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吧 关注:28,865贴子:1,354,225
0


纸屏这一本,联想YOGA系列全新笔记本张天爱期待与你相遇,官网立即购买! 查看YOGA新品
F
  • 广告
孙释颜声明原稿 
孙维的网上声明 
关于朱令的事情,这些年来网上时有传播.许多热心人一直在设法帮助朱家,同时也愤怒地要求缉拿和惩罚凶手,其中关于我的流言很多,甚至指名道姓说我是凶手。对此¬多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相信清者自清,对于那些先入为主的人,我就是再解释,恐怕也是“疑人偷斧”;而对于理智的读者,我就是不解释大家也不会轻易相信这些不实¬的谣言。因此当有了解情况的朋友想帮我反驳时我都劝阻了。 
但是最近网络上关于我的谣言愈演愈烈,不得已我决定对网上盛传的流言作一些必要的声明。 
由于事情的经过十分复杂,涉及的人和部门很多,为了避免给别人带来麻烦或尴尬,我隐去案件中除我和朱令之外其他人的姓名。 
另外, 
我也不打算参与网上的讨论、辩论和答疑。我只希望过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不被打扰。当然我保留通过正当手段维护自己权益的权利。 
我对文中所提及的所有事实负法律责任。 
一 我被卷入案件 
朱令94年底生病,一直不能确诊,一度病危,95年4月底北大的一名同学(名字不记得了,但不是贝)来到我们宿舍告诉我们说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他们收到太多的¬电邮回信,希望我们帮忙翻译。我和另外两名同班同学马上去报告了系主任,同时班支书去北大取来软盘,去试验室打印了一大摞从国外传过来的资料,我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连夜翻译。随后学校保卫处和派出所开始广泛地了解了情况,我和同宿舍、班里、系里以及社团的很多人都被问询过,之后公安并未采取进一步措施,也没再进行深入¬调查,原因我不清楚。 
我万万想不到两年后的97年4月2日,在我们即将毕业的前夕我突然被公安局14处审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我在“犯罪嫌疑人”处签名。当时我根本不懂有¬关法律,不懂得“犯罪嫌疑人”的含义,以为只要公安有怀疑就是“犯罪嫌疑人”,于是在公安的要求下签了字。现在大家都明白“犯罪嫌疑人”的含义,说明当时公安审¬问我之前是抱有获得突破的信心的。但在经过了8小时的连续审问后,他们却通知我的家人接我回家。我曾以为公安还会再找我询问一些问题,但是他们从此再没找过我。¬反而是我和我家人上百次地催促公安机关尽快依法办案。 
之后我和家人也咨询过一些法律专家。他们说尽管我国新的刑事诉讼法(97年开始实行)刚刚开始实行“无罪推定”,但是在实践中很多办案人员还是习惯性的延用以往¬的有罪推定。8年后的今天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和多起陈年冤案的曝光,“无罪推定”已经深入人心,但是在1997年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的。对此我深有体会。 
二 所谓“我是学校唯一能接触铊的学生/本科生” 
我4月2日被公安讯问的时候第一次从公安那里得知公安了解到的情况竟然是:我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而且实验室的“管理非常严格,就差在每个学生的后面站个老¬师了”。但这完全是谎言! 
其实化学系在实验中使用铊有很长历史了,而且有不少人在国内外相关杂志上发表论文,在97年4月我开始被调查之后,我查阅了一些文献,看到学校化学系不同人发表¬的论文从91年(那时我还没入学)起有若干篇(收稿日期分别为1991年10月16日,1994年12月20日,1995年8月16日,1995年10月2日,¬1995年11月8日和1996年2月16日),直到97年公安开始调查,化学系才禁止使用铊。我想很可能还有我没有查到的文章,或还有使用过铊却还没有发表的¬论文。 
系主任后来也说除了化学系,其他系也有铊。 
最重要的是学校对于有毒试剂根本没有严格管理,药品不管有毒没毒, 
桌上架上随便放,铊溶液和其他有毒试剂在桌上一放就是几年。我帮老师做的实验并不是研究铊的,实验中曾经使用过的铊溶液也是我进实验室以前别人配好了放在桌上的¬,实验室也不锁门。很多同学下实验室帮老师作实验,实验室不光对化学系学生开放,外系学生上实验课或来来往往都可以。做试验的时候,尤其是业余时间,同学们可以¬在各个试验室间串来串去,互借仪器药品也是常有的事。尽管大部分同学在实验室是认真做实验的,但也有人在实验室串门聊天上机玩游戏甚至约会。 
这种情况多年来一直如此,即使在朱令中毒后也没有改善,怎么可能我是唯一能接触铊的学生呢?! 
为了证明实验室的真实情况,97年4月,我哥哥借了一部家用摄像机在白天工作时间到化学系实验楼,先后进了几个实验室,并从其中一个实验室的实验台上拿了一大瓶¬有骷髅标记的有毒试剂,举在镜头前,把它带出实验楼,然后又送回原处,整个过程全部拍摄下来。同样的调查取证,在随后的日子里又重复了几次,每次都无人过问。 
出于对学校的感情,我没有把证明学校对实验室管理不严的录像带直接递交公安。但是事实又对我非常重要,这么大的黑锅我背不起,于是我在97年5月5日下午5点多¬找到学校党委,把录像放给他们看,表示我并不想为难学校,是因为我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学校能够实事求是地向公安反映情况,说明我真的不是唯一能够¬接触到铊的学生,由学校自己出面向公安说可以讲的比较委婉,有利于学校的形象。当时接待我的人没作答复。 
第二天,5月6日一大早,学校实验室开始大整改,要求师生停下工作把所有药品严格分类管理,有毒试剂上锁,并由保卫处的人进行了拍摄。 
6月30日,校领导拒发我的毕业和学位证书。 
后来校党委一位领导曾在会见我和家人时竟然理直气壮地说“在这件事上(指朱令中毒案),我们经过认真反思,认为学校没有任何责任”! 
我担心学校为推脱责任而掩盖实验室管理不严的事实,不得以只好于1997年7月18日把录像带和我查到的文献交给公安,有公安机关的签收条为证。 
1997年7月28日国家教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学校实验室化学危险品管理工作的通知”(教备厅[1997]13号),其中提到“1995年5月,1997¬年5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先后发生了两起学生铊盐中毒案件。除涉嫌人为作案外,铊盐未按剧毒品管理是其重要原因。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07-04-11 17:06
    三 关于我们宿舍 

    如上所述,我成了“唯一”能接触铊的学生,根据公安推理,我又和朱令同宿舍,具有投毒的条件和充分的作案时间,因此一定是我给朱令投了毒!好象我们的宿舍充满了­恐怖! 


    真实情况是,我们的宿舍生活非常快乐,充满了无穷的乐趣。我们几个舍友五年来别说吵架,脸都没红过,至今仍是最亲密的好朋友。了解我们宿舍的人都可以作证。 


    我和朱令没有任何过节,但确实和另外的舍友们更亲密,主要是因为朱令交游广泛,社会活动非常多,很少在宿舍。 


    在调查朱令中毒案时,一些人(甚至是我曾经尊重的人)为了回避自己的一点点责任就不顾别人的死活,但是我的舍友在公安调查我的性格、为人的时候,她们都非常客观­。我至今仍非常感动! 


    朱令94年生病以后很长时间不能确诊,因为我母亲是医生,我还把朱令当时的症状(脱发、皮肤疼、腿疼)告诉我母亲,让她帮着分析和打听,我母亲当时还说可别是红­斑狼疮。这些情况我的舍友们都知道。 


    四 关于所谓“动机”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性格非常直爽,爱开玩笑,嘴比较“损”,也许得罪过人,但我从不小肚鸡肠,更谈不上不嫉妒。谣言中关于民乐队什么竞争演出机会之类的所谓“动­机” 
    实在更是可笑。 


    大一的时候我听说学校有个民乐队,觉得好玩儿,朱令就介绍我参加。朱令既担任古琴独奏,也参加中阮伴奏。对于古琴,我根本不会弹,而中阮只是伴奏乐器,在民乐队­中的地位本来就比较低,而且民乐合奏的时候还是几个中阮是一起上台的,根本谈不上争“上台机会”。我记得有一次清华民乐队代表学校参加一个比赛,我、朱令和另外­的中阮是一起上的台,这些都有民乐队演出的照片和录像为证。 


    更重要的是我在大三一开学(94年9月)就因为觉得功课紧张主动退出民乐队了,民乐队应该有我参加活动和退队的纪录,很容易被核实。而朱令生病是在94年底。这­些情况在我被调查时,已经向公安机关如实说明过。 


    五 关于所谓领导人和公安对我的包庇 


    网上盛传领导人和公安对我的包庇,读者无不义愤填膺。事实是公安从来没有对我进行过任何包庇。 


    朱令94年底中毒,95年4月确诊铊中毒,至97年毕业前夕一直没有破案,应该说公安错过了破案的最好时机,眼看大家要各奔东西,朱令家人非常着急。后来我得知­:97年3月25日,朱令家属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长,指出学生即将离校,其中很多人将出国留学,此案急需抓紧侦破,不能放走凶手;97年5月上书国家领导人。 
    可以想象公安当时的压力,他们希望尽快抓到凶手,对上级领导和朱令家人能有个交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朱令中毒两年多公安机关一直没什么动静却突然在1997年4­月2日对我进行突击询问。 


    由于对我的调查迟迟不给结论,我和家人都非常着急,认为公安办案拖拉。我还年轻,不能背着“犯罪嫌疑人”的黑锅过一辈子。于是我们无数次要求公安对我进行进一步­调查,要求再审或对证,对我提供的各种信息进行核实,还有什么疑问就提出来我好解释澄清,但是公安机关从1997年4月2日以后再也没找过我询问任何问题,反而­是我和家人上百次地催促公安机关尽快依法办案。 


    有一次一位公安对我们说“公安从来没有办错的案子!”,因此我们担心阻力来自于公安对自身错误的自我纠正,于是我和家人一再向公安机关口头和书面表示公安机关办­案不容易,有时搞错也难免,而且怀疑和调查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决不会追究任何个人和单位的责任,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快查清我­的问题,还我清白。 


    我和家人一直抱着在基层解决问题的想法,第一个电话是97年4月4日、第一封信是97年4月5日,都是给清华派出所的。之后给系办、系领导、校办、校保卫处、校­派出所、公安14处等反复打电话、写信或面谈(信件都有收条),但从无进展,我们开始逐级向上反映。由于案件久拖不决,况且朱令家人早在97年5月上书过国家领­导人,不得已我们于98年1月也给高层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说明:我们只是恳请有关单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快依法办案,决不是要求法外施恩。 


    公安机关对我怎么调查的我当然不得而知,但在对我调查结束4年后的2002年,无意中在我家里发现了两个窃听器! 


    那天我家亲戚来做客,因茶杯里的茶凉了,他把杯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突然听到爆炸声,大家吓了一跳,发现杯底有个夹层,夹层被炸开了,里面装有窃听器,立刻查看­另一个相同的杯子,发现同样装了窃听器。这两个杯子是专门加工的,因为要搞夹层,杯底凹进去很深(见照片)。经回忆,杯子大约是98年春随咖啡礼盒送给我母亲的­,因为我母亲对那人并不熟悉,推辞了很久,那人坚持要送才收下的。 


    既然安装了窃听器,我家附近还应该有监听接收点,这么复杂的事看来只能是公安所为。如果连窃听器都送进家里了,估计应该对我家的电话也进行了监听。这个意外发现­让我们十分高兴,因为我问心无愧,把问题弄清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技术侦察手段的使用足以证明公安机关和高层领导不但不象网上传说的包庇我,恰恰相反,公安机关­是在严格侦查之后才解除了对我的怀疑的。 


    六 我曾要求公安机关对我测谎 


    从1997年4月起我和我的家人反复要求对我再审、测谎、对证,但始终没能实现,1998年7月29日在北京晚报看到有关测谎仪研制有突破的报道,当时我参加工­作不久,正出差在外,8月初回京,经人介绍我两次去研制单位进行测试,感觉尽管是很简单的小测试,但确实灵验。研究人员告诉我国内外测谎准确率可以达到86—9­8%。测谎准确与否和测试的出题人水平有关,所以是有一定风险的。我一直宁愿承担风险接受测谎,是因为我实在不愿意不清不白地生活。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解除对我的调查时我再次提出要求对我进行测谎,立刻被断然拒绝。后来家里发现了窃听器,使我想到其实公安已经全都清楚了,当然不愿测谎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07-04-11 17:06
      七 关于所谓我的爷爷向高层领导求情 

      网上盛传说我爷爷去世前最高领导去探望,爷爷“拉着最高领导的手”为我求情“请求最高领导放人放了我的孙女”。而“公安局长拍案而起,说放什么放,打死了装麻袋­里放出来”,云云。其实公安机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讯问我是在1997年4月2日。事实是我爷爷于1995年12月9日去世,而且我一天也没有被公安局抓起来­关过,不知道怎么“放出来”?是相对什么而言。 


      而且公安开始调查我时并不清楚我爷爷是谁,97年4月2日那天,公安问到我的家庭成员,我只说了父、母、哥哥,再问其他人时,我只说爷爷奶奶已经去世,没有说名­字。受家庭影响我很少在学校说我的爷爷。 


      爷爷是我最敬爱的人,在他去世后有这么多谣言给他抹黑,我和我的家人都很难过,因此我在这里要简单地介绍一下我爷爷,让大家了解他的为人,了解他为中国做过的巨­大贡献,了解他几十年经历的坎坷和冤屈。 


      不要再别有用心地在他身上捏造虚假的故事了! 


      我爷爷爱国、正直、廉洁,最痛恨腐败。解放前在国民党政府我爷爷曾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兼经济部部长。他因为痛恨国民党政府的黑暗腐败,决定率领­资源委员会起义,冒着生命危险组织和领导护厂护矿,迎接解放。 
      资源委员会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企业群体,下辖121个总公司,1000多个大中型厂矿企业和若干研发、设计、勘探单位;涵盖的行业包括钢铁、有色金属、石油石化、­化工、煤炭、机械(含部分造船和铁路机车车辆制造)、水泥建材、电子电工、光学仪器、电力、制糖、造纸等;共有3万多管理和技术干部,其中有高级技术人才约4千­余人,大部分怀着爱国之心留洋归来;另外还有工人60余万,其中技工20万。 
      爷爷将资源委员会下属厂矿企业和人员完整地移交给人民政府,对新中国的国民经济恢复起了巨大作用。这些人才为国家工业化、现代化做出过巨大贡献。 
      但是令人痛心的是这些人满怀一腔爱国热忱,冒着生命危险追随我爷爷留在大陆,投入祖国建设,却在解放后历次运动中,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说成是“有组织有计­划的特务团体”接受调查、批斗和各种折磨。我爷爷自然是“大特务头子”了。很多人不能忍受人格上的侮辱和身体上的折磨选择了自杀,也有很多人被活活整死。这60­多万人里到底有多少人屈死,有多少人没有能等到1992年平反的一天,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他晚年在三峡论证中顶住巨大压力,94岁高龄亲自进行实地考察,坚决反对三峡工程。 


      我爷爷生前多次留下遗言:遗体捐供医学解剖,捐献有用的组织和器官,其余作肥料,绿化祖国,不举行遗体告别,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捐献。他去世后骨灰撒在树下,没立­任何碑牌,积蓄全部捐献给家乡的学校。 


      在他的“生平”中评价他是“共产党的诤友”,“建立了历史性的功勋”。 


      八 学校曾扣发我的毕业证书及学位证书 


      97年6月30日上午学校召开毕业典礼并颁发毕业证书,临开会前系领导却突然通知我学校不发我毕业证书,并要求我通知父母马上来学校,由党委正式说明。我的父母­立即赶到学校,校党委领导等人接待了我们,说学校接到公安局的通知,内容是由于我卷入此案调查,不能给我发证书。校党委领导还强调:“在这件事上(指朱令中毒案­),我们经过认真反思,学校没有任何责任”。我们问:公安是如何通知学校的?有没有文字通知?学校说没有,是公安打电话通知的。 


      于是我父母立即到14处询问,令人意外的是,公安竟然说:“我们从没听说过孙维学籍的事,警方只管破案,学籍管理是学校自己的事儿,和公安没关系,公安局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向学校发这样通知的,如果真打过电话,一定会有记录的,但是我们没查到任何记录。” 


      当我们回过头再找学校相关领导落实时,校领导又改口说是学校根据公安局的情况自行决定的。之后我们再想找校领导交涉就变得难上加难了。几经周折,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两个多月后的9月5日,校领导终于同意和我全家见面。因为我们表示扣发证书的做法不对,校党委领导竟说:“你到底是要清华认错,还是要学位证书?!”我说­我不要求认错,只想解决我的问题。9月29日系领导给我家打电话,通知去领取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至此,我才拿到了迟到三个月的毕业证书。 
      在领证书时,系领导说:公安不承认通知过我们,我们也没必要替他扛着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07-04-11 17:07
        九 
        朱令家人多年来对我的怀疑是没有事实和证据依据的 

        97年4月2日下午,对我的问讯是非常秘密的,老师同学包括我的舍友都不知道。但是第二天(4月3日)一早,朱令的一位舅舅就来到学校,召集了很多同学,说“朱­令的案子拖了这么久,到现在也没有人承担责任,朱令家里很窘迫,现在目标已经很集中了。”并说“公安机关办案需要很多手续,有些公安机关不宜出面做的事,我们决­定自己出面,采取一些非常规的行动。”同学告诉我后,我家人马上向派出所、系里和学校保卫处汇报,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家人担心我的人身安全,于是不让我上学了­。 
        4月11日晚和4月14日晚,朱令的舅舅两次打电话给我家里要和我父亲面谈,由于他在学校说了要采取非常行动的话,我父亲当即拒绝。 


        4月22日,系主任打电话给我父母,催我回校上学,父母向学校反映担心我的安全,学校答复说没法保证我的安全,但是如果我还不上学造成的损失学校不承担。我不能­接受学校提出的留级一年的选择,于是说服父母于24日回到学校。26日中午,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宿舍的恐吓信(25日发出),说我已经“无可救药”“世人皆曰­可杀”“纵然是天涯海角,终不能逃脱惩罚”,并“发誓不惜用一切为朱令复仇,为国家除害”,信中还提到“黑社会”。 


        我家人十分担心,立刻向系里汇报,但是系领导已经知道恐吓信的内容了,因为相似的信件也发给了班里其他同学,要求同学们配合朱家提供有关我是凶手的“证据”。由­于安全没有保证,我只好再次离校回家。 


        5月5日下午,迫于毕业压力,我再次返校。5月9日中午,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们宿舍的第二封恐吓信。内容除重复第一封信的恐吓外,还提到“获悉我给你的信已交­付学校保卫部门,我认为你做的没有错误。但这次大可不必这样做了,因为,当你收到这封信的同时,此信的副本也会放在学校保卫部门的办工作桌上”并说“另获悉,由­于我的上一封信,你希望获得学校对你安全的保证.我想,这是一种不现实的想法”,“学校是无法保护你或惩罚我的”。 


        这两封恐吓信的复印件我都已经给交公安机关了。 


        我知道朱令家人对我的误会非常之深。后来我找过朱令的一个好朋友,表示希望能和朱令的母亲沟通。他说如果真的不是你干的,你于心无愧就行了,朱令家人坚信了这么­久的想法,你是不可能改变的。 


        97年7月30日,我和哥哥去公安局催问案件调查的进展,正好看到公安人员接待朱令的母亲。我们提出是否可以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和朱令的母亲谈一谈,把有些事情­说清楚,公安人员连忙拒绝,说现在不合适,并马上把我们拉走。 


        98年8月,公安宣布结束对我的调查后,我再次提出希望能和朱令家人沟通,消除误会,公安说:“朱令家人误会很深,认死了这个理儿这么多年了,即使你们和她家人­见面,恐怕也很难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们也做过他们的工作,很困难,没什么效果,你们不要和他们接触,可能会有危险,要是出了事儿就更麻烦了。” 


        我以前在学校和医院见过朱令的父母,他们都是非常通情达理的知识分子。大女儿惨死,二女儿中毒对这个家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我去医院看望和看护朱令的时候见到朱­令父母对自己孩子的照顾和疼爱,很受感动,也非常理解朱令家人渴望挽救自己孩子和抓住凶手的心愿。 


        尽管我也是这个案件的受害人,但朱令和她家人的情况更惨,因此当年我咨询的法律专家说朱令的舅舅给我写恐吓信是违法的,我可以告他的时候, 
        我不想给她的家庭雪上加霜, 至今没有起诉。 


        不过朱令家人的许多说法是没有事实和证据依据的,仅仅是根据一些所谓的“线索”推测得到的结论,在冲动情绪下的言论和举动不但伤害了我,更不利于本案的侦破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07-04-11 17:07
          十 关于我的私人情况 

          关于我的私人情况,网上流传着各种版本。 
          我一如既往地不希望我和家人的生活被打扰,所以仅做简单的说明。我的丈夫不是美国人,他是我多年的同学,对我的情况非常了解,对我的为人也十分信任。我们都希望­过平静的生活。 


          十一 我对网上传言的看法 


          我一直认为,也一直对我的朋友们说,其实这些在网上伤害我的人大多都是善良的,他们并不是存心要伤害我,只是出于义愤希望惩治凶手而被各种真假难辨的流言所误导­。 


          当然也不难看出其中有很少数人一直在挑起和引导舆论的发展,只要有人持比较客观的观点或者质疑这些所谓“证据”,就立刻会被揪出来甚至遭到谩骂,或者被说成是我­的“发言人”。但是即使对于这些少数人,我也一直认为他们的出发点是善良的,他们只不过一心想帮助朱令而又认定我是“凶手”而已。 


          对于网上少数客观理智的网友,我很感谢他们,因为他们能够客观地思考和评论,所谓“谣言止于智者”,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很抱歉,让这些不相识的朋友为我挨骂。 


          过去的几十年我们国家基本实行“有罪推定”,文革期间达到了顶峰,造成了多大的民族灾难!97年我国新的刑事诉讼法刚刚推出,法律专家呼唤法制文明,推行“无罪­推定”。当我把我的情况提交法律专家后,他们很感兴趣,认为这是一个“有罪推定”的很好的例子。幸运的是这些年来我国的法制建设取得了很大进步,“无罪推定”已­经深入人心,避免了更多冤案。 


          十二 我的愿望 


          1.公安机关尽早破案! 


          除了朱令家人,没有人比我更希望早日破案了! 


          既然大家都和我一样真心希望早日破案,请你真名实姓,把任何证据或者线索,尽早提交公安机关,以便公安调查核实。如果有人在国外不方便的话,可以请国内的同学或­朋友作为接口,汇总大家提供的线索一并提交公安机关进行调查核实。在网上以讹传讹只会误导别人,伤害无辜,拖延破案的时间,并让真正的凶手继续逍遥法外。 


          我和所有善良的人一样希望看到水落石出的一天! 


          2.愿朱令早日康复。 


          3.希望大家客观理智地对待网上的各种传言。 


          4.我和家人希望过上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不被打扰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07-04-11 17:07
            《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作者:孙维声明 提交日期:2005-12-30 22:18:00 


            ��1994年我的同学朱令铊中毒,且因治疗不当导致终身致残,震惊中外。我非常同情朱令和他的家人,也和千百万善良的人们一样,希望帮助朱令,并期望早日找出­中毒的原因。当时我也曾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了一些挽救朱令生命的活动。两年后我被卷入此案,公安机关经过了一年多调查最终解除了对我的怀疑。 
               
              对这件事这些年来网上时有传播。许多人一直在想方设法帮助朱令,同时也愤怒地要求缉拿和惩罚凶手,其中关于我的流言很多,但多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我相信清­者自清,对于那些先入为主的人,我就是再解释,恐怕也是“疑人偷斧”。去年网上甚至指名道姓地说我是凶手,我当时很想站出来解释,但又考虑毕竟案子没破,朱令如­何中毒仍然是个迷。想象的空间是无限的,如果有人认定我是凶手,任何解释都会激发出新的怀疑,引来更激烈的讨论和更多的谣言,这是被冤屈者的共同悲哀!于是我决­定继续沉默。一些了解情况的朋友气愤地想帮我反驳时,我和家人都劝阻了。 
               
              但是最近网络上关于我的谣言愈演愈烈,甚至沉默本身也成为了疑点。不断有身边的朋友、熟人向我询问。我不可能一一解释,而且事情这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口口相传、断章取义又不知道会演绎出什么版本,特别是出现了心怀叵测的谎言,使我不得已决定针对看到过的流言作一些必要的声明。 
               
              我是清白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受害人。 
               
              事情十分复杂,涉及的人和部门很多,为了避免给别人带来麻烦或尴尬,我隐去案件中除我和朱令之外其他人的姓名。但对牵涉到的单位和部门,我不可能完全规避,实属­无奈。 
               
              今后我不打算参与网上网下的讨论、辩论和答疑,只希望过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不被打扰。当然我保留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权利。 
               
              我对文中提及事实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另外,我发现天涯上有两个ID,分别为“孙维”和“sunwei”,似乎注册后从未使用过,在此声明与我无关。 
               
               
              一 我被无辜卷入朱令中毒案件 
               
              朱令94年底生病,一直不能确诊,一度病危,95年4月底北大的一名同学来到我们宿舍告诉我们说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他们收到太多的电邮回信,希望我们帮忙翻译­。我和另外两名同班同学马上去报告了系领导,并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连夜翻译。随后学校保卫处和派出所开始了解情况,我和同宿舍、班里、系里以及文艺社团的很多人­都被问询过,都是一些了解基本情况的问题,之后两年公安再没找过我。 
               
              想不到97年4月2日,在即将毕业的前夕我突然被公安局14处以“简单了解情况,只是换个地方”为由从实验室带走讯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我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在经过了8小时的连续突审后,他们通知家人接我回家。我以为公安还会再找我询问一些问题,但是他们从此再没找过我。反而是我和我家人­上百次地催促公安机关尽快依法办案,查明真相,还我清白。 
               
              更奇怪的是,在公安机关询问我之后,他们于4、5月间找我的舍友们了解情况。我的舍友们非常了解我的人品和性格,坚信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并提出让公安广泛调查­我的人品,没想到公安的同志很为难,不肯做笔录,说:“这个要求谁提?你提,还是我提?”这明显是带着有色眼镜进行调查。对此事的不满我们以书面形式呈交了公安­机关。之后我们咨询过法律专家,他们说尽管我国97年1月开始执行的新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实行 
            “无罪推定”的基本原则,但在实践中很多办案人员还是习惯性的延用以往的“有罪推定”。8年后的今天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和多起陈年冤案的曝光,“无罪推定”­已深入人心,但是1997年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的。对此我深有体会。 
               
              98年8月,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他们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朱令中毒有关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07-04-11 17:08
              二 所谓我是“学校唯一能接触铊的学生” 
                 
                朱令案件至今未破,她具体是什么时间中的毒,在哪儿中的毒,怎么中的毒至今无法查清,而导致她中毒的铊的来源也不清楚。尽管有多种可能,但有些人却只把焦点集中­在化学系实验室和宿舍。其它场合的问题我不好说,但化学系实验室的情况我清楚,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宿舍的情况见四“关于我们宿舍”。 
                 
                我4月2日被讯问时第一次从公安那里了解到的情况竟然是:我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而且实验室的“管理非常严格”。但这完全是谎言! 

                 
                我绝不相信自己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因为我帮老师做实验使用的铊溶液是别人已经配好了放在桌上的。为此我查阅了文献,事实上化学系在实验中使用铊试剂有很长­历史了。仅我查到的论文就有若干篇,收稿日期分别为1991年10月16日(那时我还没入学),1994年12月20日,1995年8月16日,1995年10­月2日,1995年11月8日和1996年2月16日。直到97年公安开始调查,化学系才禁止使用铊。 


                 
                此外,系领导后来也说除了化学系,其他系实验室也有铊。 
                 
                最重要的是学校对于有毒试剂没有严格管理,铊溶液和其他有毒试剂在桌上一放就是好几年,实验室有时也不锁门。很多同学课余时间下实验室帮老师作实验,实验室也对­外系学生开放。做实验的时候,同学们互借仪器药品也是常有的事。这种情况多年来一直如此,即使在朱令中毒确诊后也没有太大改善。 
                 
                为了证实真相,97年4月,我哥哥独自一人(从未在清华工作、学习过,更没去过实验楼)借了一部家用摄像机在白天工作时间到化学系实验楼,先后进了几个实验室,­并从其中一个实验室的实验台上拿了一大瓶有骷髅标记的有毒试剂,举在镜头前,把它带出实验楼,然后又送回原处,整个过程全部拍摄下来。在随后的日子里又重复了几­次,每次都无人过问。 
                 
                出于对学校的感情,我没有把录像带直接递交公安。但这个事实又对我非常重要,我不能替学校背这么大的黑锅,于是我在97年5月5日下午4点多找到校党办,把录像­放给他们看,表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由学校自己向公安反映真实情况,说明我真的不是唯一能够接触到铊的学生,这比较有利于维护学校的形象。 
                 
                没想到,第二天(5月6日)一大早,学校实验室突然大整改,要求师生停下工作,把所有药品严格分类管理,有毒试剂上锁,并由保卫处进行了拍摄。当时有不少人目睹­,很容易证实。 
                 
                我担心学校掩盖实验室管理不严的事实,不得已只好于1997年7月18日把录像带和我查到的文献交给公安。 
                 
                1997年7月28日国家教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学校实验室化学危险品管理工作的通知”(教备厅[1997]13号),指出:“1995年5月,1997年­5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先后发生了两起学生铊盐中毒案件。除涉嫌人为作案外,铊盐未按剧毒品管理是其重要原因。” 
                 
                 
                三 学校曾扣发我的毕业证书的经过 
                 
                1997年6月30日毕业典礼之前,系领导通知我,由于我被公安调查不能发我毕业证书,并让我家人来校谈话,说学校通过官方渠道接到公安通知缓发我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当时接待我们的一位校党委领导还说“在朱令中毒的案件中,清华经过多次反思,认为校方没有任何责任。” 
                 
                我父母当即去了公安14处了解情况,没想到公安说根本没听说过孙维学籍的事,表示:“警方只管破案,学籍管理是学校自己的事儿,和公安没关系,公安局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向学校发这样通知的,如果真打过电话,一定会有记录的,但是我们没查到任何记录。” 
                 
                其间,我和家人曾给校党委领导写信,要求学校将缓发毕业证书的决定尽快以书面形式通知我们并加盖公章。经多次交涉,学校坚持不给书面通知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07-04-11 17:08
                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8月下旬,校党委、校办及系领导等再次在校招待所(丙所)接待我们。我们表示学校扣发我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校党委领导­竟然说:“现在有两条路让你选择:要么要学校承认错误,要么解决你的问题。”又说,“你想让清华认错,是绝对不可能的!”谈话不欢而散。 
                   
                  之后,我们又给党委领导打了两次电话,坚持要求:学校如不发证书就应该给我们一份不发证书的书面通知。9月29日,系领导打电话通知第二天去学校领取证书。 
                   
                   
                  四 关于我们宿舍 
                   
                  朱令中毒后曾经有记者来采访,在她笔下我们的宿舍关系冷漠而敌视。真实情况是,我们的宿舍生活非常快乐。我们几个舍友五年来别说吵架,脸都没红过,至今仍是好朋­友,了解我们宿舍的人都可以作证。虽然大多数记者有良好的职业道德,但经历这次采访后,我和舍友都对媒体颇有顾虑。 
                   
                  我和朱令没有任何过节,但确实和另外的舍友们更亲密,主要是因为朱令交游广泛,社会活动非常多,又是校文艺社团的积极分子,在社团的时间多,在宿舍的时间少,即­使是在朱令第一次生病后返校期间也仍然每天去文艺社团的宿舍楼煎药。 
                   
                  在调查朱令中毒案时,一些人(甚至有我尊重的师长)为了回避自己的责任就不惜提供不实的情况,但是我的舍友们在公安调查我的性格、人品、和朱令的关系等问题的时­候,她们都非常客观。我至今仍非常感动! 
                   
                  朱令94年生病以后很长时间不能确诊,因为我母亲是医生,我还把朱令当时的症状(脱发、皮肤疼、腿疼)告诉我母亲,让她帮着分析和打听,我母亲当时还说可别是红­斑狼疮。这些情况我的舍友们都知道。 


                五 关于所谓“动机” 
                   
                  投毒总得有动机吧?!如此恶毒的想要致人于死地,没有深仇大恨是不可能的。给我编造的动机竟然是竞争演出机会,这纯属莫须有。 
                   
                  此消息的作者原话如下:“我听说的一个情况很有意思,据说朱令和孙某因为都是北京考来的,关系不错,朱令介绍孙某也参加了民乐团,而且练习的也是古筝,由于朱令­的水平高,孙某几乎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考虑到朱令第一次中毒是在一二九清华民乐队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前夕这样一个日子里,这个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事实上,朱令弹的是古琴独奏(而不是古筝),同时也参加中阮伴奏。古琴我根本没学,进民乐队后才开始学习中阮.更重要的是中阮只是伴奏乐器,民乐合奏的时候几个­中阮是一起上台的,不分主次,更谈不上争上台机会。我记得有一次清华民乐队代表学校参加一个比赛,朱令和我们另外的中阮是一起上的台,这些都有民乐队演出的照片­和录像为证。 


                   
                  而且我在大三就因为觉得功课紧张主动退出民乐队了,自然没有参加94年底民乐队一二九的排练和演出。民乐队应该有我参加活动和退队的纪录,很容易被核实。这些情­况在我被调查时,已经向公安机关如实说明过。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性格非常直爽,心直口快,爱开玩笑,嘴有点“损”,有可能得罪过一些人。我从不小肚鸡肠,更谈不上好嫉妒


                回复
                举报|9楼2007-04-11 17:08
                  孙铊铊做缩头乌龟,让铊驸马领几个虾兵蟹将来这里倒乱,是行不通地


                  回复
                  举报|10楼2007-04-11 17:08
                    六 关于所谓我的爷爷向高层领导求情 
                       
                      网上盛传我爷爷去世前最高领导去探望,爷爷“拉着最高领导的手”请求“放了我的孙女”。而“公安局长大发雷霆,说放他妈什么放,打死了装麻袋里放出来”,云云。­如此绘声绘色,好象作者就在现场。如此恶毒而居心叵测的编造令人发指。事实是公安机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讯问我是在1997年4月2日。而我爷爷1995年1­2月9日已经去世,如果这位“作家”所说属实,岂不是阴阳两界真能对话了?!而且我一天也没有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 
                       
                      97年4月2日那天,公安问到我的家庭成员,我只说了父、母、哥哥,再问其他人时,我只说爷爷奶奶已经去世,连名字都没提。 
                       
                      爷爷是我最敬爱的人,他一生爱国、敬业、正直、廉洁,最痛恨腐败。生前多次留下遗言:遗体做医学解剖,捐献有用的组织和器官,其余作肥料,绿化祖国,丧事简办,­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捐献。他的骨灰撒在树下,没做任何标记,积蓄全部捐献给家乡的学校。 
                       
                      对于这样一位已经去世的老人,在他身上编造这样的虚假故事是十分可耻的! 
                       
                       
                      七 关于所谓领导人和公安包庇我 
                       
                      网上盛传领导人和公安对我的包庇,读者无不义愤填膺。事实是公安从来没有对我进行过任何包庇。 
                       
                      朱令94年底中毒,由于医院误诊耽误半年,95年4月确诊铊中毒,至97年毕业前夕一直没有破案,应该说是错过了破案的最好时机。事后由于朱令家人一直广泛地向­大家讲述,我们也就听到一些以前不了解的事情:97年3月,朱令家人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长,指出学生即将毕业离校,其中很多人将出国留学,此案急需抓紧侦破,不能­放走凶手;不久又上书国家领导人。 
                       
                      可以想象公安当时一定面临巨大的破案压力,他们希望尽快抓到凶手,对上级领导和朱令家人能有个交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朱令中毒两年多公安机关一直没什么动静却突­然在1997年4月2日对我进行突击讯问。 
                       
                      由于对我的调查迟迟不给结论,我和家人都非常着急。我还年轻,总不能长期背着“犯罪嫌疑人”的黑锅过日子吧。于是我们不断要求公安对我进行进一步调查,并与有关­人员当面对证,对我提供的各种信息进行核实,希望还有什么疑问就尽快提出来,我好解释澄清,但是公安机关从1997年4月2日以后再也没找过我讯问任何问题。 
                       
                      我和家人一直想在基层解决问题,第一个电话是97年4月4日、第一封信是97年4月5日,都是给清华派出所的。之后给系办、系领导、校办、校保卫处、校派出所、­公安14处等反复打电话、写信或面谈,后来也曾向几乎所有相关部门反映,但事情仍无进展。由于知道朱令家人早在97年上半年就上书国家领导人,不得已我们才于9­8年1月也给高层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说明:我们只是恳请有关单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快依法办案,决不是要求法外施恩。 
                       
                      在对我调查结束4年后的2002年,无意中在我家里发现了两个窃听器! 
                       
                      那天我家亲戚来做客,因茶杯里的茶凉了,他把杯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突然听到爆炸声,大家吓了一跳,发现杯底有个夹层,夹层被炸开了,里面竟然装有窃听器,立刻­查看另一个相同的杯子,发现同样装了窃听器。这两个杯子是专门烧制加工的,有夹层,杯底凹进去很深(见照片)。那位亲戚恰巧是搞机电的,又爱好无线电,一看就知­道是窃听器。经回忆,杯子大约是98年春随咖啡礼盒送给我母亲的。 
                       
                      既然安装了窃听器,我家附近还应该有窃听接收点,这么复杂的事看来大概只能是公安所为,估计我家的电话也被监听了。这个意外发现并没有让我们生气,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因为我问心无愧,把我的真实情况让公安清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这些也足以证明公安机关和高层领导不但不象网上传说的包庇我,恰恰相反,公安机关是在严格侦查之后才解除了对我的怀疑的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07-04-11 17:09
                      八 我曾多次要求公安机关对我测谎 
                         
                        从1997年4月起我和我的家人反复要求对我再次讯问、安排对证和测谎,但始终没能实现。 
                         
                        97年4月29日晚,因收到恐吓信我和家人去学校派出所报案,同时向接待我们的两位办案同志提出对我测谎的要求,他们没有答复。之后我们请教了一位法律界人士,­他们说国内还没有成熟的技术和应用。所以我们就没有接着再提了。 
                         
                        1998年7月29日北京晚报登出我国测谎仪研制有突破的报道,报道中说:80年代北京市公安局就曾试用过国外引进的一台测谎仪,准确率90%左右。1991年­研究机构和北京公安局合作研制并鉴定过此种仪器,还办了培训班,后来又不断改进,经过8年努力,终于可以大胆亮相了。但通篇没有提国产设备准确率,所以需要确切­、全面的了解。后来终于咨询到有关人士,他们说:准确率相当高,但准确与否还和测试的出题人水平有关,所以是有风险的。尽管如此,在案件没有侦破的情况下测谎是­能还我清白的最好方法。我实在不愿意不清不白地生活,因此尽管公安机关从未提出过,但我仍然主动要求对我进行测谎,却未被接受。 
                         
                        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在14处领导和主要办案人员都在场的情况下,我再次提出要求对我进行测谎,被立即拒绝,说“没有必要了”。直­到后来家里发现了窃听器,我才明白公安早已使用了更有力的侦查手段,事情清楚了,当然不必再给我测谎。 
                         
                         
                        九 
                      朱令家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定我是“凶手”并曾对我进行恐吓 
                         
                        我97年4月2日被卷入案件,4月11日朱令的舅舅给我父亲打电话要求“私下谈谈”,并声称:“我手里有不利于你女儿的证据”。我父亲说:“有证据应该立即交公­安机关,这样有助于破案”,“我绝不是怕与你谈,但一定要有公安人员在场做证才行”。他马上改口:“不能算证据,只能叫线索”。我父亲说:“线索也应交公安人员­,同样有助于破案”。我父亲还表示:我们两家有两点是完全相同的,第一都是受害者,第二都希望早日破案。 
                         
                        详细的通话记录我们以文字形式递交了公安机关。 
                         
                        4月26日,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宿舍的恐吓信,说我已经“无可救药”“世人皆曰可杀”“纵然是天涯海角,终不能逃脱惩罚”,说“对朱令所做的事情,如果法律无­法给予惩罚,是否可以效仿”,并“发誓不惜用一切为朱令复仇,为国家除害”,信中还提到“黑社会”。 
                         
                        相似的信件也发给了班里其他一些同学,要求同学们配合朱家提供有关我是凶手的“证据”。 
                         
                        我们请教了一位律师,她说:这是明显的恐吓,你们可以起诉他,另外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现在甚至花几百元就可以雇凶杀人,而且还可以伪造成意外事故不留痕迹。家­人十分担心我的人身安全,要求我离校回家。 
                         
                        5月5日下午,我迫于毕业压力返校。5月9日中午,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们宿舍的第二封恐吓信。内容与第一封信基本相同。 
                         
                        尽管我也是这个案件的受害人,但朱令和她家人的情况更惨,我不想给她的家庭雪上加霜,因此没有追究。 
                         
                        两个优秀的女儿相继不明不白地一死一残,放在谁家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我理解朱令家人渴望挽救自己孩子和抓住凶手的心愿,也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但是朱令家人自己­都承认没有证据,却认定我是“凶手”,并广泛散布我是“凶手”的舆论,对此我十分不解。 


                         
                        我曾找过朱令的一个好朋友,表示希望能和朱令的母亲沟通。他说:如果真的不是你干的,你于心无愧就行了,朱令家人坚信了这么久的想法,日思夜想,是不可能改变的­。 
                         
                        97年7月30日,我和哥哥去14处催问案件调查的进展,正好在远处看到公安人员接待朱令的母亲。我们提出是否可以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和朱令的母亲谈一谈,把有­些事情说清楚,公安人员连忙制止,说现在不合适,并马上把我们拉走,生怕朱令母亲看到我们。 
                         
                        98年8月26日,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怀疑后,我再次提出希望能和朱令家人沟通,消除误解,公安说:“朱令家人误会很深,认死了这个理儿这么多年了,即使­你们和她家人见面,恐怕也很难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们也做过他们的工作,非常困难,没什么效果,你们千万不要和他们接触,很可能会有危险,要是出了事儿就更麻烦了­。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07-04-11 17:09
                        孙铊铊做缩头乌龟,让铊驸马领几个虾兵蟹将来这里倒乱,是行不通地


                        回复
                        举报|13楼2007-04-11 17:09
                          孙维就是凶手之分析(建议置顶) 
                           让我们先分析两个相关的问题:1)"投毒案"本身并不复杂;2)"投毒案"的确性质恶劣。 


                          关于第一个问题,稍有智商的人(暂且让广大网民当回弱智者吧)都看得出来,要找出投毒者本人,对于警方来说是不太困难的。这是因为: 


                          1.1)毒源特殊---所用的不是象老鼠药或者是"敌敌畏"之类的常见毒品,而是鲜为人知,而又毒性极强的重金属铊。大家不妨做个调查,看看有多少人知道铊。别­-说知道,就是听说过的人都应该不多(以笔者为例,在校多年,甚至连认都不认得铊字,刚开始还以为这个字读"砣"---惭愧)。清楚铊的特性的,必是专业人员。­有-网友指出,全北京能合法使用铊的,也就大约200多人。因此,毒源的特点,将刑侦的范围锁定在一个狭小的对象内。 


                          1.2) 
                          两次投毒---一般来说,在确定是投毒案后,警方的侦破范围就开始缩小了。而两次投毒,尤其是第二次,朱令大部分时间呆在寝室,男生又难以进入女生宿舍,侦破对­-象则进一步缩小了。 


                          1.3)辅以佐证的事情L1,L2和L3(请注意,这三条仅为辅佐,因为不论他们是否为真,并不影响"警方为什么不对投毒一案追查到底"的回答,但对警方的侦破­-起着重要的作用,所以多说几句)。"失窃一事"我个人认为是真的,因为《新民周刊》,贝志城都指出过此事,而孙维及其支持者最开始都没有否认过此事。所以, 


                          "窃案"一出,凶手已呼之欲出了,而"从孙维的箱子里搜出朱令的咖啡杯一事"(如果是真的话),则凶手已原形毕露了。有了L1与L2,L3真与不真已无关紧要了­-。 


                          至于第二个问题,不用多说。使用非常隐蔽的巨毒品,两次投毒,而且第二次施以致死剂量,导致优秀的女大学生双目几乎全部失明,从此痴呆,终身瘫痪。还有手段比这­-更卑劣,结果比这更悲惨的吗? 


                          面对案情相对简单,而性质又如此恶劣的案件,警方竟然十一年未能破案?果真如此,投毒人也未免太小瞧公安的办案能力了(北京大学后来不也出过一起学生铊投毒案吗­-?却被迅速破案,除了凶手自首这一原因外,也和警方的全力侦破有关吧。当然,也许还和双方的家境有关---这次正好相反,投毒人出生于普通家庭,而受害人是东­北-某高校校长的孩子)。而公安又怎能给中央一个交待,给百姓一个答复?中央又岂有不勒令限期破案之理?之所以这些都没有出现,是因为答案只有一个:此案已破(­或基-本已破),但出于某种原因,未明说而已。正因为这样,才有北京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答记者"...已有一定结论...不宜发表意见...只有照办"一说(可­信度很高。但坦率地-讲,虽然理解李的说法,听后还是出离愤怒)。 


                          上述的三个问题,有一个成立的可能性就很小,三个同时成立的概率本应几乎为零,现在居然发生了,只能说明简单的案情后面,有难以抗拒的因素在起作用。孙维爷爷向­-最高领导人求情放人的事虽然难以查对了,但是"孙维声明"说 


                          "我爷爷1995年12月9日已经已经去世...而且我一天也没有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则是偷换概念了。这里的"放"是指放人吗?那"放他一马"也就是放­马了-。这里的"放"不是捉放曹,而是"不要再追究"之意也(还望孙维在此事上,"放"了我)。 


                          (读者意见:不!"放"还是"放出来"的意思,不是"不要再追究"的意思,这里孙维并没有偷换概念,因为孙维确实进去过八小时,那句牢骚话正是公安局长在这八小­-时内说的话。也就是说,公安局长正要在这八小时之内履行逮捕手续时,突然上级发话"放人",公安局长那番牢骚话正是冲着上级的命令而发的。这样口气就接上榫了­。-孙维在这里不是偷换概念,而是利用未被关押即不存在"放"的逻辑,轻松回避了"不放"是本来就准备关押的事实。) 


                          如果说所问的三个问题,反映了广大网民对孙维的高度怀疑(关于孙维是最大的嫌疑犯,许多网友,象"蓝天心情","网事如作",作过细致而令人信服的分析),那么­-,05年12月30日"孙维声明"发表的《...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一帖,则进一步证实了孙维是最主要的投毒嫌疑犯。为什么呢?因为若不是嫌疑人,则无­必要撒谎,-则会自然地流露出对朱令的同情和对凶手的痛恨。孙维的声明,看起来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可遗憾得很,恰恰在这两点上被网友们点中了穴道。这里,以三­位网友(子路-其,网事如作,和不安的咖啡)的分析最为切中要害。下面简述之


                          回复
                          举报|15楼2007-04-11 17:09
                            子路其先生(不愧是学语言的高手)从措辞,句式,句义和整体布局等方面层层分析了“孙文”,令人信服地证实了“孙文”的特点---刻意而又冰冷。一点不假。细读“孙文”,不难发现有意的回避,暗示,和冷得浸骨的行文。“一死一残”,这样的文字,虽然精确,但给人的感觉就象是电影《沉默的羔羊》里那位医生说的话,而不是三载同窗的好朋友所言。可惜啊,在符合文字逻辑的语句里,缺少了情感逻辑,这是最大的不合逻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安的咖啡先生(好名字)则从一般人不易察觉的小地方---计算机全角半角字符混和使用程度(真是高手,这大概连孙维自己也没想到吧)入手,一点一滴,令人叹服地证明了“孙文”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也许,刻意,冰冷,加上集体智慧的结晶,还不足以证明“孙文”在撒谎,那么,网事如作先生则准确地指出“孙文”在撒谎。因为在回贝志城的e-mail中,统计表明30%的电邮涉及铊中毒,在诊断意见的邮件里,更有高达 79.9%的比例。而“孙文”已经声明她帮助翻译了邮件,怎么不见孙维提及一个“铊”字?这只有两种可能:1)她根本没有翻译邮件(朱令的另一个同学薛钢的声明间接证明了这一点);2)她翻译了邮件,但却有意不翻译“铊”这个核心字。不管是哪种情况,都说明孙维心里有鬼。 

                            要是上面的分析仍然不能证明“孙文”在撒谎,那么,让我们再看一个更不起眼,却是致命的点穴。这里,我们应该再次感谢不安的咖啡先生(他谑称是在“考古”,真是佩服)给了大家一个铁的事实。“孙文”声明她家里的一对咖啡杯(98年春送给她母亲的礼物)是窃听器(02年发现),并附上了照片。叫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也是孙维万万没想到的吧),不安的咖啡先生发现了---照片右边杯子上的广告语---“好的开始”。请注意,是“好的开始”而不是雀巢沿用了几十年的“味道好极了”。雀巢咖啡“好的开始”的形象推广是05年5月才开始的,试问98年或者02年前何来的这个推广?真是荒唐可笑之至。另外,该照片是05年12月30日上传的,但经过EXIF分析,已证明该照片是05年12月18日16:25:44使用佳能PowerShot S400拍的。由于此照片是为了配合“孙文”中第七部分内容的,因此,从照片的拍摄日期可以证明出“孙文”是05年12月18日之前就写了,但直到12月 30日才发出此帖。这又一次印证了“孙文”的发布是深思熟虑过了的(以上摘自不安的咖啡先生所写原文)。这篇经过百般雕饰,被孙维的支持者百般叫好的声明,不想被不安的咖啡先生轻轻一点,就判了死刑。真是“百密一疏”(这也才赶忙有了孙维的第二次声明---《…为“窃听器”错误…道歉》,可惜已是无事于补了)。 

                            真是苍天有眼。凶手虽然暂时没有得到法律的惩罚,却已经被广大网友提前缺席审判了


                            回复
                            举报|16楼2007-04-11 17:10
                              AAAAAAAAA


                              回复
                              举报|17楼2007-04-11 20:05
                                黒暗


                                回复
                                举报|18楼2009-02-11 00:42
                                  孙释颜,囔囔是没用的,全中国人民都知道你是凶手了。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09-04-02 09:50
                                    原来楼上就是铊猪本尊啊?有功夫在这里叫屈,咋不敢上媒体喊冤?


                                    回复
                                    举报|21楼2009-04-02 13:51
                                      哈哈哈,我也想知道楼上的楼上是啥意思,你要真是孙维我建议你聪明点,别再忍不住冒泡泡了,销声匿迹对你有利。要真是冤屈,你一个清华毕业的人,总该知道如何去做吧,大家也不是一次给你出了主意了。其实你自己捅破这张纸非常容易,只要一伸手就可以了。没人逼你做圣女,去受这个委屈。


                                      回复
                                      举报|22楼2009-04-02 21:01
                                        孙维同学,你相信因果报应吗?我信。我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当得知朱令现在的身体状况时,我哭了。当然停止哭泣后我的心一直在痛,而且是撕心裂肺的痛。如果你真的是凶手,就请你坦白吧。哪怕是呆在监狱里也比朱令的状况强一百倍。朱令已经被害成一个幼稚的婴儿,但是婴儿也有感觉。我相信如果你坦白她一定会原谅你的,一个经历过如此痛苦的人还有什么不能释怀呢?给自己一个救赎灵魂的机会吧!天下的母亲都在期待着你,上帝也在期待着……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09-04-08 11:12
                                          苟且偷生


                                          回复
                                          举报|24楼2009-04-08 15:04
                                            不能完全认定孙维就是凶手。


                                            回复
                                            举报|25楼2009-04-10 16:59
                                              但孙维是唯一嫌疑人,案子追查到她戛然而止。如果孙维完全脱嫌,14处有责任继续追查,就不能说证据缺,对此我很费解。


                                              回复
                                              举报|26楼2009-04-10 17:43
                                                当然,很大的可能就是当年14处对于真凶已经有既定目标,继续追查其他人,就纯属于浪费时间精力了,所以这个证据缺失之说,就是针对唯一嫌疑人孙维而言了。也许有人要说这些仍然是猜测,是的,我们也只能够猜测而已。


                                                回复
                                                举报|27楼2009-04-10 19:07
                                                  看完这个帖子,只有一个感觉:越描越黑。


                                                  回复
                                                  举报|28楼2009-04-11 09:10
                                                    26楼,你应该恍然大悟。


                                                    回复
                                                    举报|29楼2009-04-14 13:31
                                                      孙陀,你去死吧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09-04-15 12:39
                                                        孙陀,谁都知道是你,有种你站出来说,在网上说有什么用,当然你没种,你是个娘们,还是个恶毒的娘们


                                                        回复
                                                        举报|31楼2009-04-15 12:45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