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机车厂吧
关注: 14,284 贴子: 29,040

  • 1
    欢迎全国各地的机车,骑士。进群的加我拉你们。🈲️广告
    木0魚 11-17
  • 0
    138馨涵一听说还要做手术,心情更加晦暗,脑补了割扁桃体时那血呲呼啦的场景,“要不先消炎看看吧,我挺害怕做手术的。” “那就先消炎吧,其实就是一个小手术没什么的……”医生边说边龙飞凤舞的开着方子,然后一个护士把馨涵安置在候诊区输液。 因为病房紧缺,候诊区这时就肩负了输液区的功能,大家挂着吊瓶姿态各异的坐在那里。馨涵坐了一会儿就开始小鸡啄米式的点着头恍恍惚惚的像入了梦境,却要顾着看液不敢陷在梦境中屡屡把自
    程虞说 11-16
  • 14
    428前进新苑业主群
    闹挺 11-15
  • 0
    137挂号窗口前,馨涵排在队伍的尾巴上,队伍一点点往前挪着,终于挪到了馨涵, “我发烧,嗓子疼,您看挂哪个科?” “我们这里只负责挂号,不负责诊断,您要挂哪个科?……你快点,后边还有很多人排着呢……”馨涵稍一犹豫就被一脸嫌弃的催促着, “哦,那要不挂耳鼻喉吧!” 挂号员收了钱,利落的把挂号单据给馨涵,就开始下一位了。馨涵不知道这耳鼻喉科在哪里,也没有找到指示牌,只能一路打听着过去,当人们听到馨涵的声音时,
    程虞说 11-15
  • 0
    136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舍友们开始叮叮咣咣的准备去上课,馨涵依然浑身乏力,让安安帮着请假,刚一开口,粗涩的声音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病了吗?用不用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安安注意到馨涵的异样,关切的问。 “你去上课吧,我自己去就行。”馨涵不想太麻烦安安,强撑着说。 “哦……那你有事打电话啊。” “好” 馨涵本来烧得也没什么胃口,现在嗓子又生疼,所以只喝了一包牛奶就决定去医院看看。医院在离学校
    程虞说 11-14
  • 2
    找一下好友朱丽丽的联系方式和近况,好多年没联系,没有了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近况怎样,嫁人了没
  • 18
    上个月总装开了2500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呀,就连家人都不相信,我都快疯了
  • 0
    135回到宿舍,身体渐渐地从冰冷中缓和过来,没过多久体温像没装车闸的自行车一路高歌猛进,整个人像刚从锅里捞出来的虾摸着烫手又红通通的,却感觉身处冰窖中一样冷到牙齿打架,只好喝些热水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发汗。 馨涵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在被子里捂了多久,只是觉得被子像经历了南方重度梅雨天气一样湿漉漉的,馨涵挣扎着起来换了个方向继续捂着。 汗水出透了衣服和被子,却依然有充足的水从馨涵的眼眶里流出来,就这样馨涵用被子
    程虞说 11-13
  • 18
    订单订单没有,配件配件没有,体制繁琐,遇到问题后推诿扯皮,九龙制水屁大点事都得各个部门签字,签个字少则3个月多则1年半给用户的配件迟迟不到,售后服务还特爱催牛皮,赶紧黄了吧,迟早会被淘汰
    FLY花无痕 11-12
  • 0
    134复印店里闷热闷热,还散着硒鼓的味道,仿佛吸进去的硒鼓沫子都塞到了脑细胞中,加之店内各种频率、各种音调的声音,馨涵感觉脑袋死沉死沉。 复印店外也是闷热闷热的,也不知从哪里溜达来的几块黑压压的云把太阳罩的严严实实的,偶尔天边还会轰隆隆一闪像抗议也像示威。 馨涵抱着一摞复印资料逃也似的出了复印店,没走几步,雨点便噼里啪啦地砸下来,馨涵看着资料上斑班点点的湿痕,突然觉得一切努力都没有意义,便赌气似的慢悠悠
    程虞说 11-12
  • 21
    大同428机车厂待遇怎么样,本人大同人,还在机车厂念过书,现在要来太原理工招聘了,待遇好吗
    宏宇203 11-12
  • 2
    本人兰交大焊接方向,前天刚签到同车了,大家能给点建议吗,谢谢了
    宏宇203 11-12
  • 0
    133又过了一周,几乎毫无悬念的,安安接到了HR的二轮面试通知,馨涵竟提不起精神来惋惜一下,尽管很多人觉得馨涵一定是心里惋惜的。 如果说馨涵一定要有什么心理波动,那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孤独,少了一个面试战友的孤独和活在一群不了解自己的人当中的孤独。 姑且算作知耻近乎勇吧,馨涵决定再去复印一些应聘资料。学校复印店的生意总是那么火爆,有两个等着无聊的学生开始在那里比赛讲段子, “说,有一家小公司常年招聘各种岗位,只
    程虞说 11-11
  • 0
    132小姐姐显然对这个回答是不满意的,懒懒的应了一声就再也懒得多看馨涵一眼了,面试的下半场就变成了馨涵观摩安安的面试示范表演。馨涵曾经嗤之以鼻的安安的那些圆滑在此刻看着居然有些像致胜法宝。 馨涵和安安走出了这座自带气场的大厦,一阵风吹来,馨涵在风中摇摆着自己的脑袋,希望摇去那些生不逢时遇人不淑的愤懑,当然,这显然是低估了愤懑这种情绪的附着力和持久性。不过也并非全然徒劳,至少馨涵又愉快的决定圆滑不是致胜
    程虞说 11-10
  • 0
    131“莫馨涵,你学过心理啊?”小姐姐转向馨涵,饶有兴致的问。 馨涵听到这个问题,手心都在冒冷汗,拘紧的点点头。刚开始面试的时候不懂,以为这是自己的优势,但面试了几家之后就发现一提到心理学接下来就会是各种奇葩的问题。此时馨涵脑中的画面是一只涂着红嘴唇的大灰狼问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你好吃吗?” “很好!我也很喜欢心理学,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不过肯定没有你专业。” “您谦虚了,希望有机会向您学习。”馨涵恭
    程虞说 11-9
  • 0
    130安安被打断后好像一下子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就磕磕巴巴讨好着说,“别的公司不好说,但像我们公司这样有奋斗精神的公司是可以战胜经济形势变化的。” 馨涵听安安这么说差点儿没憋住笑出来,但小姐姐似乎很受用,接着问了第二个高大上的问题,“中国开展一带一路计划最大的遗憾是啥?” 馨涵听到问题后立即严肃起来...这可是国家问题啊,还能有遗憾....?馨涵的思维像只遇到狐狸的兔子慌乱的蹦哒着,路过的国家太少?贸易局限性太大?
    程虞说 11-8
  • 0
    129当馨涵和安安夹带着一股煎饼果子的味道走进金碧辉煌的鑫悦大厦时被扑面而来的(土)豪气逼得都有些自愧形秽。 前台的小姐姐画着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级的味道。馨涵和安安说明来意后就被引到会议室,不多时一个妆容更加精致的小姐姐抡着掷地有声的步伐光芒四射的开进会议室。 这个小姐姐的面试过程和她的妆容一样让馨涵惊艳。在用方言腔合宜的标普讲了半小时公司这些年的辉煌战绩后,就进入了屠龙术一样的问答环节。
    程虞说 11-7
  • 2
    有没有人能够根据我的想法,设计并画出一种新型电动车的图纸
    舞阳宇 11-7
  • 6
    各位老前辈,428机车厂怎么样,工资怎么样,我要毕业了,也是大同人,老哥们给个介意
  • 0
    有没有想进机车群的朋友 留微信 我加你们 一个个拉 欢迎全球各地的朋友进来交流#机车##机车群##车友#
    Lkying 11-6
  • 0
    128馨涵看了一下手机,唉,又黑屏了,抑或这个公司是命里注定不该去的?馨涵又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把,怎么找不到工作还会让人变成宿命论者? “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来的?” “当时HR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超市里逛特别吵,感觉像是我们一起投的那家地产公司,叫什么鑫的?可以在邮箱里查一下。” “我也印象投过一家叫什么鑫的地产公司,一般地产公司就喜欢叫这种名字,多金嘛。我记得当时的岗位是管培生。” “是了,我查到了,就是
    程虞说 11-6
  • 0
    127挂断电话,馨涵感觉自己积极主动的被整个过去的世界无声无息的抛弃了,不需要仪式感,不需要诀别,甚至都不需要被感知,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就像没人知道热锅里的活鱼是什么时候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可是转念一想不禁自嘲,只是暂时没有找到合宜的工作而已,就当给自己放个假了,国外不都流行什么gap year,自己也可以被国际接轨一下啊,何必这么伤春悲秋的,知道的是怀才不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林黛玉投胎转世了! 古人不都说了吗
    程虞说 11-4
  • 0
    126林叔的儿子是馨涵儿时的小伙伴,小时候馨涵是个瘦弱又安静的小姑娘,经常一个人在屋子里和自己玩儿,随便画点儿什么或摆弄点儿什么一天半天就过去了。而他那时是那片儿街道的孩子王,领着一群小孩儿闹腾,经常给林叔找事儿,却从不欺负馨涵,有时还会找馨涵玩儿……转眼连他都要结婚了,馨涵一边感慨着时光荏苒,一边叹息着读了这么多年书连找份如意的工作都这么费劲,真是没脸见江东父老。 涵妈电话那头又八卦了一会儿女方的情
    程虞说 11-3
  • 0
    125馨涵在黑暗中慢慢的平复下来,却发现睡意全无,就伸手摸手机看时间,怎么又黑屏了?这些天手机的黑屏像夏天的雷阵雨一样会时不时的光顾一下,每每此时馨涵就会默默祈祷千万挺住,一定要撑到拿到第一个月工资再坏。 不知辗转反侧了多少次后馨涵总算又进入了意识的混沌状态。早晨被赏脸复活的手机铃声吵醒,馨涵挣扎着从混沌中支起沉沉的眼皮,声音懒懒的接起了电话, “涵涵,你是不是还没起床,今天没课吗?” “妈,这才几点?你
    程虞说 11-2
  • 0
    124虽然心里难免有些泛酸,但对这样通过自己努力找到如意东家的人馨涵和安安更多还是若隐若现的羡慕。 自从开始张罗找工作以来,馨涵和安安就成了一对难兄难弟,毕竟金汤匙也不是每个投胎人的标配,求职路上的命运多舛几乎是没什么悬念的,还好命运总算网开一面,可以有人一起投简历,一起准备面试,然后一起吐槽,多少会让这灰蒙蒙看不到头的求职之路有一抹亮色的路边小花。 也许是投简历这种事太过压抑人的想像力了,馨涵居然梦到
    程虞说 11-1
  • 0
    123下午没课,馨涵继续宅在宿舍里昏天黑地的投简历和网申。投简历还好些,基本都是现成的。网申就比较麻烦了,要重新填写个人材料,填的那叫一个详细,连七姑八姨二大爷的状况都恨不得了解个一清二楚。 有的公司还要求在线测试,测试一下基本的办公能力倒也无可厚非,只是有些公司招个文秘都恨不能把奥数题拿来显摆,那就呵呵了,你买一颗大白菜难道还能指望吃出胡萝卜的味道? “听说了吗?一班的玉兰签了一个证券公司,据说年薪有2
    程虞说 10-31
  • 1
    106而对项平却是另外一番光景。那次评先虽不至于让韦干和项平撕破脸,但他们之间的嫌隙却以肉眼可见的距离迅速扩大着。如果之前还能像一对锱铢必较的老街坊,那现在就只剩锱铢必较了。 敬康还没去A大前,项平经过评先一役觉得自己之前那些年简直太窝囊了,于是小强硬了一阵子,每天自斟自酌些励志鸡汤,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 敬康走后,项平的心开始是慌的,天天担心被韦干借故收拾。后来韦干被扶正的传闻被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 0
    122韦干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两手交替搓弄着头皮,看着头皮屑纷落在那份翻译打印出来的合同上,心里却还是举棋不定。这些天来韦干左思不行,右想也不行,急得心火直冒竟煎熬得连那颗休眠了几十年的智齿都蠢蠢欲动的隐隐作痛。 如果签了这份合同,近期一定是赔钱的,且不说公司会不会被这个项目拖垮,就单说自己部门的KPI都会受影响,到那时年终奖还是小事,项目上那些个闹心事才真会烦死人(就目前情况而言这还不是个小概率事件)。
    程虞说 10-30
  • 0
    121韦干却并没太多纠结,因为他本也不对这次投标报什么希望,所以当同行们在投标前夕仍热热闹闹的改标书时,韦干悠哉悠哉的漫步在附近的街道上,感受着非洲的风俗人情,品尝着当地原汁原味的咖啡。 第一轮的投标就这样在同行们的兵荒马乱中草草结束了,韦干和一行人匆匆领略了埃塞俄比亚 高地引人入胜的风光和非洲大陆独特的野生动物后也得偿所愿的踏上了归程。 此番非洲之行让平日里深陷酒局的韦干得以暂时休歇,虽然舟车劳顿却显神
    程虞说 10-29
  • 0
    120同行们见到这样的破落生产基地像被劈头泼了一瓢凉水,纵然是烈日当空、热情如火也还是无法照亮这个项目黯然的前景。 在这样的生产基础上去实现本地化无疑需要很大一笔基础建设投入,而如果将这样的基础建设划入项目范围,就算可以不考虑成本,产品交付期也会被延误。但要就这么放弃了这块潜力巨大的非洲市场未免可惜。 十七世纪法国作家拉·封登的寓言《猴子和猫》中说,一只狡猾的猴子把栗子放在火里烧熟,然后骗猫替它取出来,
    程虞说 10-28
  • 0
    119落地后的第二天一辆呼哧带喘的小客车拉着韦干一行人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颠簸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了招标方的工厂。 工厂负责人带着一群管理技术人员热情坦诚的接待了韦干一行人的考察。韦干虽然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可与骄阳争辉的笑容来看热情是显而易见的。至于坦诚就更加明显了,几台零零落落已经生锈的几十年前的援建设备在厂房里坦荡荡的摆设着,没有粉饰繁荣、没有遮掩羞愧,就这样直直白白的呈现着。 稀稀拉拉的几
    程虞说 10-27
  • 0
    118在大巴行进的过程中,向导还会时不时指着一些建筑说那是中国人建的,每每此时,一车的中国人都如同受到一场爱国主义教育的洗礼,笑容自豪而圣洁。 而当这美好的笑容遇到埃塞俄比亚的高原美食“英吉拉”就变得有些一言难尽了。这种柔软的食物有不同的颜色,用薄饼配上不同的蘸酱和蔬菜卷着吃,但是味道却发酸,韦干跃跃欲试的吃了一口后就再也不想尝试了。 牛肉的味道也是怪怪的,而且还特别结实,韦干嚼得腮帮子都困了也只是把肉
    程虞说 10-26
  • 0
    117埃塞俄比亚投标团在北京机场成团,第一站飞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在机场韦干见到一些认识的同行,大家在候机的空闲稍作寒暄,有几个人曾去过一些非洲国家,然后聊天的主题就被带向一些非洲的逸闻趣事。 大家从比较商务风的停电断网、飞机提前起飞一路嗨聊到一个男人和好几个老婆一起挤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韦干听着这些不断刷新认知的风俗,虽然插不上话但也听得兴致勃勃,只是没多久就登机了。因为是长飞,很多人一上飞机
    程虞说 10-25
  • 0
    116敬康去学习了,王宫娇还在选择性失踪中,没有了这俩人的搅和,韦干参团投标埃塞俄比亚项目的提议没什么悬念就在海总那里通过了。 韦干本想让马晓迪同去做翻译,只是话还没出口就被海总貌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堵死了,“现在差旅费也挺紧张的,你自己去就可以搞定吧?”韦干自然不能说搞不定,于是就这样“信心满满”的决定独自前往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各种出国流程和手续,当然,投标书这个道具还是要带上的。经过几番“舌战群儒”
    程虞说 10-24
  • 0
    115在韦干找到合适的机会踢出这临门一脚前,埃塞俄比亚项目招标的消息飘然而至,韦干忙着筹划他的非洲行就把项平这事暂时搁置起来,项平就在不知不觉中暂避了一劫。 埃塞俄比亚地处高原,是非洲屋脊、东非水塔,有三千年历史,是非洲大陆上仅次于埃及的文明古国……好吧,这个埃塞俄比亚的项目来的太突然,连这些都是韦干听到这个项目时百度的。 实际的情形是韦干之前根本没把埃塞俄比亚作为目标市场,对埃塞俄比亚的主要印象来自新
    程虞说 10-23
  • 0
    114有了这样的心理预设,小海龟一见面就开诚布公的和韦干说只有五分钟时间,之后还有个会议。韦干也是临时起意编了这么个理由,其实和小海龟也并没很多事想说,王宫娇的事倒是想说说,只是这个姑奶奶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根本没机会说。瞅了一眼旁边的项平,正拿着个笔记本奋笔疾书的记录着什么,韦干心里是气儿不打一处来,让你来是让你记笔记的吗? 因此,这个五分钟的交流如同嚼蜡、乏善可陈。看着韦干对小海龟疏离冷淡的态度无法
    程虞说 10-22
  • 0
    113项平朝王宫娇指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前边是一道玻璃门,项平推了一下没动静,又试着拉了拉也没反应。项平见左右无人又有些急,渐渐有些焦躁却还是不死心的推拉着门。 正巧这时笑面狐狸精路过,查问几句,得知是王宫娇的领导后便优雅的帮项平刷卡开了门。项平如蒙大赦般疾步奔向洗手间。 笑面狐狸精和王宫娇因为轮岗的事早已结了梁子,虽然见面时笑脸相迎,但王宫娇却偏偏还自作聪明的在盛凯那里搬弄是非,笑面狐狸精是什么人
    程虞说 10-21
  • 0
    112韦干一行由王宫娇引着来到小海龟的办公格子前。小海龟正在接一个电话,见王宫娇带着几个人过来,就示意王宫娇让他们先等一下。 王宫娇心里本就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韦干和小海龟会说什么,万一说漏了怎么办?刚才接电话时也想过心一横直接说小海龟不在,但又觉着看这阵势不会这么容易糊弄过去,才硬着头皮把他们迎过来。 见小海龟正忙着接电话,王宫娇觉得这也许是个机会,就把韦干一行让到茶歇处坐着,张罗些茶水茶点,同时也套套
    程虞说 10-20
  • 0
    111她怎么会在?韦干之前早把她在集团这边的情况打探清楚,所以才组了这么大的阵仗过来。难道她在说谎? 韦干一边迅速分析了她在集团上班这句话的可能性,一边搭着话,“我和项平来集团这边办点事,听说四组组长调走后三组组长接管了四组,一直想见见、聊聊。他现在在吗?” 王宫娇一听说韦干来了集团就庆幸自己赶了过来,“在呢,您现在过来吗?” 韦干听到王宫娇这句话后基本判断她是确实在的,“我们已经到楼下了。” “那我就准
    程虞说 10-19
  • 0
    110第二天一大早,韦干和项平如约出发,几把扑克的时间就到了集团公司的楼下。集团公司前几年搬离了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区,新的办公环境植被成荫、花草簇拥,充分体现了大都市人对植被的稀罕。 王宫娇坐着昨天最后一趟车终于可以在项平之前赶到了公司。因为之前官方宣称是请假,所以王宫娇可以毫无障碍的坐在她之前的位置上。她选择性失踪的事在集团的消息灵通人士中早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大家能避则避,实在避不了也匆匆打个招呼就
    程虞说 10-18
  • 0
    109项平琢磨了半天,连自己都觉得有些猜测太扯,最终他决定和自己的智商和解,再一次把这视为韦干为拉拢人心而做出的主动示好,还煞有介事的在朋友圈委婉的透露出这个重大动向。 此时,王宫娇正横倚着沙发的扶手刷剧,刷朋友圈,自从选择性失踪后她的日常就变得和提前退休的人所差无几,惬意的活在患得患失的焦虑中。这种在拼死拼活挣生活的人看来神仙一样的日子竟深深的把王宫娇逼出了连粉底都盖不住的法令纹。而且焦虑得就像骨头
    程虞说 10-17
  • 0
    108日子又无惊无险的苟延残喘到周一例会,韦干进入会议室时大家已经都心照不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韦干坐定后会议就正式开始了,周一例会的一般结构是总分总式。先由韦干读一些公司文件和通知,然后由部门人员各自说说自己在一周内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最后再由韦干做本周总结及下周计划。 这次例会也是遵循这样的流程,大家呆呆的坐在会议室里偶尔配合一下剧情的发展,鼓个掌,发个言,整个会议室像一截行驶在隧道中的绿皮火车车厢
    程虞说 10-16
  • 0
    107终于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里,项平被韦干单独叫去了办公室,去之前项平参照武侠小说的情节脑补了一幅风萧萧兮易水寒的画面,可惜并没有派上用场。 相较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阴深恐怖想像,韦干的音容笑貌竟如和风细雨般让人舒坦,连夹带着的些许油腻都可以忽略不计了。没有欲加之罪,没有吹毛求疵,连生硬的命令都没有。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近来的工作,又随便拉拉家常。 项平心里狐疑却又无法求证,毕竟他还是更愿意把这理解为韦干为
    程虞说 10-15
  • 0
    105敬康在A大的这段日子,韦干在部门里又赢回了一些尊荣,加之马晓迪等铁粉信心满满的相信这种回光返照的持久性,于是在私底下大家纷纷议论敬康培训回来后就会被调走,到时韦干就会被扶正。 韦干对这些议论不置肯否,毕竟这代表着群众的呼声(虽然被引导过)和信任,对自己被扶正是大有裨益的。当然,只有呼声是不够的,还需要把手底下这些人归拢明白。 敬康去上学后,韦干和薛宏的配合更趋默契了,只是韦干对薛宏始终是不放心的,这
    程虞说 10-13
  • 0
    104第一次来A大参加招聘会,公司也非常重视,特地派了主管招聘的刘副部长过来。刘部长矮矮胖胖的一副笑面菩萨模样,来时还挺踌躇满志的,结果坐了一上午冷板凳后就意识到这个躇踌满志有唐突之嫌,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融危机也不是万能的。 但场面总要圆过去的,刘部长正在百般无奈的斟酌着回公司后对这次招聘会的评价,看到馨涵来应聘管培,刘部长差点儿把自己的心情概括为喜出望外,就坐在敬康旁边一起加入了这次匪夷所思的面
    程虞说 10-12
  • 2
    100敬康满面春风的出来了,前台带馨涵进到那个小屋。面试人招呼坐下,“Can you introduce yourself in English?” 有没有搞错,这个小破公司还需要用英语?憋着气,馨涵把自己还说得过去的英语拿出来晒了晒。估计这不过是个下马威,其实有些面试者也是很喜欢显摆的,看着这一招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更糟糕的是馨涵的介绍他有些没太听明白,只得接着用中文提问。 “你为什么决定要读研?” “在工作中,我觉得自己迫切需要提高” “你觉得自己最
    程虞说 10-12
  • 0
    大家好
    我心云集 10-12
  • 0
    103他怎么在这里?馨涵扫了一眼公司介绍,原来是一个小城市里的公司难怪这么冷清,印象里就是他那天说的他之前所在的城市,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印象是因为他的普通话里夹杂的方言音。难道他那天是……卧底?哈哈,有趣……馨涵脑补着各种商战情节走到了展位前。 敬康又一次看到这个丑丫头也是些微一惊,人力来做校园招聘自己不过凑个热闹,怎么这样都能遇到?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看来这是孽缘不浅呀,或者她前世是
    程虞说 10-11
  • 0
    102对于找工作的人来说周末是不存在的,因为有各种招聘会可以参加,有很多公司可以网申。这个周末也不例外,学校组织了一场校园招聘会,一时间平时高冷的会议中心变得像个菜市场一样熙熙攘攘。 而馨涵此时正像一颗行走的大白菜一样被人潮夹裹着往前走,相同的是被挑拣,不同的是大白菜只需要新鲜的摆在那里而馨涵却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并随时准备着投出一份不知道会不会被扫一眼的简历。 当然,既然是双向选择,那些企业也被求职者
    程虞说 10-10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大家都在搜
  • 大同机车厂待遇怎么样
  • 大同机车厂董事长简介
  • 大同机车厂2019招聘
  • 大同机车厂是国企吗
  • 大同机车厂领导名单
  • 大同428机车厂的工资
  • 大同428机车厂招聘条件
  • 大同机车厂董事长
  • 大同机车厂幼儿园收费
  • 大同机车厂棚户区改造项目
  • 大连中车集团待遇怎样
  • 目前大连机车待遇好吗
  • 大连机车厂工资待遇
  • 大同机车厂地址
  • 大同机车厂最新贴吧
  • 大同机车厂怎么样
  • 中车招聘2019
  • 山西大同616军工厂
  • 大同428
  • 大同如何
  • 大连中车是国企吗
  • 大同机车厂待遇
  • 大同机车厂2019工资
  • 大同小学排名前十