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吧 关注:275,515贴子:18,914,428
  • 12回复贴,共1

原中*总书记赵紫*的女儿——王雁南专访

前中*总书记赵紫*的女儿、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雁南这几天携带百件嘉德2006秋季拍卖会上的精品,在新加坡举行预展。 
  自1993年进入拍卖行业至今,王雁南已有13年经营艺术品买卖的经验。 

  这次她接受本报专访,畅谈过去10年中国拍卖市场的转变、新加坡收藏家收藏艺术品的情况,在记者询问她孩子的近况时,她也谈到了对现代年轻人的忧虑。 



  • 广告
1993年5月18日,一群30多岁中国文物界的年轻外行人,在北京长城饭店后的花园草坪上,成立了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当时身任长城饭店副总经理职务的王雁南,也是其中一人。她挑起了这家国际拍卖公司副总经理的职务,大家一切从零开始。 

去年总成交额3亿余元 

  筹备了半年,他们在1994年举办了春秋两场拍卖会,很成功,总成交额是人民币1400万元(新币279万元)。结果超乎他们的意料。更想不到的是,在11年成功举办300多场国际性文物艺术品拍卖会,拍品总数多达16万3000余件后,去年的总成交额高达人民币17亿元(新币3亿4000万元),比第一年超出120倍。 

吴冠中《乞力马扎罗雪山》拍卖起价人民币1000万至1500万元


王雁南受访时对记者说:“这10多年,中国的艺术品的拍卖价有了很大变化。10多年前,一幅人民币两三万元的名家画作,还不容易卖出去。10多年后,加10倍的价钱也买不到。中国的水墨画和油画在过去10年,都不只上涨了10倍。 

  “我们在2002年,以人民币2530万元(新币504万元)成交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当时刷新中国书画拍卖世界纪录,但是转眼就觉得太便宜了,才不过美金320万元。今后10年,并不是每种艺术品都会涨10倍,但是因为交易量大,买的人多,拍品的价格还是容易被推高。” 

  艺术品拍卖价飙升,和中国经济持续大好,买主越来越成熟有关。 

  王雁南说:“每一次,我们都看到新面孔在拍卖场出现。他们的行业也有从房地产业、股票业,转移到制造业、资讯通信业的趋势。他们的年纪越来越轻,作风也越来越成熟。他们明白买艺术品是长线投资,需要知识、了解和研究,不能盲目跟风,不是像买股票那样,今天买,明天价格就大涨。” 

靳尚谊《塔吉克姑娘》


她说,近几年从买家的出价,已经能注意到他们学得很快,也很认真学习。她总结了几个买家“成熟”的现象。 

  她说:“首先,他们已能挑少见的东西、素质上好的东西买。对于稀缺的文物,能‘敢敢’付出高昂的拍价,因为他们有信心这样的好东西,日后不容易碰得上,很清楚付出这样的价格是物有所值的。 

  “其次,对于普通东西,他们不会再付更多钱去抢,他们对艺术品市场,已经因为曾经付出学费,受过教训,累积很多经验了。” 

  这个“成熟度”,也可从去年中国书画价格,出现调整,有了下滑现象可见。 

二流画作价格调整 

  王雁南说:“前两年中国书画的价格,出现了不可理喻的高涨。很多并非一流,也不是稀缺的画作,价格都高涨得不明不白。大家逐渐意识到情况不对,去年底开始,价格曲线有了滑落,其中以二流画作的画价滑落最大,我们认为这样的调整是成熟的,也是正确的。” 

  谈到货源,2006年找货会不会比1993年困难?中国艺术品在经过10多年在拍卖场被抢购,是不是出现了“被掏空”的现象? 

  王雁南说:“我本来也以为如此,但其实不是。因为好价,有越来越多手上有好东西的收藏家,愿意拿出来拍卖。市场的高价,让很多人看到很多从前看不到的好东西。这是古玩界行话‘价高照远货’的意思。从前货源可能来自传家之宝,收了几十年、上百年,现在的货源很多来自新的卖家。收藏家的收藏品就是买了又卖,好艺术品的价格短期虽有少许上落,但是长期还是看涨的。” 

从儿子看年轻人: 高薪优差 今后还奋斗什么? 

  今年51岁的王雁南,有一个26岁的儿子王斗斗。 

  问起这个从小喜欢音乐的年轻人近况,做妈妈的王雁南说:“斗斗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这两年在香港一家投资银行工作,平日非常忙碌,连交女朋友也没有机会。他对这份工作的投诉是‘没有时间生活’,从前喜欢音乐,现在好像也不喜欢了。


另外,上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有“定向拍卖”条例,规定顶级珍品仅允许国家博物馆、图书馆购买,可实际上博物馆、图书馆却不一定有财力购买,结果很多顶级珍品就在缺乏竞买的热心和出价上的授权,因为拍卖达不到底价而流拍,浪费很多资源。 

  这个“定向拍卖”规定,也在上述《文物保护法》的第58条,获得修改为“优先购买权”。第58条条文说:“文物行政部门在审核拟拍卖的文物时,可以指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优先购买珍贵文物。购买价格由文物收藏单位的代表与文物的委托人协商确定。” 

  王雁南说:“‘定向拍卖’出现的问题让我们和同业不断跟政府商谈,最终获得取消,以‘优先购买权’取代。这样能在博物馆、图书馆放弃优先购买权后,其他有心的收藏家或机构,还能购买到稀世顶级珍品。” 

  孙中山三封信札、鲁迅两件文稿、米芾的《研山铭》、怀素的《食书帖》、宋高宗的书法、朱熹的手札等在拍卖时都曾被规定是“定向拍卖”


视野很开阔.


布拉格之春.


北JING之春


为什么改姓?


改姓 也是迫不得已。说来话长。。。


(*^__^*) 嘻嘻……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