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吧 关注:206,458贴子:1,546,316

【原创】【调教文】紫御宫(连载)-第一次写这类的大家多支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给百度抽~然后~~

我分段发,免的被吞~~~


除了星座血型,来聊点深刻的好吗? 立即查看
G
  • 广告

紫御宫调教契约 
一.奴隶主契约 
1 主人姓名: 
奴隶姓名: 
调教时间: 年 月 日至 年 月 日 
2 自调教开始,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和被调教的奴隶联系,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打扰到调教的进行。 
3在调教结束以前,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奴隶在紫御宫被调教事实。 
4 如果奴隶成功接受调教,奴隶主必须接受在调教结束之时给予奴隶紫御宫的刺青标记。 
5 凡是在紫御宫接受成功调教的奴隶,在调教结束后的一个月,有一次选择是否离开主人的权利,以评判这个主人是不是适合被调教后的奴隶。是否使用这个权利由奴隶自己选择,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威胁干涉。 
6 所有调教费用必须在接受调教之前付清,紫御宫并不保证调教的成功。 
7 奴隶主不能单方面终止契约,但如果奴隶主违反以上条约,紫御宫立刻终止契约和调教。 
 奴隶主签名: 
 日期


回复
举报|2楼2007-08-24 03:48

    二.奴隶契约 
    1 奴隶名字: 
     主人名字: 
    调教时间: 年 月 日至 年 月 日 
    2 自调教开始,除非得到紫御宫主人允许奴隶不得离开紫御宫一步。 
    3 自调教开始至结束日之间,奴隶的主人只能是紫御大人,必须无条件的服从紫御大人的命令和调教;必须全身心的信任紫御大人,相信紫御大人可以使奴隶更完美。 
    4 调教成功之后奴隶必须接受紫御宫赐予的刺青标记。 
    5 调教成功之后,奴隶可以在一个月内选择是否更换新的主人,也可以自愿放弃选择。 
    6 直至调教结束,奴隶无权利更改终止契约。 
     奴隶签名: 
     日期


    回复
    举报|3楼2007-08-24 03:48
      5

      走廊上,仆人急匆匆地向紫御的方面走去,却被管家给拦住了。
      “站住,干什么那么着急?”
      “刚才有一位先生打电话找主人。”
      “新来的?”从仆人的言行中,蓝管家很轻易的看出了这一点,看来他还有好多规矩要学。
      “是的,前天才来这里工作。”
      “我想你需要找杰玛女士好好学学这里的规矩才能开始工作。”杰玛是紫御宫专门负责管理下人的。
       “在这里首先不这样慌张的走路,万一打扰到主人会受到责罚,还有主人休假的期间是不会接任何电话的,最后,在这里你只是个仆人,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事情你只可以先告诉我,你还没有直接见主人的权利。好了现在跟我来,在杰玛彻底的教导好你以前,你最好不要乱跑。”
      “好的,先生。”
      客厅里,管家拿起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紫御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是紫御先生吗?”
      “对不起,在紫御宫,主人是不会亲自接电话的,我想您知道这个规矩,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或者您想预约一个调教课程?”
      “我想问一下,紫御先生愿不愿意传授一些调教奴隶的小技巧,可以方便我在家使用,或者你们有没有完全调教成功的奴隶出售?”
      “很抱歉,这里只接受主人亲自送来的奴隶调教,我们不做其它的营业,我想类似这样的事情您就不必问了……”
      直接的拒绝了这样的电话,蓝管家继续的忙碌。
      紫御不喜欢电话,非常的不喜欢,在紫御宫除了客厅必要的联系电话以外,任何紫御可能呆着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的通讯设施的存在,他讨厌这种能随时被人找到的感觉,他是一个统治者,一切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回复
      举报|7楼2007-08-24 03:51
        6

        第二章
        “主人,很抱歉打扰您……”下午一点蓝管家找到了正在花园修剪花枝的紫御。
        园艺,也是紫御喜欢做的事之一,花朵和枝叶在自己的手中越发的完美,像是自己精心雕琢的作品,美丽全出自于他的手,紫御喜欢这样的感觉。
        “有事吗?”没有停下手中的剪刀,紫御仍是背对着管家问道。
        “预约到访的G先生已经来了。”
        “那个呢?”
        “带来了。”那个,当然指的是即将被调教的奴隶。
        “很好。”嘴角轻扯出一丝鬼魅的笑,右手指尖轻握住一朵正在盛开的玫瑰花茎。
        “嚓——”殷红的血液顺着花茎上尖锐的刺流了下来。
        “主人——”看到此景,管家担忧的开口,却被紫御伸出的左手制止。
        轻压着自己受伤的手指,让血液一滴滴的落在那朵正在盛开的白色玫瑰上。
        血,并没有顺着花瓣流淌,反而神奇的被花瓣所吸收着,留下一个个艳红的斑点,像是受到了主人精心的呵护和滋养,那朵白玫瑰显得更加娇艳了……
        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新作品,紫御再次伸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巾,擦去了指尖残留的血渍,转身道:“带G先生去会客室等我,还有把这朵花放在我的调教室中,小心别弄伤了。”
        “是的,主人……


        回复
        举报|8楼2007-08-24 03:52
          7

          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中式长衫,紫御来到了客厅。
          “很高兴见到您,紫御先生。”会客室内,原来还做在沙发上,处在焦急的等待中的G先生,立刻起身问好。
          “我很荣幸。”简单的点头问候,紫御直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这就是你需要调教的奴隶?”没等G开口,紫御先发问道。
          “是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人,G回答。
          宽大的毛衣,牛仔裤,颈间隐约看到的伤痕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脖子上,手腕上抑或是脚上,没有任何的束缚,站在那里的姿势也是那么的随意……
          资料上说这次需要调教的问题是过于倔强和不服从,仅仅凭眼前的情景,的确,他是个还未被真正驯服的小野猫……
          “叫什么名字?”紫御看着G身后的人问道。
          “他叫——”G刚想代替他回答,却被紫御阻止。
          “我要他说。”仍然维持着那种舒适的靠坐在沙发里的姿势,看起来问的很随意,可眼神却像鹰一般的犀利,像是立刻要把你撕裂。
          “我叫绽,先生。”站着的人冷冷的回答,没有任何的语气,望着紫御的眼神也表现出他的不屑。
          很坚定的眼神,紫御这样的评价着,他喜欢有个性的奴隶,如果他能有更多地服从和礼貌的话……
           “G先生,这个奴隶我收下了。” 转头,紫御对着侍候在旁的管家说道,“把契约拿来给G先生签一下。”
          在三份契约上签上了姓名和日期,G也拿出了一张价值百万的支票一同交还给蓝管家。
          “先生,如果一切顺利,那么3个月内,我们会通知您到这里来领回您的奴隶。”蓝管家最后提醒着客人。
          “谢谢,我会记得的。”最后和紫御礼节式的握了手,G离开了紫御宫


          回复
          举报|9楼2007-08-24 03:52
            8

            “现在—— 我想,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 目送G的离开,紫御突然走到了绽的身前说道。
            “我想不需要这么麻烦了,先生。”绽依旧保持着原来站立的姿势,面无表情的回答。
            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笑意,紫御伸出一只手压在了绽的肩头。
            “咚——”膝盖猛得碰撞地板,发出响声。
            跪在地上的绽,抬头看着紫御,想站起来,但是紫御那看起来只是轻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却让绽的整个身体动弹不得,这个看起来斯文,甚至有些纤细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你——”绽刚要开口,被紫御随手从口袋中拿出的手绢给堵上了。
            “小奴隶,要不要重新认识,由不得你说不,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主人,那些‘先生’和‘你’之类的称谓,从现在起我不想再听到一次。”紫御扯下了绽口中的手绢,继续道:“明白了吗?小奴隶?”
            “是……是的,主人。”感觉到施加在自己肩头的力量越来越强,还有那个比狼还要凶狠的眼神,绽不自觉的这样回答着。
            “来人!”
            一声令下,房间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两个彪形大汉站在了绽的身后,一个人压着绽一边的手臂和肩,让绽继续保持着跪姿。
            转身,紫御朝房间外走去,一面也不忘嘱咐,“我喜欢他现在这个姿势,把他身上不该有的东西都去干净了,一个小时以后我要在调教室看到他。噢,对了,最后那个我会亲自来做……


            回复
            举报|10楼2007-08-24 03:53
              9

              第三章
              事实上,绽并不太明白紫御离开前的那一句嘱咐,不过他有很多时间慢慢的去理解。
              被那两个大汉带走的绽,先是被扒光了扔进一个大浴池了,从上到下,从头发到脚趾被彻底地洗了一遍。
              皮肤被揉搓的通红,绽痛的闷哼出了声,但也呦不过那两名大汉的力气。
              好不容易算是清洗干净,绽又被拉到浴池边的一块大理石平台上平躺着,刺骨的冰冷突然从背后传来,绽几乎要跳起来,却立刻被狠狠的按下。
              四肢被拉成大字形,分别用皮扣绑住了手腕和脚腕。
              看他被固定好了,两个大汉开始在绽的全身喷上了剔须泡沫。
              这是……
              瞪大了眼睛,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以前有听说过有的主人喜欢干净,会剔掉奴隶下身的阴毛,可像这样的,还是第一次,他们到底是想干吗?
              从肩膀开始,到腋下、胸口、肚子,然后是大腿和小腿……
              绽的皮肤本身就很光滑,体毛几乎没有,所以没用多大功夫这些地方就都剔干净了,接下来就是那里了……
              小心翼翼的从绽的小腹开始,到阴茎的根部,再往下到阴囊……
              绽紧张的心狂乱的跳着,死命的摒住呼吸,深怕身体轻微的颤动也会给自己带来致命的伤害。
              那两个大汉虽然身材魁梧四肢粗壮,可这样的活却是出奇的细致,绽的私处在他俩的手里动作是那么的熟练,每一处沟槽刀起刀落,绽甚至丝毫感觉不到有金属在身体上碰触。
              直到所有的工序都结束,绽被放下来,又重新的用水彻底的冲洗了一次,然后就这样被带进了紫御口中的那个“调教室”


              回复
              举报|11楼2007-08-24 14:21
                10

                原本以为会是个充满着暴力、血腥、冷酷的地方,可踏进房间的那一刻,绽愣住了。
                房间出奇的干净和整洁,而且竟然让人有温馨的感觉……
                白色的墙壁,白色柔软的高级羊绒地毯,白色的窗帘……
                房内也没有那些料想中的调教工具,只是房间正中有一根竖直的钢住,天花板上有一个可以穿过锁链的滑轮,一张King Size 的白色大床,一个几乎占据整面墙的白色橱柜,一张白色真皮沙发……
                这就是紫御口中的调教室吗?
                传说中最出色的调教师,果然连调教得方式都让人很难猜透……
                “跪下!”
                绽被拉到房间钢柱前停下,身后的大汉冷冷的命令着,还不等绽反映过来,已经按着绽的肩,让他跪在地上。
                脚踝处,忽然有冰凉的感觉,回头一看,自己的脚已经被一根铁链系住,铁链的另一头就是这根钢柱。
                想开口问些什么,那两名大汉却已经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的那一刻,绽突然感受到一阵的凉意,先前发生的一切都让绽一直在疑惑不安中,这个时候静下心来,才发现原来房间里的窗户正大开着……
                初春的寒意,还是挺伤人的,尤其对于这个此刻一丝不挂的人,想要起身去关窗,这才知道那根铁链的长度刚刚好碰不到窗口,尝试着去屋内的其他地方,床、沙发、橱柜,似乎都是精心计算好的,可望而不可及……
                从原先的站立,到累得靠坐在钢柱边,再到最后因为寒冷,终于卷缩着躺在地毯上…


                回复
                举报|12楼2007-08-24 14:21
                  11

                  “你果然,不是个愿意乖乖听话的人!”
                  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房间的地毯上躺了多久,紫御那个所谓的一小时以后,似乎真的是“以后”了很久,直到绽的意识都渐渐模糊起来,头上响起一个声音,听起来并不冷,却足以让人的心猛地一颤。
                  绽立刻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突然坐了起来。
                  “完全忘记了我的吩咐吗?我要你在这里等我,用我喜欢的姿势!”头上的声音还在继续,绽不是个胆小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自己却没有勇气抬起头来。紫御那种保持不变的优雅与淡然,竟有着一种迫人的气势……
                  “好了,你还有最后一道工序没有完成,在那之后,我有很多时间慢慢教会你怎么听从主人的命令!”脚踝上的铁链被解下,身后的墙壁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扇门


                  回复
                  举报|13楼2007-08-24 14:21
                    汗~~米人看~不写了~~~~~


                    回复
                    举报|14楼2007-08-24 23:42
                      偶看偶看,你继续!


                      回复
                      举报|15楼2007-08-25 00:18
                        谢LS的哈~~~


                        回复
                        举报|16楼2007-08-25 00:37
                          13

                          “看在你是第一天来这里,我只用清水和少量的润滑剂,并且我会亲自教你怎么做,以后你要随时保持身体的干净,以表示对主人的尊重!”
                          话音刚落,紫御手中的注射器毫无预警的插进了绽的身体,随着紫御的手指缓慢的推动,绽的腹部也开始微微的隆起。
                          “主人——求你——”肚子饱胀欲裂的不适,还有因为润滑剂的效果所产生的腹泻的疼痛,刚才还因为屋内的寒冷全身冰凉的绽,已经开始冒出了汗水。
                          “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放出来。”液体已经注完,紫御拿开了注射器。
                          “主人——请允许我——”绽的脸此时已经憋得发红,双腿也因为用力的忍耐而微微发抖,刚想说什么,却被紫御打断。
                          “不要违抗主人的命令,是你必须上的第一课,或者你还想再多加几百ML?”说着紫御拿那个注射器又伸向一边了盛满水的容器里。
                          “不,主人,对不起!”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承受更多,肚子胀得好像就要裂开。
                          “很好!”
                          紫御满意的收回了手,示意身边的两个壮汉可以把工具都收拾起来,自己则是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了一个沙漏。
                          那时一个白色象牙制的沙漏,精致的手工让绽一时竟也忘记了疼痛忍不住赞叹,绽不知道那沙漏上雕刻的极其复杂的花纹到底代表了什么,像是某种特殊的图腾记号。原本玻璃的部分用透明度极好的水晶代替,在屋内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的耀眼。沙漏里放的似乎不是沙子,而是一种血红色的被磨得极均匀的颗粒。
                          沙漏倒置的刹那,有一个让人眩晕的诡异感,纯白色象牙和上等水晶透露出来的宝石光泽,配上艳红色沙粒缓慢而均匀的流泻。仿佛流逝的不仅仅是时间,而是……
                          “在这个沙漏漏完以前,你都必须忍住。不过,为了防止你又像刚才一样不会乖乖遵循命令,我还为你准备了一样好东西。”紫御的嘴角略微的上扬,像是得意,又或者是安抚的笑?但在旁人的眼里,却是一种危机的预兆


                          回复
                          举报|18楼2007-08-25 00:39
                            记号


                            回复
                            举报|19楼2007-08-25 01:22
                              谢谢上面帮顶的朋友~~

                              我等下午再来更新吧~~


                              回复
                              举报|20楼2007-08-25 04:15
                                14

                                这时候绽才注意到了桌上另一个被黑布盖着的四方形的东西。紫御缓缓地掀开了黑布,那是一个全玻璃制的箱子,仔细地看去,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戴上了仆人准备好的手套,紫御打开了玻璃箱子,一条青绿色小蛇被他捏在了手中。
                                “知道这是什么吗?”捏着蛇头的手指微微用力,强迫它露出了锋利的毒牙,“一种在中国生长的毒蛇,它的毒性病不算强,不过也足够致命了!”
                                “主人——”绽不解的望着紫御,伴随着眼前的青蛇“咝——咝——”的吐着信子的声音,先前还因为疼痛直冒冷汗的绽,霎时被一股凉意取代了。
                                “忘记告诉你,刚才灌肠的液体中,我加入了一些雌性青蛇的气味。也就是说,在规定时间如果你没有遵守规定,这条小蛇就会寻者它喜欢的气味而去。”说着,紫御把青蛇放在了床边。
                                “主人,求您……”绽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瑟瑟发抖,那可是毒蛇啊!万一被咬到,那他的小命……
                                “放心吧!它经过特殊的训练,只要你乖乖的躺着,它是不会攻击的。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在时间到以前我会回来的……


                                回复
                                举报|21楼2007-08-25 15:04
                                  dd


                                  回复
                                  举报|22楼2007-08-25 16:57
                                    DDDDDDDDDDDDDDD
                                    心急的说```


                                    回复
                                    举报|23楼2007-08-25 17:56
                                      顶你哟,加油,我支持你.更新吧,我还想看哟.


                                      回复
                                      举报|24楼2007-08-25 18:20
                                        写的很好


                                        回复
                                        举报|25楼2007-08-25 18:52
                                          哈哈,我来抢沙发.O-YEAH, lz加油哟.


                                          回复
                                          举报|27楼2007-08-26 00:05
                                            16

                                            交给手下做好了清理的工作,绽再次被带到最初的调教室内。
                                            紫御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绽在他的身前跪了下来,双手背向身后,挺胸,低头,这是奴隶接受训诫时标准的跪姿。
                                            “抬起头来,看着我!”
                                            绽缓缓地抬头,那是绽第一次如此仔细的注视着紫御,纯黑色的衣衫配上这白的刺眼的皮制沙发,还有紫御身上透出的蔑视天下的霸气,一种无法言喻的鬼魅。
                                            185公分,略显纤细却绝不瘦弱的身材;墨黑色的齐腰长发,被打理得柔顺的紧贴着身体;有着比东方人略白一些的肤色,线条并不算硬朗却清晰的五官;深紫色的眼珠,比水晶还透亮的光泽,好像可以看到你内心的最深处;只要这一眼,他有这能让任何人都无法移开视线的美。
                                            乍眼看去,明明是那么柔和身躯,可身上那一种迫人气势,让人心甘情愿的旧匍匐于他的脚下。
                                            就在这一瞬间,绽竟是被深深的吸引了。
                                            如果,自己真的可以拥有这样一个完美的主人…


                                            回复
                                            举报|28楼2007-08-26 02:44
                                              17

                                              “现在,你必须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接受惩罚,我会一点点的告诉你这里的规矩。” 紫御严肃的说道。
                                              “是的,主人。”
                                              “我会给你20下皮鞭,还有20下藤条。10下皮鞭是为了惩罚你今天对我的顶撞,还有10下是你没有听从我的命令在房间里跪着等我,10下藤条是因为今天对你的训练,你做的不够完美,还有10下藤条是作为第一天来这里的奴隶,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听明白了?”说着,侍奉的仆人已经准备好了所有要用的工具,等在一旁。
                                              “是的,主人。”
                                              “那么现在站到那边去。”紫御指了指绽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多了一个刑架。
                                              绽走了过去,仆人把绽背对着紫御,双手和双脚呈大字形用铐链锁了起来。下身戴上皮质的护具,以防误伤。
                                              紫御用的是屋内悬挂在墙壁的长鞭,将近2米长的皮鞭泛着一种异样的七彩光芒,那是一种蛇皮质地的鞭子,传说那种非常稀有的蛇有着极其华丽和坚硬的鳞片,历来是皇宫贵族所钟爱的装饰品。但没有人知道,这种形状独特的鳞片,也能在皮肤上留下独具艳美的伤痕,和极致的痛。
                                              不过,通常情况下,紫御很好的拿捏着这皮鞭的使用尺度,并不会真正让它伤害到受罚者的皮肤。
                                               “这20鞭是对你的惩罚,你可以喊叫也不必报数,但是你的任何举动都不会阻止或者减轻我对你的惩罚,并且处罚的力度完全在我的掌握,你没有权利提出任何建议和反对,同样以后的惩罚也会是一样的规矩。”握紧了皮鞭的把手,紫御向后退了一步,寻找到最佳的距离,“现在,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好了,主人。


                                              回复
                                              举报|29楼2007-08-26 02:45
                                                加油~~!!!!!!!!!


                                                回复
                                                举报|30楼2007-08-26 03:43
                                                  顶你,我没有沙发了,我要板凳,坐下来看,等你更新,加油哦.


                                                  回复
                                                  举报|31楼2007-08-26 11:34
                                                    18

                                                    第六章
                                                    “啪——”第一下鞭声,从左肩一直到右边腰侧的一道深粉色。
                                                    火辣带着刺痛的感觉蔓延开来,绽硬是忍着没有出声。
                                                    仔细看去,那大约拇指宽的鞭痕上是一道道弧形的细小伤口,并没有破皮,却隐约可以看到点点的血珠。
                                                    这是鳞片质地的长鞭所特有的伤痕形状,紫御很好的掌控了力度和距离,只是用3分力道的鞭梢划过绽的背脊,这样的长鞭,若是更靠近人体,使用上全力,皮肉都会被鞭上的鳞片一点点扯下。
                                                    “啪——”没有给绽喘息的机会,第二鞭接踵而至。
                                                    “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 第三鞭,紫御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接受您的调教,主人。”绽回答的声音因为疼痛而颤抖。
                                                    又是一鞭,“大声一点,这是你回答主人的态度?”
                                                    “接受您的调教,主人。”绽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地答道。
                                                    “告诉我,为什么?”第五鞭已经吻上了绽的皮肤。
                                                    “因为我还不够优秀,主人。”第六鞭,像是为了发泄难以忍耐的疼痛,绽开始大喊着。
                                                    喊叫并未给痛苦带来丝毫的缓解,紫御加快了节奏,第七鞭已至。
                                                    “那么,现在你需要我做什么?”话音,伴随第八道鞭痕的诞生。
                                                    “调教我,让我变得更完美,主人。”第九鞭,被铐链紧锁的双手已经握紧了拳,连指节都微微发白。
                                                    “非常好,我想今天的第一课,已经让你充分的认清你的身份。”耳边是紫御满意的赞许,但这一鞭的力道却更加强,像是为了让受罚的人可以清楚地记得自己说的话。
                                                    十鞭结束,紫御略微的停顿了一下,给绽一个短暂的休息。
                                                    绽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几乎要窒息,从来还未经历过这样的惩罚,每一鞭一个问题,在问题开始和回答的瞬间,得到锥心的刺痛,像是在挑战你神经的极限


                                                    回复
                                                    举报|32楼2007-08-26 15:16
                                                      19

                                                      “还有十鞭,你准备好接受了吗?”
                                                      “是的,主人——”十一鞭,在绽话音未落前就响起。
                                                      “啊——”随之而来的是绽,毫无心理准备的喊声,但却立刻淹没在了第十二下长鞭划过皮肤的响声中。
                                                      “绽,你需要我怎样调教你?”第十三鞭。
                                                      “惩罚我,主人。”十四鞭,绽的汗水已经开始滴落,每流过一处伤痕,都带来让人抽搐的疼。
                                                      “给我个理由。”十五鞭,如果没有锁链的牵引,绽可能早已瘫倒在地。
                                                      “痛楚能让我牢记所犯的过错,主人。”十六鞭,叫喊声已经变成哭音。
                                                      “的确,只有痛,能让你的身体记住那些错误!”十七鞭,意识渐渐模糊,绽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痛死。
                                                      “是的,主人。” 下一鞭的痛,再次深深刺激着绽的每一个脑细胞,让他清醒过来。
                                                      十九鞭,紫御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最后2鞭,用你的身体去记住这些痛苦,也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是,主人。”最后一鞭终于落下,绽的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了满面。
                                                      从刑架上释放下来,绽无力的跪爬在了地上,急促的喘着气。
                                                      “嗯!我喜欢这样的痕迹,果然很适合你的身体。”放下长鞭,紫御走进了一步,仔细端详起绽背上的鞭伤,20道鞭痕,整齐而没有任何的重叠,只是很有规律的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平行的十字。原先的深粉色,在经过时间的洗礼后,转变为紫红,配上绽略深的肤色,好似用心刻画的艺术品,一种残酷的美…


                                                      回复
                                                      举报|33楼2007-08-26 18:15
                                                        ddd


                                                        回复
                                                        举报|34楼2007-08-26 23:35
                                                          好看,加


                                                          回复
                                                          举报|35楼2007-08-27 08:36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