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吧 关注:406,981贴子:3,330,443

【英为有爱】那英,那辛的亲情曲

  那英,那辛的亲情曲 
  众人眼里的那英,往往是她那略带沙哑,比较奔放,极具穿透力的独特歌喉,却不知或很少有人知道那英在歌声之外的背后,在她成为今天歌坛大姐大的演艺路上,有多少曲折而又动人的故事和经历,还有姐姐那辛为那英的成功之路付出了多少努力和心血。如果说,姐俩儿在各自的领域撑起了半边天,那么合起来就是一片丰富和谐而又多姿多彩的天空。 

  说来也怪,或许就是地域关系加上遗传基因的作用,出生于东北辽宁沈阳市的那辛那英姐妹俩,年龄只差一岁,骨子里虽然都有东北人的耿直与豪爽,但性格却迥然有异。姐姐那辛文静灵秀,乖巧而又听话;妹妹那英则倔强聪明,调皮而又淘气,很是我行我素。 

  据那英母亲讲,那辛因为是头一个,怀她的时候正赶上"文革"那会儿,没什么好吃的,加上母亲的身体不好,所以,那辛还不足月就提前来世了,出生时才三斤多,像个小猫似的,体弱多病,大家都以为她活不了,没想到,在姥姥的帮助与精心伺候下,那辛还真长起来了。一年多以后,怀上那英的时候,母亲感觉肯定是个儿子,因为她在娘胎里,整天的连踢带踹,不停的折腾,于是,那英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父亲就说:这孩子这么厉害的闹腾,又赶上是"文化大革命",干脆就叫那英吧,英雄的意思,不管男孩女孩都可以用。谁料到,如此闹腾的"淘小子"那英,一出生却是个女孩儿! 

  天性里:不会让父母太省心 

  于是,这个那英,天性里就不会让父母太省心。 

  果然,那英两三岁的时候,由于母亲的身体状况不佳,父亲就把那英送到乡下农村爷爷奶奶家,那英就更能折腾了。农村的生活状况自然不比城里,那英不适应,就哭闹。她很聪明地觉着:用唾沫舔破窗户纸,再一叫唤,肯定就得把她送回沈阳,谁知闹腾几天,也没有送她的意思,加上没多久,奶奶去世,父母来奔丧,把那英这茬儿忘得一干二净。等父母走了,那英反过劲儿来干嚎,也没人理她,因为爷爷姑姑天天下地干农活儿,没谁顾上她。那英觉得自己嚎了半天,还是没能回沈阳,很划不来。于是,又琢磨出一个损招儿:趁大人们没回来,在锅台边上拉泡屎,拉完了还找菜叶盖上。这番"祸害人"的目的,就在于迫使亲戚们把她送回沈阳。可惜,费了半天劲,那英还得尊父命,踏踏实实的呆在爷爷家。索性那英就不闹腾了,因为她知道闹也没用,干脆就领一帮农村孩子撒了野的玩儿,东打西打的成了孩子头儿,不是上树掏雀,就是下河捞鱼,要不就是挖野菜,撅柳树条儿编筐去集市上卖,卖得最好的一次,居然卖六个筐,得五毛钱。接着,那英就用这钱买了一对扎小辫的发球,剩下的钱就买了一大堆的洋画,用糨子粘在墙上,为了看着好玩儿。 

  那英从小好美,经常偷穿几个姑姑的衣服。有一次,她把三姑的一条压箱底的花格裤子翻出来,那英试试,又肥又大,就用糨糊把长出来的裤腿粘上,找一根麻袋绳子系腰上,穿上从沈阳带来的妈妈给织的毛衣,美滋滋的出去,到处炫耀,搞得满村的孩子们围追着那英喊"二英子穿花裤子了!"后来,那英被姑姑揪回去一顿打,那英不但不哭,还辩解道:"我不就是给你粘上了吗?一洗就掉,又没给你绞坏!" 

  那英觉得,这种玩法,虽然出了风头,却也受了皮肉之苦,不合适。于是就换了花样,用那英的话说:又唱又蹦的都是自己瞎编的节目,要不就给他们讲故事,瞎白话! 

  疯玩了几年之后,那英觉得还是回沈阳好玩,怎么也得想辙回去,不能总在农村,于是,她就使出看家的老本式,又哭又闹打着滚儿的叫唤肚子疼,大夫翻来覆去的忙乎也检查不出她到底有什么病,最后,爷爷和姑姑商量着把她送回了沈阳。 

  回到沈阳,连著名的中医父亲那红生,也没查出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没等往大医院送,那英的肚子疼竟奇迹般的好了。那英可不傻,目的达到了见好就收,本来就没什么病,要是真送到医院里,挨针挨药的,保不齐再来上一刀儿,那可就惨了。没病装病,本来就是件冒险的事儿,达到目的就收场吧,不然,容易演砸。 


 
 
 
那英挺有本事,当年的这出鬼把戏把大人们结结实实的蒙了一回,那英如愿以偿地回到了沈阳。 

  逮着老母猪都敢当驴骑 

  上了学的那英和姐姐那辛,同在一所学校,只差一级,用那辛的话说:"跟那英在一起沾不上光,净挨老师批评。" 

  那辛在班里,非常老实文静,学习成绩优秀,经常被评为三好学生。而那英在自己班级里则是语文成绩凑合,数学勉强及格。唯一不错的是打上小学第一天,就当上了文艺委员,其他,可以说是一团糟,最为出色的就是爱打架,整天七个不平,八个不忿的,谁犯戈跟谁打,管他女孩男孩,全不吝。您想想,那英在农村那会儿,逮着老母猪都敢当驴骑,到了城里,她还怵谁?当时那辛在学校里,所听到的频率最高词就是:你妹那英又跟人打架了!偶尔那英抗不住的时候,那辛实在拉不住,也跟着打,然后就挨训。虽然,在外面,小姐俩一致对外,但回到家里,也有互相打的时候,因为,三四岁以后,那英就长得比那辛高,打起架来,那英自然不怕姐姐,打急了居然敢把姐姐的头往炉坑里按,幸好炉子里没火,父母上班都不在家,否则,都得挨顿结实的揍。 

  尽管,那英的打架战绩辉煌,但在考辽宁戏校、长春电影制片厂时,由于小时候跟男孩打架在鼻子旁边留下的小伤疤而未被录取,那英才多少有些懊悔。好在那英歌儿唱得不错,上音乐课模仿哑嗓的音乐老师,学得极像,为此竟歪打正着被推荐到少年宫合唱团,担任领唱,请注意:是男声领唱,因为,那英的嗓音实在不像铜铃女声。 

  有一次,全校期末考试,那英的语文、政治勉强及格,除了音乐一百分,英语九十多分,其余全不及格。那英怕回家挨打,偷偷的改了分数,那段时间,老师没跟家长联系,父母以为那英表现不错,拿回的成绩单又都及格,没太注意就签上了"继续努力"。第二天,那英交回成绩单的时候,被老师看出了破绽,让那英去叫爸爸来,晚上回家,那英的这顿打终究没能躲过,哭着哭着没心没肺的靠在妈妈身边睡着了,气得父母倒是一夜没睡好。幸而那辛的成绩优秀,还能给父母点欣慰。 
那辛那英中学毕业以后,中医世家的那红生非常希望一双女儿能够学医,便给姐俩报名上医校,那辛那英前后桌,父亲躲在门外悄俏的看,只见前桌的那辛聚精会神地记笔记听老师讲课,后桌的那英不是左顾右盼,就是搞小动作。下了课那英就跑到文化馆,歌舞团唱歌演出。父亲知道以后气愤至极,正巧有一次下班回家,把正在家里偷着排练歌舞的那英和"疯疯癫癫,不务正业"的朋友们,堵个正着。父亲抡起拖鞋就朝那英打,直到把鞋底抽成两半,那英也没服软说学医。 

  后来,有一次,执著唱歌的那英,把父亲的心脏病气犯了,当场休克倒地晕过去,也没能阻止那英学歌的决心,骂也好打也罢,那红生终于还是没能截断女儿的从艺之路。 

  于是,大女儿那辛成了父母的最后希望,祖传中医在这辈儿怎么也得有个交代。 

  那辛虽然从心里也不喜欢学医,但一看父亲气倒,那辛便随了父意,考上了辽宁中医学院。毕业后,又考上了北京中医研究生部,以相当不错的成绩拿到了硕士学位。当那辛把硕士证交到父亲手上之后,便对父亲说:"您说我毕业以后就不管我了,我可以干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干中医我坐不住,病人老觉得我岁数小,也不认我,我还不如先干点别的。" 

  就这样,1987年和1988年,那辛、那英先后来到了北京,赤手空拳,白手起家,举目无亲,姐俩相依为命地闯起了新世界。 

  那英穿着军大衣,脚蹬大棉鞋, 
  "傻了吧卿的"下了火车就犯懵 

  那英穿着军大衣,脚蹬大棉鞋,"傻了吧卿的"下了火车就犯懵:北京真大,这么多车,参加复赛的时候出名的歌手也挺多,像蔡国庆、景岗山、胡月什么的。好在那英天生有一种不怵人的心里,爱谁谁,比赛结果,那英拿了相当不错的名次,著名作曲家谷建芬也因此录取那英参加了声乐培训中心。此后,那英、那辛住在谷建芬老师提供的中央歌舞团宿舍区筒子楼的一处,开始了新生活。 



  那英到处找地方,"贴边儿"唱歌; 
  那辛则送报;卖袜子,摆地摊 

  没有经济来源,姐俩又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那英到处找地方,"贴边儿"唱歌一般没什么钱,让唱就不错了,偶尔给个五块十块的,高兴够呛。那辛则送报,卖袜子,摆地摊,赚点生活费糊糊口,每月的生活支出由那辛负责,过得精打细算,生活得也还可以,如果由大手大脚的那英负责,那可惨了,不到月底,一准出现赤字。 

  至今,那英这个能花钱的毛病,也没能改过来,"经常是挣的没有花的多,三花两花就花冒了!"如果没有精细的那辛替她理财,那英怕是至今也难以住上房子,开上轿车。 

  也许是天性,注定那辛要为妹妹保驾护航,那辛的条理清晰,细致周到,恰恰为那英弥补了粗心大意的诸多不足。那英艺高歌好,胆大心不细,经常是买完了东西,回家才发现买重了样儿。那英心直口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什么做什么,甭指望她遮遮掩掩虚虚忽忽地跟朋友交往,问寒问暖的细节小事,那英做不来,大事上,从来都是仗义执言,慷慨解囊,多少次朋友们聚会,抢着买单付账的一般都是那英。 

  那英除了唱歌以外,重大活动由所签约的EMI百代公司安排,国内的演出活动,大都由那辛或助手帮着打理。 

  关键是唱歌的主业不能耽误, 
  与高峰难见一面的约会也不能轻易耽误 

  那辛在帮助那英垫石铺路的同时,并不悠闲。 

  有了点生活基础之后,1992年夏天,姐俩在北京民族宫附近的太平桥大街投资20多万,开了一家经营东北菜的双龙餐厅,具体操作那辛,幕后策划那英,买卖红火。一晃三年过去,合同即将到期,周围也陆续有思浓\思雨、王结实、朱时茂纷纷开起了餐馆,搞得像名人饭店一条街似的,于是,1995年,在罗马花园附近,又一个经营肥牛火锅的"花园餐厅"诞生了。随着旧的到期关张,新的兴隆开业,那英也从幕后策划,改为正宗法人。应该说是那英的主意不错,那辛经营有方,使得这个60多平米,40多个座位的小餐厅,碳火旺盛,朋友不少,回头客挺多,盈利却不大,保本而已。原因是那英经常带一帮朋友免费吃喝,其他客人也都攀比:"既然来吃饭就是朋友,是朋友就该免单"。那英生性豪爽,最受不了斤斤计较,索性全免。痛快倒是痛快,整个餐厅人员不仅白辛苦,有时还要倒赔,弄得那辛哭笑不得,可她也没办法。 

  去年冬天,有一次那辛陪那英去湖南岳阳演出,嘴刁的那英一下就觉得岳阳菜好吃,一劲儿鼓动那辛"太好吃了!咱一定得把这么好吃的菜带到北京!"那辛暗中窃喜,心想那英可是上心干点事儿了。多年以来,除了唱歌,那英可是头一回动点儿做事的心思,机不可失。 

  回到北京,那辛立即行动,把花园餐厅交给母亲经营,姐俩又在马甸桥北的健翔山庄北门,京民大厦对面,投资70多万,开起了一处规模较大的400多平米的"岳阳菜馆",从装修到开业,那辛着实累得不轻,一次又一次的跑湖南,请厨子,选服务员,进人进货全是那辛一手操办。那英依然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动嘴尝尝,提提意见还可以,其他一概甩手。"关键是唱歌的主业不能耽误,与高峰难见一面的约会也不能轻易耽误,加上我实在没有经营的头脑,干脆交给那辛我也放心,要我来管,用不了几大就得黄摊儿关门,吃空了算拉倒,等哪天我唱不动了,或者歌迷观众们把我开了,我再回来开饭馆也不迟。" 

  "可是,那么多钱都投进去了,大多是我妈和那英的钱,我不能像那英似的,说不管就没影儿了,我还得继续干,地理位置不占优势,就得在菜上下功夫,其实那英也不是彻底不管,关键是她总出去演出没有时间,有时也经常抽空过来看看,提提建议什么的,毕竟她也是股东之一嘛。"说话间,那辛的手机又骤然响起,原来又是有关那英的演出时间安排问题事宜,幸好那辛勤劳能干,做事麻利,有条不紊,否则,非乱套了不可。 

  难怪电视台采访那英的时候,那英动情地回答:在自己的成功之路上,默默无闻的支持与无私奉献而令她最为感动的就是姐姐那辛,这么多年,她始终如一的为我,做着她所能做的一切。 

  唱歌一点不含糊,对爱情无比执著,其他就大大咧咧 

  但是那辛在原则上的事情一点不含糊,对那英的名气与做人的提醒,对餐厅职员的奖惩分明;对菜系上的甲鱼、火锅、肉串、湘菜的及时调整及作息时间的合理安排;以及随父亲的满族风俗坚决不吃狗肉,随母亲的回族风俗坚决不吃猪肉,那是一点不含糊。与此迥然的那英,除了唱歌一点不含糊,对爱情无比执著外,其他就大大咧咧,全不在乎,不管随谁的民族风俗,猪肉狗肉是坚决要吃的,她才不在乎将来祖上会不会惩罚她。中医,是彻底的不干,唱不动的那天,再想着干点啥吧!嗨,这个那英。 

(文/战萍)本文摘自《真情实话》,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 


 
 
 




这次终于整对了,辛苦边缘了!


he he


骑猪那段我听那姐在电视上讲过

还记得那题目就叫‘那英--歌坛里的格格


我没看过?跟我们讲讲来着


我们青岛电视台一文艺主持人去北京采访那姐,回来制作的节目吧
她就说,她姐属于蔫坏的那种,把碗粹了,说是猫打的,二英说是她姐打的,她爸爸就说,一定是二英打的,拿起咱姐屁股就打,咱姐不求饶,她爸爸打累了就过去了


那姐实在,那辛姐耍点小滑头,哈哈
这姐妹两真可爱!


爬墙遇上猪了,好嘛,骑着猪就跑了,捻的小男孩满街跑
最后猪把她带猪圈去了,满身是灰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11楼在说什么东东啊?
我怎么听不懂了?
我是布丁


你从7楼看就能看


哈哈 咱家那那实在太可爱了~~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在次狂顶!!!!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永远爱那


感谢!很不错,每一句我都认真看过了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呵呵,太搞笑


那那就是很可


还有呢,要听




姐说,那爸爸嗓门高,一回家,在楼底就能听见他动静,有时咳嗽,有时说,我回来了

那姐在家都看电视听歌,老爸回来,就把声音关了

开会了,一会说


接上

把声音关了,咱姐就看静音,辛姐就在那画画。

咱姐瞒着那爸报了合唱团,每天就爱练歌

那妈妈,演出唱评剧还是戏曲的记不大请了,那姐就在旁边搭腔

那姐报中央电视台歌唱比赛,都不敢告诉爸爸,等到进决赛了,瞒不住

了,才给告诉。那爸爸说比完了就回家。完了,咱姐拿了名次,东方歌舞

团和谷建芬老师同时要咱老大。那爸爸说哪也不让去,后来谷老师亲自打

电话给那爸爸,才给说服了,就说,去北京也好,那是首都。于是,老大
成了北漂一


你真清楚
你说那妈妈是唱评剧的?


那个电视节目上,那姐自己说的
我忘了,反正不是评剧就是戏曲

老大说,她走上音乐路,也是收家庭影响,老爸嗓门大,老妈也搞艺术


原来如此
谢谢你啦


!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我挺喜欢评剧的,花为媒,我会唱整场,所有角色,我一个人来!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太崇拜你了,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