
  一声嗤笑,然后便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拿了文件翻看,秦清淼没有抬头看古郁琰,“你想看书就看吧,想睡觉回房里去。”
  
  提到这个,古郁琰那张小脸儿更红了。
  
  昨晚居然不知不觉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7楼. 16、第十六章
  扬起柳眉,看了她几秒,勾了勾唇坐下,然后便看到古郁琰也跟着坐到对面,秦清淼摇了摇头,拿了菜单,“要吃什么?”
  
  一双明亮的黑眸里充满了好奇,古郁琰正张望着四周,忽的听到秦清淼的话,挠挠头,“都可以。”
  
  丢了个白眼过去,沉吟片刻,秦清淼拿了菜单,眯起眼,“那就牛排三分熟好了。”
  
  下一刻,果然那个傻乎乎地正探着脑袋看着什么的家伙缩回了脑袋,瞪大眼看着自己,显然有些被吓到了。
  
  “嗯……三分熟不喜欢?那就……我问问有没有一成熟的。”嘴角噙着有些恶意的笑容,指尖在菜单上轻轻摩挲了几下,某个本该是冷冰冰的女人忽然发现自己逗弄某只上瘾了。
  
  只是古郁琰根本无法分清秦清淼说的话是真是假,毕竟身为包养的她人,确实在这种时候是有决定权的,而且……这女人不是经常喜怒不定么?前一秒还在用那种欺负人的语气说话,下一秒说不定就又咬破人家的嘴唇了。
  
  服务生早已过来等在旁边了,秦清淼看着古郁琰满脸无措想要说不又不敢拒绝自己的模样,忽的一下子没了好心情,眼里隐隐的笑意也没了。
  
  随意地点了吃的东西,看着服务生退下,秦清淼看着古郁琰又开始发呆的模样,说不清自己此刻到底在恼什么,索性起身往卫生间去了。
  
  于是古郁琰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小脸上还是充满了迷惑,看着秦清淼走远,再次察觉到她好像又生气了。
  
  正想着是不是自己把秦清淼惹闹了,原本秦清淼坐的位置却坐下了个男人,还不断地打量自己。
  
  拧起眉来,古郁琰正想让对方起来,却听那人施施然开口,有些小白脸味道的脸上划过一抹不屑,“古郁森是你什么人?”
  
  在这种地方忽的听到哥哥的名字,古郁琰有如被电击了一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8楼. 17、第十七章
  手指轻挑古郁琰的下巴,秦清淼眼眸犀利地看着她,指尖却是禁不住在那光滑的肌肤上轻滑着。
  “我只是觉得这里风大。”许久之后,古郁琰没有回答秦清淼那个问题,只是一脸的认真,“所以你还是穿上吧。”
  
  凝视着她片刻,眼神逐渐有些变了,秦清淼忽然松了手转身,“我不冷。”
  
  “你的手明明是冷的。”古郁琰毫不犹豫地直接反驳,手里还是抓着那件外套,声音里的执拗,让秦清淼一时有些无言以对,于是那件薄薄的外套便直接披到了她的肩上。
  
  感觉到古郁琰便自己披上衣服之后还不忘拉整齐,秦清淼只觉得心里百般滋味实在无法辨别。转了身子,恰好看到她眉眼弯弯唇角弧线高扬的模样,心底便似被什么拨动了一下一般。
  
  见秦清淼最终拗不过自己的披上了衣服,古郁琰颇有些得意地笑着,没曾想那冷冰冰的女人忽然转身看自己,连忙想要收了脸上的笑容,却已是来不及了。
  
  “古郁琰?”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秦清淼凝眸看着那个表情忽然有些扭曲的人,声音轻轻的仿若呢喃的叫着她的名字。
  
  “嗯?”本以为她会骂自己,可是声音却那么的轻柔,古郁琰不由有些奇怪,下意识歪歪脑袋,“什么?”
  
  秦清淼却不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她,眼里的情绪让古郁琰看不分明。
  
  只是秦清淼不说话,古郁琰却受不了被这么一直看着,心头慌慌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往旁边迈了一步,迟疑了下抬手在那看着自己的女人面前挥了挥,“你没事吧?”
  
  缓过神来的秦清淼只深深看她一眼,转开了眼眸,看着山下的风景,薄唇轻启,“你不讨厌我吗?”
  
  这个问题在她心里悬挂了太久太久了。
  
  “不啊,为什么要讨厌?”不明所以的人口气很是不明所以。
  
  “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19楼. 18、第十八章
  “唉……”
  
  “唔……”
  
  “嗯……”
  
  “啪!”
  
  “好痛……明琪你干嘛啊……”自修室里,原本趴在桌上的古郁琰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捂着脑袋,压低了声音问旁边的人。
  
  “你一整个早上都在干嘛啊?”阮明琪也是压低了声音,“各种声音,丢死人了。”
  
  “额?”古郁琰愣了愣,随即露出一抹苦笑,无声的一声叹息之后,拿起书,“我今天是看不下去了,先回宿舍了,你再看会儿吧。”
  
  阮明琪一怔,看了古郁琰许久,轻轻点了点头,“嗯,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对她露出个笑容,古郁琰从位置上站起来,径自离开了自修室。
  
  其实看不下去的又何止今天。
  
  秦清淼出差去了……好像上周三就去了,临走前打了个电话跟她说周末不用去了,便又挂了电话,其他的一句都没有说。
  
  可古郁琰的心里,却是希望着秦清淼可以再多说点什么的,纵然,她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期待。
  
  她居然对一个女人动心了,而那个女人喜欢的人是她已经去世的哥哥。
  
  回了宿舍,将书放在桌上,古郁琰静静地傻坐着,脑子里想着的却是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她和秦清淼在郊外的半山腰上……
  
  那张近在咫尺的精致脸蛋,那长长轻颤的睫毛,还有那几缕因为风拂过而轻扬的发丝……那个灼热的吻,以及自己那颗狂烈跳动的心。
  
  在她生命的前二十年里,她从不曾感觉到那种因着喜欢一个人而悸动的感觉……可,就在那一刻,她确实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上秦清淼了,那个包养她的女人。
  
  一吻之后便分开了,那颗强烈跳动的心却没有半分的缓一些,而有些喘不过气的她也只懂得傻傻地看着秦清淼,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回去吧。”只是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20楼. 19、第十九章
  讪讪地笑笑,古郁琰挠挠头,那一脸傻傻的模样让秦清淼忍不住摇摇头有些无奈,“吃饱没?”
  
  “嗯……”看着桌上没吃完的菜,古郁琰有些犹豫,秦清淼却是直接站起来,“走吧。”
  
  “哦……”虽然觉得有些浪费,但是又不敢反抗秦清淼,而且自己确实也觉得撑了,古郁琰乖乖跟上秦清淼的脚步,两人走在校道上,让她有种自己是秦清淼的小跟班的感觉。
  
  为什么秦清淼今天会来呢?唔……是刚刚出差回来么?还是说已经回来几天了心血来潮过来?还有,干嘛要在食堂吃呀?
  
  “跟上来。”就在古郁琰胡思乱想的时候,秦清淼忽的用那平静的语调让她跟上自己,然后侧头,微微眯了眯眼,“你又在兼职?”
  
  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立刻用力摇头,小脑袋跟波浪鼓似的,古郁琰一脸的无辜。
  
  “那么……”停下脚步,秦清淼抱着胸,“为什么卡里的钱没怎么动?”
  
  “咦?”古郁琰一愣,黑亮的眸子里满是迷惑。
  
  “还是说……”盯着面前睁着眼傻看自己的人片刻,秦清淼忽的止住了话语,一转身再次迈步朝前走去。
  
  “诶……”一脸莫名地再次跟上她,一直到自己宿舍楼下,看到秦清淼停下了步子,古郁琰也跟着停了下来。
  
  下巴微扬示意她回宿舍去,秦清淼面无表情的模样让古郁琰更是心惊胆战起来,“唔……你刚刚要说什么呀?”
  
  “没什么。”秦清淼淡然说着,拿了钥匙打开车门,“除了中午,晚上我也会找你吃饭,有事打电话给我。”
  
  “额?”
  
  “我走了。”完全不理会古郁琰的满腔疑惑,秦清淼坐进车里,将车门关上,发动车子将车子缓缓开了,而古郁琰还是呆呆地定在那里看着。
  
  “小琰。”同舍友吃过饭回宿舍的阮明琪正
(1/5)下一段 余下全文 
夏初凉未末 2013-11-1  回复
下一页
第1/7页
笑话大放送 各种段子都有
爱情真的需要门当户对吗?


参与本吧讨论请先登录
悸花吧 < 贴吧 < 百度
阅读设置
TOP
2019-4-19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