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镇吧 关注:1,573贴子:64,049
  • 20回复贴,共1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郁郁佳城,中有碧血。泪亦有时尽,碧亦有时灭,悠悠此恨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虽然那个人是死在自己的面前,但武王璋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能相信那样一个人就这样死了,甚至在昨天还化为了灰,那骨灰据说也洒入了春川的江水,曾经如仙、曾经如魔的沙宅已楼就这样在世上消失,不留一点痕迹。曾经有意无意地百般逃避杀他的命运,他,却还是死在自己手里。

    是怎样的心情,璋不懂。他无法说清自己的心情,无法说清看到那个人被乱箭穿心时自己纵横的泪。那个人是应该恨的,因为他参与策划并亲自实施,剌杀了自己嫡亲的兄长与父亲。但是,如今,他常常想起的,不是那仇恨,不是他临死惨白的脸色,而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人笑的样子。

    在新罗山中十年苦修的日子里,被人冷落孤立的日子,偶尔目光相接时,他善意了解的眼神,嘴角浅浅的笑意是投入他的黑夜中的一缕阳光------那时,即使博士,看见自己时也是苦涩回避,唯有他会对他笑,他笑起来的时候,璋就觉云淡风轻,海阔天空。

    是的,他曾经是自己的阳光。不仅太学舍的其他人,其实在自己的心中,也曾把他视为范生的重生。一样杰出的才华,一样温和善良,几乎被所有人宠爱却从无骄矜,那双眼睛,那么清澈,仿佛能看到人的心里去,仿佛不用说什么,他都能明了,都能体谅。

    那样的人,是应该幸福地活下去的,如果有什么灾祸的话,就来找我吧——那时就那样跟老天爷作了约定。曾经决心,那怕是死了,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护得他周全。所以,第一次跟他出山,才会那般的紧张¬——这一次,绝不能再失去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人。那时的他,对于璋,是超过亲哥哥的更亲更重要的人。

    所以,那次新罗太学舍撤退,璋才会那般不顾一切不惜代价地赶去救他。如果是其他人,璋也许会表现得更为理智,以及时撤离、保全整个太学舍为第一要务。但那时,他的第一感觉是那个人不能死,自己不能失去那个人。善花是春天的鲜花,而那个人是春天的青青树色,没有他,那春天将不再完整。听说他中箭,是如何的惶然,看到他还有一口气,是如何的狂喜;回到太学舍,整夜整夜地守护他,是如何的忧心,而当他终于睁开眼睛,认出自己时,就觉得一切辛苦付出都得了报偿。

    那时,善花不在,虽然他在重伤恢复中,精神很弱,自己却一有空就会呆在他那儿。他精神好时,就跟他说说太学舍中的种种,虽然他很少回话,只是微笑地听着;他精神不好时,哪怕什么也不说,在他身边躺下来看看天花板,听着他的浅浅的呼吸,闻着那药香,就很踏实舒服的感觉。离开公主的日子,似乎因为这看护已楼的工作,变得好过了些。

    为何,会是这样的结局呢?璋常常问自己,是否,当初自己曾经忽略了一些关键的时刻,让事情变得不可挽回?也许,当初放弃救他,径自离开,他和他的一家就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样灭门的下场。救他却反害他,爱之适足以害之,造物之弄人以至于此啊。从重伤中醒来,却发现身在百济——怪不得他当时不顾劝阻,挣扎着想要起身,是想逃离吧,心,已经深深地倦了,那半人半鬼的谍者生涯。

    那次探亲前,他郑重地向博士跪下来告别,自己还曾笑他的婆妈与拘礼,回来时,他的面色那么苍白,眼神那么空洞,自己因忙于与优永的缠斗,以为他只是重伤新愈,又长途跋涉,累着了,才会如此。却原来,那一次,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如此不同的我们,有如此相同的遭遇——都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被一箭射死在自己的面前。

    因为他的背叛,自己是如何的愤怒啊,那样冲动地去拉着他打架。如今细想起来,是因为付出太多,信赖太深,才痛得无法忍受。

    自父兄死后,以为自己是深恨了,真的很恨他,可是,那天,在门外,听到夫余宣的咆哮,看到已楼出来时,沁血的额角,却没有报仇的快感。居然还是会心痛,居然会忘记立场跟他说:到此为止吧。原来,还是见不得他受辱,自己居然仍是见不得他受辱,只觉得那样的人,可以杀,却不可以侮辱。尤其是夫余宣那样的独夫更加不配。

    死里逃生的夫余宣陷于疯狂,三十多名官员的命悬一线,连黑齿平都看出不妥,却束手无策。国家将要陷入怎样的黑暗啊!万没有想到,此时,出来力挽狂澜的居然是已楼。面对着提着淌血长剑的夫余宣,他站了出来,冒死阻止了屠杀的手。那天,已楼征服了在场所有的人,这样的已楼,让自己百感交集,惋惜、激赏、恐怖、争雄的豪气-----尽管明白自己的路会因此更加艰难,却觉得这样的夫余宣与已楼,才是值得拼死一战的对手。

    但是,还是有真的想杀他的时候。那是听到他大声说自己亲手杀了博士,而且捅了好几刀的时候。明知可能是计,却失去了冷静,跳出战壕,直向他冲去,满心是愤恨悲伤,是因为博士的死,也是因为觉得原来的已楼彻底死了,觉得那样的已楼杀了两个人,两个自己最关切的人——博士以及心中的已楼。回想起来,一生中,能够令自己失去平常心,失去冷静的,除了博士、善花,也唯有他而已。 

    峡谷决战,不顾一切地追截他,将他击倒在地,可以取他性命,那一刀却无论如何无法剌下去。背过身去,不敢看他,怕自己复仇的意志瓦解。而当听到他逃走的消息时,嘴上说着要抓捕,心中却不由自主地一松——那也许是最好的解决之道,不用亲自下令杀他了,或者时间可以冲淡血痕。

   为什么还要来呢?明知必死,却还是来了。不愧是已楼啊,如此严密的防卫,却挡不住你把剑架在我的脖子上。你说我夺走了你的人生,却又把这样的我轻轻放过。为什么呢?是为了你骄傲的心,为了你无望却又无法搁下的爱?还是因为你和我一样,无论如何的恨意潮涌,却始终明白这世上除了彼此更无知已?死在知已、爱慕的人面前,死在博士怀里,你是否就不再寂寞?

    有一个念头很傻,却总不能丢开,如果,你不是新罗的谍者,而是百济的忠臣,那该有多好。我们共同来建设一个梦想的百济,创造一个崭新的时代,一个王也必须依法度行事的时代。已楼啊,总觉得,那也会是你的梦,你最初与最后的梦。

    所以,你在走向修罗场之前,才会说:这是为王的第一课,即使是王,也必须依法度行事。所以,你放过夺走你一切的我,因为你觉得我会实现你的梦。

   那个人啊,是好是坏,是友是敌,一言难尽。只觉得没有他的世界,是如此的寂寞。

   月明如水,中庭如浸,人说那银白月光,照遍天涯的两端,那么,你是否也照临那个人所在的地方?


原来是贵族乌衣驾临了 HUHU 文笔果然不同凡响

我觉得沙宅这个角色 要比其他角色都出彩的
心理很复杂 很饱满的角色
我觉得以后你写连载好了

你也去柳心发好吗? 我一定也去顶 
那里可以预留几个楼层 然后再编辑的 更适合发纯文学的作品的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太过凄美,不忍卒读。璋之于已楼,顺理成章的恨难掩潜意识中的爱,那么已楼故事就不该是这样的结局。又或许是编导刻意使然,让观者记住已楼?总之,无论如何,心里还是不是滋味,已楼不该那样地死,璋善们也不该这样地活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已奉幽思君之命去柳心发文。
 
 总觉得璋应该爱博士和已楼超过爱父王与阿佐太子,尤其是那个父王,其实是造成他母亲悲惨命运的元凶之一。而已楼无论如何是给了他最初阳光的人,是第一个发现他价值的人,不然,他就将老死山中,与草木同朽了。他与善花也不可能有最后的好结局。

 写璋对已楼潜意识的爱,抓了剧中的一些蛛丝马迹,来证明自己的猜想。但其实是借璋的杯酒,浇自己的块垒。对于已楼的死,五陵始终不能释然。五陵的《薯童谣》结束在已楼终命的那一刻,在随后那么快地,璋善两人就能兴高采烈地举行婚礼,让五陵想起红楼梦,一边是红烛高照新人笑,一边是素烛白纬无人吊。
 如此无法释然的五陵只好写些诸如此类的东西,怀念我的已楼,让自己悲伤的心平静下来,并且盼望有同好与我一起写文,让已楼在我们的笔下扬眉吐气,得到爱情,纵横江山


我都还没有看过,无法发表感慨了,可是看你们写的这些东西,觉得会心痛呢,难到真的会很心痛吗?我要去找来看看


谢谢乌衣!!!
我在柳心顶了哦 还配上了音乐
只是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如果不合适请留言 我会去删掉 


hoho 那么好的文章~~~不能沉啊!!!


同意,真的是好文章阿~~楼主的文笔真好~~


乌衣的文笔不错,顶顶哦!!!
虽然还没看过薯童,但已经被吸引了,希望楼主继续努力,期待你源源不断的好文章!!!


想不到金庸老先生的一首铭文竟是对已楼最贴切的诠释!


文意近于同人文啊。

 看文的时候,一边放着张信哲的〈白月光〉,听着,听着,泪水就流了下来


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星球大战》,想起了绝地武士阿纳金最终转变成了黑暗面的维德勋爵。

“一个昨天天真可爱活泼善良的人什么苦都不怕,什么痛都能忍,那他今天就只剩下一个字——恨。如果已经注定再没什么东西可以失去,那么也就心无所忌,所向批靡。”在我看来,这既是维德勋爵更是己楼。只是最后,阿纳金为亲情牺牲了自己,己楼为友情了断了自己


看了很多有关己楼的文章,我真的不知道要用何种心情去看待<<薯童谣>>,己楼是正是邪,是壮烈还是悲哀?


楼上的亲,其实你自己已经回答了。己楼亦正亦邪,亦壮烈亦悲哀


请问 乌衣是因为己楼喜欢柳镇 还是因柳镇而青睐己楼?


嗯,是因为已楼喜欢柳镇,因柳镇而追看他出演的其他剧集.不过,迄今并没有一个角色可以取代已楼的位置.


因为己楼最后逝去了吗?我觉的在(真的真的喜欢你)中的医生也很好,人物还比较丰满,早期作品多半比较单薄,在荣也不错,但是总还是觉的发挥空间不够,剧太短了吧,(薯)剧可是我坚持看完的唯一长剧啊,五十几集,有充分的塑造空间,所以觉的(真)剧还很耐看呢,越看越喜欢!可以重看好几遍,但是(薯)剧,很久都不愿再重看了,听歌都快哭了......


是璋一直催促己楼去死的,他一直让他选择的:杀朕,或受死?都是死啊!每次看到这里都耿耿于怀,觉的璋后来喊的:别射!好假腥腥,哎~~~~~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那句话嘛,我的理解是,“你杀了朕你也会送命的”,不是什么你不杀我我就杀你的意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那开头第一句不是风流纪晓岚里面皇帝爱唱的歌词吗~~有意思~~~弄的我也想看看<薯>剧了!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这是哪首歌里面的啊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